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刘局的业务挺广泛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187:刘局的业务挺广泛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师傅一直没说话,但是他却低头看向了我的手。

    “走吧,师傅,回家了。”我收起了自己颤抖的左手转身朝着铺子去。

    师傅跟在我的身后,等进了铺子关上了们他才对我道:“你在怀疑小朗。”

    我没说话,但是却坐到一边的软榻上,然后将颤抖的左手抬了起来。

    手抬起,一个黑色的小纸人出现在了我的手掌上。

    我右手掐诀对着那小纸人就是一点,然后嘴中念道:“藏匿藏匿,若被发现,自行消毁。”

    话罢,那个黑色的小纸人腾空而起,接着便燃烧成了一堆灰,消失了。

    这黑色的小纸人是邪术士才会用到的小纸人,一般练邪术的人会将这个纸人放在同行或是放在其他需要监视的人身上。

    启动这小纸人的办法就是将其中一个小纸人不动声色的放到需要被监视的人身上,随后再将第二个小纸人燃烧,这样第一个小纸人就被被启动,而同时纸人的气息也会被完全省略去。

    这种黑色小纸人,如果一旦被发现就会自动销毁,任凭对方怎么追都不可能追踪到。

    所以也是邪术界里用的最多的纸人跟踪术。

    刚才我推许朗哥那一下,第一个小纸人已经被藏到他身上了。

    师傅看着我手里的小纸人,脸色虽然不太好,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

    我看着师傅,知道他想说什么。

    “师傅......”

    “小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用考虑为师的感受,如果说凡生真的和小朗有关系,那我也不会包庇他。更何况,凡生曾经差点毁了上清道观,无论怎样,作恶残害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管。”

    听着师傅的话,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我脑海里不断的闪过我在铺子里的那七年,许朗哥对我的温柔照顾还有细心教导...明明不是我的亲哥哥却像亲人一样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我现在只能心里抱着侥幸,侥幸凡生和许朗哥没有关系,胡杨和许朗哥也没有关系。

    “师傅,早点休息,我睡觉了。”

    疲乏感油然而生。

    师傅心疼的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然后让我不要多想。

    我没回他,进了房间,拿了睡衣进了浴室,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十一点了。

    照旧出门喝了符水,然后回房间倒头就睡了。

    今天从鬼市出来后,我只联系了启南高中的入学部,沈南栀他们的消息我一个都没回。

    本来打算晚上再一个个回消息,但是现在我太困了...

    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睡过去了。

    夜里没有做任何的梦,一片空白。

    第二天一早我没有自然醒,而又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电话声吵醒的。

    头疼欲裂的将手机拿了起来,也没看来电显示。

    “喂——”

    “辰土,出事了。”

    这声音我一听就听出来是刘诚了。

    看了一眼时间,五点五十,夏天的五点五十,天已经亮了。

    坐了起来:“刘警官,怎么一出事儿你就找我,我又不是警察。”

    刘诚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想自己解决来着,但是启南市昨天死那个人是降头师杀得,这,我一个普通警察搞不定啊。”

    我一下就来了精神:“你说什么?”

    “那个降头师,在启南市,杀人了!”刘诚又重复了一遍。

    我瞬间就清明了,我想到了昨天晚上郭老让我们安心休息,还说那些降头师已经被他给震慑住的事情。

    欲哭无泪,小老头办事儿不靠谱。

    我有些无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刘局,你业务范围这么广的吗?启南市死人了也和你有关系?”

    刘诚哎呀了一声这才道:“启南市不是离咱比较近嘛,平时我没事儿就总是和启南市的警察局长唠上两句。”

    我将手机开了免提,然后起床穿衣服收拾了一下。

    “我今天要上课,这件事情会有我师傅和郭老去找你。”

    我和师傅之前都以为这降头师会在观海市内作乱,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跑出观海市去了启南市。

    “好,那我马上安排警察过去接郭老你们。”

    “不用了,你找人去接郭老就行了,师傅等下和我一块去启南。”

    刘诚也没有迟疑:“行,那先挂了。”

    我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刚打开房间的门我就看见师傅,上青玄和兰元生三个人凌乱的站在走道里。

    “师傅,两位师兄...你们这是?”

    上青玄肿了两只眼,然后一脸提不起兴致的模样:“诚哥打电话说启南市出事了,让我赶快起床...”

    “啊?他也给你打电话了?”

    他点头。

    我又看向了师傅,师傅也是一脸疲惫:“先给我打的电话...”

