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今夕何夕此邂逅(一)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07 今夕何夕此邂逅(一)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拖着沉重的步伐,我陷入了沉思,我只记得那天在实验室做实验到半夜,不过打了一个盹,醒来怎么就是这般光景了?宰相之女?年轻貌美?可是我宁愿回去!

    如今连唯一的线索也断了,难道我真的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过一辈子么?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吧?”

    回去?回哪去?我茫然地盯着她,忽然觉得脑袋有一刻的无法思考。

    回君府?我不是真的君书静,在那里迟早会露出马脚,万一到时候宰相老爷一个不高兴要了我的脑袋怎么办!

    不过……如果要掩藏身份的话,宰相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要我不再是君书静!或者我可以再借失忆混过一段日子,以后再作打算。

    想到这,我又觉得前路也不是那么渺茫,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走!我们回去!”

    我心下豁然,朝小葭招呼一声,眼睛开始搜寻着去哪换身衣服才好,这样回去不被揪着才怪了。

    幸好,为了方便游苑,也为了达官贵人好寻欢作乐,曲江苑内设有不少私人馆所。

    我不敢明目张胆地找君府馆所,便就近找了最大最豪华的一间屋子溜了进去,越大的地方才越容易干坏事。

    进去才发现那果真是个位置极佳的场地,视野开阔,挂满纱幔的凉亭里可以看到整个曲江苑胜景,春观桃云梨白,夏享清水芰荷,秋闻十里木樨,冬赏卧桥残雪,可以想见,主人必定极懂生活之道。

    看四下没人,我忙找到更衣室。随手翻了翻,有很多女子服饰,但颜色俗丽,明艳地过分。

    我皱了皱眉,忽见一件斜襟宽袖冰绡衫,银缎滚边,罗裙缠褶,腰间是一条烟紫色宽缎带,简单雅致地紧,我很喜欢。

    催促着小葭也换了身挑花裙子,我思量下,褪下腕间的一个古藤纹银镯放在桌上,抵这两件衣服应该是够了吧,临走,我又扯了条白色纱丽围住脸颊。

    匆匆出去时,不料外面热闹地很。

    一眼望去,亭子里莺莺燕燕,那些女人个个容貌出众,身姿娇俏,有丰肌玉骨,有弱柳扶风,有含羞带俏,有泼辣大胆,总之,明艳的衣饰晃动间,香氛扑鼻,一时偌大的亭子显得有些拥挤。

    也不知主人是何方神圣,竟能招来如此多美女,我都快看呆了。不过此地不宜久留,我拉着小葭低头走过,混在人群里,应该不会被注意到。

    可是,我的如意算盘打得一点都不精。

    “喂,你们两个,过来换酒!”座中一个男子招呼道。

    是唤我们吗?我和小葭对视一眼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我用玉盘端下酒壶,没想到那人竟注意到了我。

    “你是哪里的?怎么看着眼生?把脸上的纱巾取下来我瞧瞧。”

    登徒子!我心里暗骂一句,嘴上却轻轻柔柔。

    “奴婢新来的,近日脸上长疮,不便相见。”

    “长疮?唉!晦气晦气,快下去吧!”

    那人嫌恶地挥挥手,我如释重负地走开,临别瞟了一眼,却教我惊了片刻。

    眉如远山,凤眸狭长,肤色白皙,肌骨匀称,俊美得仿佛画中走下来的人儿,世间竟有这等容貌的男子!

    “莫兄怎么还未到?我看今日这些个美人还不能入他的眼!”那人拾起酒杯一饮而尽,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一听暗暗惋惜,这个长相极其俊美的男人原来真的不过一轻浮之徒。

    只是他口中的莫兄是谁?不会这么巧吧,莫公子莫惜尘?我不禁驻足。

    “咦,你怎么还在这?”那俊美公子斜睥了我一眼,略有不满道,“本公子自知相貌出众,但你也不能为了看我忘记分内之事!快!换酒去!”

    天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

    “奴婢僭越,只因久闻莫公子才名,今日若能一见真乃三生有幸。”

    我不卑不亢地回答他,心里却暗喜,气死你!

    “哈哈哈!王爷,你府上的丫头都这么有见识么?”那人却不生气,转而朝向北面大笑。

    怎么又是一个王爷?羲国盛产王爷么?

    “莫公子文采盛名,试问南淮城里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呢?”

    我闻言一震,声音淡漠慵懒又极尽优雅,仿佛含着一抹嘲笑,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却偏偏好听得似天籁之音,而且好像……还有几分熟稔。

    循声望去,我才注意到朝南的紫竹榻上还卧着一人,被挡住了脸。他身形颀长清瘦,一袭金丝云龙纹紫袍用五彩丝线绣着七条骊龙,贵气逼人。腰间一条玄色玉带缀着大颗祖母绿,闲闲搭在榻边的左手亦珠彩夺目,拇指上戴着一枚通体碧翠的玉扳指,食指上是一枚赤金镶银三环戒,上头昂然一条盘旋的螭龙,螭龙眼睛是两粒纯净的红宝石,价值不菲!价值不菲啊!

    他从榻边的美女手里接过酒杯,右手食指上是一枚纯银宽戒,中间嵌着一颗硕大的墨色和阗玉。

    我讶异此人,明明极尽奢华,但丝毫不让人觉得庸俗,浑身的尊贵气息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你叫什么名字?”

    他居然问我!

    “回王爷,奴婢云儿。”我随意诌了个名。

    “唔,会不会弹琴?”

    我环视一圈,西侧珠帘后竟停着一架古琴,古朴清澈,与这里的软玉温香有些格格不入。

    我本该拒绝,可是一看到那架古琴,我竟不由自主地挪动了身体,抚上琴弦,一种莫名的安定笼住全身。

    那是一架暗紫色的桐木古琴,金徽玉轸,龙池凤沼,琴身断纹清晰,漆色分明,好一架上古名琴,非绿绮焦尾不能出其右!

    我轻拈琴弦,声音清奇,珠圆玉润。

    右手挑抹勾摘,左手随意吟起绰注,一曲《明月几时有》从我指间潺潺流出,悠远的琴音仿佛自天边传来,如声声轻叹,极尽渺远空灵。清澈如斯,可涤世间凡尘,轻盈如斯,可游天地之外。

    尾音缱绻,那份“欲乘风归去”又恐“高处不胜寒”的矛盾化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思念,竟是绵长不绝。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