185:飞头降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185:飞头降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曹健走在我们的最前面,李运第二,两人领着我们便往楼上去。

    桦朗木业进鬼市前来过一趟,所以自然也是有些熟门熟路的。

    郭老反身请着师傅:“世侄先请吧。”

    师傅谦虚的赶紧回礼:“郭老先请。”

    郭老见我师傅这客气的样子顿时便心满意足的往前走去。

    我心里忍不住砸吧嘴,这小老头自尊心强,而且好面子,明明可以凭借自己的辈分走在最前面,却非要请完师傅后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往前走。

    不得不说,师傅的面子也算是给的很到位了。

    上青玄有些不爽的小声道:“这小老头和容扶文一样,有的事情挺让人不舒服的。”

    我拍了他一下让他不要说话,上青玄这张嘴,嘴巴说着脑子向来跟不上。

    兰元生倒是抱着零食袋子一个劲儿的吃零食,呵呵一笑:“师兄,人家和我们不一样。”

    上青玄一把抢过了兰元生手里的薯片:“闭嘴!”

    看着两人这模样,无奈的摇摇头跟上他们。

    没多会曹健便领着我们到了李运的办公室。

    李夫人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李桦南站在旁边陪着李夫人。

    见我们进来了,李夫人拍了拍李桦南的手赶紧站了起来。

    “几位大师。”

    郭老点点头,师傅也是礼貌的朝着李夫人问好。

    “请坐吧。”

    李运招呼着曹健把喝的送上来。

    郭老看了一眼离他最近的沙发先是转身朝着师傅请:“世侄坐这处吧。”

    说完收回了手步子往前挪了一下,那架势似乎在等我师傅说:不,您先请。

    结果他刚打算转身坐下,师傅却朝我道:“小土,坐这里。”

    上青玄和兰元生互相看了一眼,生生眼底带了狡黠。

    他刚招完手,郭老就不动声色的转身朝我不好意思道:“辰小友是个女娃娃,我们男子众多,应当单独坐,是老朽思虑不周了。”

    看着郭老那有些上不去下不来的脸色,我笑了。

    师兄和师傅与我来说都不是外人,所以我没什么好在意的,我估摸着就是师傅不想让这才喊我罢了。

    我低头咳嗽了一声,很有礼貌的朝着郭老道:“承蒙郭老照顾。”

    说着坐了过去。

    郭老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和师傅三个坐到了一起。

    李运几个人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就以为我们在互相谦让。

    刚坐下师傅就爽快的朝着李运问道:“李先生现在是?”

    他沉了后半句。

    李运赶紧回忆道:“那天联系不上诸位大师后,我就赶紧打电话找了刘局,刘局就帮我联系了郭老,说是互相都认识。郭老一听是小大师拜托的便连夜坐车赶过来了。”

    郭老双手放在膝盖上:“我到这边以后和刘局调查了两天才在城东一处山头上碰上了那个偷肋骨的贼。本来以为就是一个盗墓的,结果那人居然是个降头师!”

    我一下子脸色就凝重起来,双手交握放在了胸前:“降头师多出自于东南亚地区,又分为黑衣降头师和白衣降头师。他们使用炼制出来的巫蛊咒术,的确有用人骨、尸油、干人胎、坟土等一类的方法。”

    郭老赞赏的看向了我:“辰小友学海渊博,是也了。”

    他继续道:“那降头师练成了飞头降,老朽带着近快十个弟子才将那降头师浅浅伤到,随后用追踪术才追踪到那降头师的所在地。可怎奈那降头师也有同伙,我们一众人和刘局他们都被袭击了。好在拼死搏斗这才从那群邪术士里冲出来,虽然受了伤,但是也无碍了。”

    师傅身子往后一靠,声音有些低沉:“飞头降...”

    我呼出了一口沉重的气:“降头师利用符咒给自己下降,找个特定的时间,然后分七个阶段,每个阶段炼七七四十九天,并且还要确保不能被破坏,否则符咒反噬,练就降头师的人也落的头身分离永远不能复原的下场。这个飞头降异常的神秘,若是真要打起来,还需要想办法怎么才能让降头师分离的头和身子无法复原。”

    上青玄推了兰元生一把:“这个简单,小师妹,你忘了当初在茅山离魂斗四师伯的时候了吗?只要确保那降头师头身分离,我可以带着元生师弟前去将那降头师的肉身给端了!”

    兰元生也是附和道:“是啊,小师妹,只要夺走了那降头师的肉身不就可以了吗?”

