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忆往昔身世之谜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17 忆往昔身世之谜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我醒来时,是谢东方守在床前。他告诉我我已经昏睡两天了。

    “已经睡这么久了呀。”我打个呵欠,笑笑,“不会是睡出毛病来了吧?”

    “不要胡扯!”谢东方瞪我一眼,“这回你可真得老实躺着,不然落下寒症,我也治不了你!”

    寒症?难怪浑身冰凉冰凉的,我不自觉拥紧了被衾。

    “小葭呢?”

    “小葭她……”

    见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忽然感觉不妙。

    “小葭伤得比较重,现在还昏迷着。”

    按理,小葭也不是太娇弱的人,挨两鞭应该不至于此,难道……我眼神一冷,那晚小葭虚弱地跪在地上的样子一下子映入脑海。

    “贾玲珑先前就打过她了?”

    谢东方点点头,眉稍微皱起。

    “那两鞭不过皮外伤,我检查后才发现小葭内脏受损,像是内功高手所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醒来。”

    我听了如堕冰窖,泪水漫上了眼眶。

    是我害了小葭!

    好你个贾玲珑!以前是我小看了你,低估了你的心狠手辣,但我不再是懦弱的君书静,你既欺我到这个份上,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只是,现在的我,也不再是冲动的王出云,我要让你得到报应,便不会只是隔靴搔痒。

    我再抬头时,眼里已是一片清明,泪水咽进肚里才能知它有多苦涩。

    在我的恳求下,谢东方勉强同意我去看小葭。

    小葭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苍白如纸的唇抿成一线,蹙紧的的眉头仿佛在说她的梦里也很疼很疼,过于瘦弱的身子缩在被子里,看不出胸脯的起伏,我几乎要怀疑那一点气息是否尚存!

    我忍住泪,替她掖了掖被子。

    回房,谢东方在窗前坐下,取出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看样子似乎有话跟我说。

    “丫头,你就是太善良了,跟你娘一样。”

    谢东方倚在窗边,陷入了回忆。

    原来君书静的娘亲名讳杜含容,是北方大富杜震霆的千金,但她自幼拜入玉寒雪山玉寒子门下,成了谢东方的小师妹,他们还有一个师兄叫张野,人称‘毒圣’。杜含容生得漂亮,练武也极有天份,不到十六岁,玉寒子便传她舒柳剑,让她独自闯荡江湖。不到一年,杜含容的美貌和剑术就传遍江湖,更有人称她作‘柳美人’,一时引多少英雄好汉竟折腰。

    可是没想到杜含容最后竟看上了当时还是落魄书生的君祈道。

    为了君祈道,杜含容自愿退出江湖,甚至与家里决裂,跟着君祈道这个穷书生洗衣做饭,吃糠咽菜,一路跟随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后来君祈道也果真没有负了她,一朝高中,位极人臣。

    杜夫人三年没有子嗣,她做主替君祈道娶了二房程氏。只是程氏也一直没孕,倒是杜夫人先怀了身孕。可是她却难产,生下君书行、君书静兄妹后,便油尽灯枯。

    “其实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师妹活下来,但是要保住师妹,便只能舍了孩子,。”谢东方又喝了口酒,看我一眼,“你不会怪我吧?”

    我摇摇头,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选择,毕竟,孩子可以再生,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可是师妹仿佛知晓了我的心思,她死死地抓住我的手,那种泣血的眼神我到死也不会忘!她是要我保住她腹中的孩子!”谢东方苦笑两声,“我从没拂过师妹的心意,那一次,我也没有。”

    “所以你才会留在君府照顾我和哥哥?”

    “我本浪迹江湖,师妹临产前一个月用飞鸽传书找我,可惜我到得终究太晚!我一直奇怪师妹身体很好,怀着你们时也一切正常,怎么会突然早产,而且大出血!”

    这只能说明是有人从中作怪,而且杜含容自己也知道,她希望谢东方能助她一臂之力。

    这就是谢东方甘愿在一个他不喜欢的地方做一个平凡人的原因吧。

    “谢谢!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我想,我娘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傻丫头!其实后来我看你跟书行这么乖巧可爱,我也舍不得离开了!”谢东方宠溺地点点我的头,接着又正色道,“我刚开始怀疑是二夫人程氏所为,可是程氏性子懦弱,为人单纯,不像是会耍这种卑鄙手段的人,倒是如今的三夫人,让人不可小觑!”

    迎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我陡然一顿,原来小葭的小道消息说君夫人的死与贾玲珑脱不了干系也不是没有一点根据!

    可是没有证据,谁也奈何不了她!我想,这大概也是谢东方没有动她,而留在府里暗中保护君书行君书静兄妹的原因吧。

    “君相对师妹的情意倒也不是假的,虽然他又娶了几房侍妾,但除了师妹为他选的程氏和他不得不倚重的贾氏,他没再立过侧夫人,而且因怕睹物思人,君相从不准府中人祭奠师妹,但我知道,每到这一天,君相必会将自己关在灵堂,陪师妹渡过。”

    我却暗想,这君祈道对杜含容是用情过度了吧。从我连日来的观察,他对我的态度分明有诡异,如今看来,恐怕是因为君书行君书静兄妹俩间接夺了杜含容的命,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潜意识里他大概宁可留着杜含容吧。只是君书行要幸运得多,因为他是男儿身!而君书静,无端承受了这畸形的恨意,君祈道对这个女儿的疼爱已不可磨灭地烙上了偏见。

    “好了,不久后我就要带书行去玉寒雪山,你一个人要小心。”想了下,他又道,“她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

    “你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我微微一笑。

    “丫头,有时候城府与心计也并不一定是说坏人,你是个聪明的丫头,不必什么事都太拘泥。”

    “我知道了。”

    “人心难测,你要学会保护自己。”谢东方顿了顿,又想起什么,“对了——”

    话没说完,突然一阵沉重的钟鸣自远处传来,声声不绝。

    我诧异地看了眼谢东方,他凝了神。

    “皇帝驾崩了。”

    ——————————————————————————————

    明天的文~~持续纠结~~~那七百字要不要删呢~~唉~~~~~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