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沾染血杀孽初见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09 沾染血杀孽初见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走出华屋,我有一丝迷惑,我清楚地记得,我是不会弹琴的,连钢琴也只是学过几年就荒废了,何时我竟会弹古琴了呢?莫非是君书静这个身子残留的记忆?抬首,夕阳已渐西下。

    “小葭,我们快回去吧。”

    喊了两声,我才发现小葭还痴痴地望着凉亭的方向,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大喊一声。

    “喂!”

    “啊——!”小葭惊叫一声,回过神来,“小姐,你吓死我了!”

    “终于回魂了啊!”我凉凉地道。

    这小姑娘,一副小花痴的样,虽然我也知道刚才那三个人都是超级大帅哥,但也不用这么神魂颠倒吧。

    “小姐!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啊!”

    “你说的事哪个?”

    “潘公子啊!”小葭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潘公子?”我斜睨她一眼,那只花蝴蝶?虽然长得更好看些,可分明是风流浪子一个,还不如莫惜尘好歹也是大才子。

    “他可是我们南淮城第一美男子潘玠哦!神佑三年五月初五生辰,身高七尺又六寸,爱吃荔枝,爱喝葡萄酒,冬天喜欢去潇湘池泡温泉,每月中旬在宫中当值……”

    如数家珍!

    “停!停!停!”

    我掩耳打断她,再说下去,是不是连人家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穿什么样的内衣也要说出来了。

    “他是江东府一等卫国公潘石的三公子,羽林军副统领。”小葭哀怨地望我一眼,又弱弱地加了句。

    我默默叹了口气,原来追星族到处都有啊,而且羲国居然也流行中性美,那潘玠还真有些男女皆宜的味道。

    “我问你,刚才那个协王你知道是什么来头?”

    这回轮到小葭叹气了。

    “小姐,我看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这个协王很有名吗?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啊,

    “北宸少垣,鼎鼎有名的协王殿下!当今皇上的七弟,也就是先皇的第七位皇子!”

    我记得当今皇帝已经年过半百,那这位协王怎地会这般年轻?

    仿佛看出了我的疑虑,小葭接着又说下去。

    原来这位“鼎鼎有名”的协王是先皇幼子,当年协王的生母,也就是如今的顺宓太妃,容貌倾国倾城,十五岁被选入宫,一朝承恩,宠冠后宫,屈指算来已有二十多年,不过协王仍是当朝最年轻的一位王爷。

    我听了却暗想,儿子三十多岁,还娶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这先皇也太强悍了吧?

    “协王虽然相貌绝俗。”小葭想了想又加了句,“足以和潘玠公子媲美!”

    有个那么漂亮的老妈,儿子的基因自然不会太差,不过这小丫头居然没有狂热地追星,让我有些奇怪。

    “不过……”

    “不过什么?”

    “协王在我朝风评……不是太好。”小葭说话居然还斟酌了下用词,“除了自幼体弱多病的三王爷北宸少泰一直在封地养病,协王是惟一的一位王爷了,而且圣眷正隆,能随意出入南淮皇都,不过听说协王为人冷酷,行事莫测,仗着圣上的宠爱玩弄权术,朝中重臣都是敢怒不敢言。”

    “据说协王的生活还十分荒淫。”小葭不由得脸红了红。

    “哦?那个潘玠也不相上下么。”我打趣道。

    “那个不一样啦!”小葭几乎瞪了我一眼,“协王府中姬妾无数,但听说协王癖好怪异,那些姬妾都被折磨地人不人鬼不鬼,而且他还豢养男宠,听说曾经为了一个叫落月流风的男子,不惜动用御林军,为此还受了圣上严惩!”

    我不禁“哦?”了一声,羲朝不禁男风,这没什么奇怪的,可动用御林军也未免太过荒唐,还真是个养尊处优过了头的皇族变态!不过这落月流风又是什么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

    “所以方才小姐可吓死我了,万一触怒了协王,我们肯定要掉脑袋的!”

    小葭说着还一脸后怕。看来这协王权势正炙,但做人真的很失败,连一副上好相貌也挽救不了他在南淮人心中的形象。

    不过,我昨天似乎已经惹到了他,若被他发现我就是今天的“云儿”,那下场一定很凄惨!

    “我们赶紧走吧,再不回家就要有麻烦了。”

    眼前浮现出贾玲珑浓妆艳抹的脸,小葭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我俩悄悄溜进府一切顺利,却没想到在曲江苑的误打误撞竟闹出了大风波。

    连日来,南淮城里的老百姓谈论最多的就是协王府里的一宗人命案。传闻是这样的,协王突然心血来潮看上了府里的一个丫鬟,可是那个丫鬟不但有怪癖好用白纱蒙面,更加怪异的是好容易有机会飞上枝头做凤凰,那丫鬟居然还誓死不从,连夜逃出了王府,最后协王迁怒于府中的教管嬷嬷,下令鞭笞致死,一同被施以杖刑的还有两个管事,下场自然也是难逃一死。

    可协王是谁,几条人命在他眼里不过蝼蚁,被官府象征性地过府查看了下就不了了之,说起来,不过是主子惩罚奴才,奴才命贱而已。三条人命,卷宗上只不过留下“协王府奴,受刑不治,亡”九个字,一生如芥草,死后连名字也没有。

    而那个丫鬟,名字叫云儿。

    我支颐靠在窗前已有好几个时辰了,我知道小葭一直在我身后徘徊叹气,但不敢上前劝我。

    协王府的命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可是这事必定因我而起,那三个人,是为我而无辜受累了。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终究是背负了人命。

    “小葭,你不要再走了,你不累我也累了。”

    “小姐!你终于肯说话了!”小葭兴奋地跳了起来。

    “小葭,你说我算不算红颜祸水呢?”

    “小姐怎么这么说呢!是那个协王太狠毒,跟小姐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一脸的气鼓鼓。

    “小葭,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是我错,只是很难过有人因我而死,也恨有人竟这般心狠手辣,冷漠无情。”

    这下算是见识到那协王的残酷,回想起那天小葭说的“砍脑袋”也不尽是玩笑话,我不禁有些后怕,可是更多的是生气。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