    我看向了他兄弟二人,忍不住一人给了一记白眼。

    “两位师兄,奇门邪术入本门课程你们是没好好看吗?”

    师傅再一次被两个人的学习给气到了。

    “降头师炼成飞头降之后,身体和脑袋可以同时活动也可以分开活动,虽然身体没有脑袋,但是仍有意识,也就是说只要那降头师察觉到危险,身体是会第一时间进行反抗。而且,都说了有同伙了,你们两个人确定可以对付的了其他的邪术士?”

    我开口问道。

    这一问上青玄和兰元生都是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

    郭老也是脸色难看:“那依照辰小友的说法,我们现如今该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师傅,师傅点点头。

    我这才道:“飞头降并非是没有办法破解,我们只需要将准备的五毒放到坛子中然后埋入十字路口,等到两个小时候五毒全部自相残杀完将其研成粉末撒到那降头师离体的头上即可。”

    郭老一下子就坐了起来:“那既然如此,我们还在等什么,现在就可以去找五毒了。”

    我侧了一下身子:“李先生家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李运四人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这会儿听到我点他,李运就凑了过来:“小大师,您怎么知道我家还有事情没解决的?”

    李夫人也是一脸的难过:“不瞒各位大师,虽然小儿子的尸骨找了回来,但是最近我们一家三口晚上还是一直在做梦,总是梦到小儿子说肋骨疼,肋骨疼,还说自己被一个小老头欺负...”

    我眼睛落在了李夫人的脸上,和李运一样,阴气虽淡但是却是从自身生出来的。

    本来这种场合,郭老和师傅两个前辈要是不说话我理应不该讲,可是我余光瞥向他们两个老头时,两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上青玄和兰元生更是管不着这个事情。

    我有些心里不爽,一群甩手掌柜的。

    “那天李先生应该把小公子的尸骨挖上来过吧?而且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第四根肋骨找回来的时候李先生也曾让人将肋骨还原至小公子的尸身上,并且为了防止再次出现肋骨丢失的情况,你们还给小公子挪了个地儿。”

    李运和李夫人一听我说完,两只眼睛都放光了。

    “哎呀,小大师,您真是神了!那天肋骨找回来后我就赶紧安排人将我小儿子挪了个地儿。当时郭老他们都在忙,我这也没找人看坟,再加上那一片都是我们家的,所以我就找个看上去山山水水绿化好的地方,把我小儿子又给埋进去了。”

    我点点头:“你家小儿子的肋骨没摆好,所以他才会喊疼,回头带个医生过去把全身骨头重新摆一下。至于那个欺负他的小老头,应该是埋在了你们所选的地方附近,不出所料,八成是个荒坟。”

    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我明天要去学校上课,没空跟你们去。明天让我两位师兄跟李先生你们去一趟,带好纸钱吃的喝的。那老头虽然是个无主游魂,但也最是野蛮,地府不收,他们也不愿意走。所以要说好话哄着,免得最后惹他不高兴欺负到你们一家头上来。”

    曹健有些不悦道:“那既然这样,小师傅,为啥不能直接把那游魂野鬼收了,收了打的魂飞魄散不就行了吗?”

    我原本还行的脸色在曹健说完话后立刻黑了下来。

    曹健见我脸色不对,立刻改口:“小师傅,我这...嘴贱,就是随手一说,您别生气。”

    我冷哼了一声:“我是个道士,但是并不代表我可以随意将无主游魂打散,这种事情损阴德。”

    曹健赶紧点头:“是是是,是我多嘴了。”

    李运也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曹健,这才赶紧赔笑道:“小大师,您在哪所学校上课啊?年纪轻轻的道行这么高深,真是厉害。对了,我儿子之前是观海一中的,他们学校还出了连续两学期的中考状元呢!我儿子成绩还不错,排第六,前两天刚去启南二中报道。”

    李运推了一把李桦南,自豪的挺起了胸脯。

    李桦南就这么被李运推到我旁边。

    师傅几人也是抬头朝着李桦南看过去。

    而李桦南一直没说话,但是这会儿见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自己,他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么巧,我师妹之前也是在观海一中上的课,那个中考状元就...”

    “青玄师兄。”上青玄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他看了我一眼立刻收回了自己那激动的心。

    李夫人看我这样子,笑笑道:“小师傅,您之前和我家桦南一个学校,那应该认识他才对,他每年学习都上榜呢!”

    我抬头看了一眼李桦南又想了半天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有没有见过他。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