    我闭上了嘴巴,合着刘诚到最后才给我打的骚扰电话,这样看来我还要感谢让我多睡了几分钟。

    收拾了一下下楼,刚开门杨婶子就端着饭菜站到了门前。

    “哟,妮儿,这么几天没见,今儿起的这么早。”

    杨婶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

    我点头,在杨婶子的脸上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事儿后才笑了:“婶子,许朗哥去学校了吗?”

    杨婶子笑呵呵的把粥摆了上来:“一大早就走了,最近小朗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天天早出晚归的,而且每次晚上回来身上都着土,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手里的勺子顿了一下。

    许朗哥天天晚上回来身上带着一身土?

    杨婶子见我走神了,开口喊我:“妮儿?”

    “昂,婶子,我在听呢。”我赶紧回她。

    杨婶子笑了笑:“行了,我还送小宝去上学,吃完了放着我晚上过来收。”

    我哎了一声:“哎,婶子,路上注意安全。”

    杨婶子爽朗的朝我笑笑,走了。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

    师傅和上青玄兰元生已经收拾好了,下来后匆匆吃了早饭。

    我七点半有早自习,上青玄送我去学校后还要回来去找李运他们,时间比较急。

    上了车已经是六点二十这样了。

    从我家到启南市有四十分钟的车程。

    在车上将事情交代了一下又眯了一会儿。

    兰元生一上车就呼呼大睡。

    师傅则是给郭老打了电话。

    郭老一接到师傅的电话,那声音闪闪躲躲的似乎有些自责和愧疚。

    上青玄握着方向盘也是有些不高兴。

    “郭老,您这信誓旦旦打的包票不太行啊。”

    电话那头,郭老第一次没有因为上青玄不礼貌给发火。

    “这件事情的确是老朽思虑不到位,但是老朽也没想到那降头师会从观海市往启南市作乱...”

    上青玄嗤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师傅揉了揉泛疼的额头:“我马上到启南市和刘局汇合,郭老您尽快过来,我们今天需要准备五毒。”

    郭老立刻就应道:“老朽已经坐上车了。”

    师傅回了一句好的就挂了电话。

    我闭着眼,没怎么睡好。

    很快上青玄就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启南高中的门口。

    时间还早,七点十分。

    将书给我装好,师傅又嘱咐了两句这才放心的走了。

    昨天是新生入学的最后一天,所以今天早上到学校的校门口时已经没有了新生的入学报道处。

    那校门口的门卫昨天见过我,所以我一来立刻就给我开了校门。

    “小姑娘,知道教室在哪里吗?”

    门卫大叔很热情的招呼了我。

    我笑笑:“知道,高一九班,师傅,你能不能帮我指个方位。”

    师傅见我笑了,也是笑意满满:“你顺着正东走,有一片桃花林,过了桃花林第一栋第八层就是高一九班。”

    “谢谢师傅。”

    “不用谢,你也算是赶巧了,少军训两天。”

    新生开学都要军训,上了高中前两个星期都是军训的日子。

    我有些庆幸的看着师傅,拍着自己的胸口就调笑道:“那我得庆幸一下了。”

    师傅也被我逗笑了,送着我到了正东的桃花林外就回去了。

    我敛起了笑意,眼神落在了这桃花林里。

    人犯桃花鬼泛阴。

    这么大的一片桃花林又种在教学楼的附近,那常年在这栋教学楼上课或是这教学楼里有办公室里的学生和老师,肯定经常会有特别多的烂桃花。

    我在原地转了一圈,又将我附近的风水格局看了一眼。

    高楼铆顶,明堂带风。

    这样的风水格局其实并不算好,但是也不能说差。

    放眼看上去,周围的教学楼和办公楼都比学校附近的房屋瓦舍要高,也就是说学校的高楼铆钉直接压住了其他地方的风水,两种交混的风水合在一起,自然是好不了的。

    虽然学校的风水压住了其他的风水,可加上明堂带风,那其他地方的风水也被这明堂风给吹得进不来。

    这也是唯一好的一点,不至于说两种风水交混打起来让学校的风水更差。

    而这明堂带风虽然阻止了外部风水的进入,但是却也导致学校里空旷的地方过多,周围的风水流散比较大,这样的格局不聚财也不聚气。

    我收回了目光,这学校的大致风水应该和这一片差不多,既然如此,那这启南高中是怎么维持这么多年都是启南的第一高中的?

    我想了想,顺着桃花林进去了。

    桃花早二三月份就开完了,这会儿已经是九月份了,就连桃花树上的桃子都已经没有了。

    整个一片的桃花林就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一片绿色和灰压压的树枝叉。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