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真假不过一场戏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23 真假不过一场戏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很快,君府大小姐君书静病重去世的消息便传了出去。

    灵堂上,一个不速之客突然而至。

    北宸少垣一袭素服,依旧掩不去一身的邪魅不羁。

    “君相,本王与令嫒刚结下百年之好,怎地——”

    “协王!静儿她堕马后一直身体抱恙,前阵子染了风寒竟……”君祈道顿时掩面而泣,“老夫……老夫……”

    君祈道哭得情真意切,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北宸少垣却一脸冷然,径自走到棺前,无视众人的惊异,猛地掀开了白布。

    君书行躺在棺里,已经被打扮成我的样子,他本就衰弱不堪,呼吸微弱,被谢东方处理一番后更与死人无异。

    我站在白帘后,看到北宸少垣盯着“死人”看了良久,深邃的眼比往常更显深沉。

    突然,他伸出手,修长的指竟是要抚摸“她”的脸!我一惊,这一触,可要穿帮!

    “协王殿下!”我一掀帘子,从后头走了出来。

    北宸少垣转头望我,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

    “妹妹已经去了。”我忍住一脸悲戚,“请协王殿下让舍妹安然去罢!”

    “你是——”

    “协王殿下,这是犬子君书行。”君祈道忙上前作答。

    北宸少垣不加理会,一道犀利的目光直视着我,我心中打鼓,却要硬撑起一口气回视与他。

    良久,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君小姐与本王已有婚配,生,是本王的王妃,死,还是本王的王妃,按妃礼葬!”

    “谢协王!”我打颤的双腿一软,趁势跪了下去。

    我感觉到北宸少垣一直俯视着我,令我不敢抬头更不敢动弹。但他最终只是转身,淡淡地对君祈道说了句。

    “他们长得很像。”

    “书行与书静乃一母同胞!”君祈道向他解释一句,又吩咐左右道,““少爷伤势未愈,还不快扶少爷下去休息!”

    我也生怕待久了被瞧出端倪,便装作虚弱的模样回后堂休息。直觉地,北宸少垣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令我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后来,葬礼隆重举行。尹易告诉我,北宸少垣并未多作停留便离去了。

    “协王这人不简单。”尹易想了想,又严肃地叮嘱我一句,“今后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哥哥他现在——”我又问道。

    “谢大夫和书行已安全离开南淮城了。”

    “那就好,不过以后就见不到谢谢了。”

    我有些伤怀,谢东方是这里第一个疼爱我的一个人,就算察觉我的不正常,他也从来不会问,对我只有宠溺。

    尹易点点头,也是一脸伤感。

    “对了,今日约了莫惜尘,你也该准备了。”他抬头时,又恢复了微笑。

    我心照不宣地朝他颔首,是检验我这个冒牌货的时候了。莫惜尘与君书静有一段怨孽,与君书行却是交情匪浅,如果能过他这一关,那就代表我已成功一半了。

    我试着咳了两声,吃过谢东方给我的药,我的嗓音已经慢慢变低沉了,君书行受过重伤,有一些异常也不会太引人注意。

    “要我陪你一同去吗?”

    “不用了!”

    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我举步迈进听竹轩,只见几杆细竹下,一个清瘦的背影正坐在石桌前,独自品茗,那份仿立世外的姿态真有几分超脱红尘的味道。

    “莫大哥!小弟来迟,让你久等了!”我上前作揖,笑着道歉。

    莫惜尘转过头来,眉宇间傲气不减。

    他浅浅一笑,笑起来更好看,少了几分疏远,显得更加真实了。

    “你我还需客气么?”

    “是!是!小弟与莫大哥已经好久不见了吧?”

    “是有段时间了。”莫惜尘点点头,又道,“令妹——”

    他截了话头,脸上有几分伤感。

    “妹妹福气薄……”我垂下头去。

    看我伤心,莫惜尘也不好意思,拍拍我肩,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书行兄要看开些!”

    “我知道,谢莫大哥关心!”

    “对了,听说你骑马受了伤,现在好些了吧?”莫惜尘岔开了话题。

    “好了!不过脸上落了点伤,倒是被不少人取笑了!”

    我故意指指眉稍处的淡痕,他果然盯着我的面容看了几眼,我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但说不忐忑是假的,不知他会不会疑心我的面容与以前有所不同。

    一会的功夫,我却觉得像过了几百年般难熬,莫惜尘的眉微微蹙了蹙,复而微笑。

    “书行兄是担心毁了容貌么?不过依我看来,倒是比以前更俊了呢!”

    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他这么说便是消了疑虑,就算觉得我容貌微微有异,也会认为是受伤造成的。

    “莫大哥取笑了!”我展眉一笑,“这回约莫大哥前来,是请大哥来看一幅字。”

    “哦?什么字?”

    “是小弟前日写的一首诗,还请莫大哥不要取笑!”

    “是书行兄的诗作?那我倒要好好看看!”莫惜尘显得很感兴趣。

    我取出一幅三尺来长的素娟,是我写的,不,确切说是默的,元稹的《茶》,尹易的字。

    茶,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碗转麹尘花。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莫惜尘看了竟是手不忍释。

    “妙极妙极!”

    他反复看了几遍,轻声诵读,显然没有注意到字,而被这首诗吸引住了,不时发出阵阵赞叹。

    “书行兄果真是妙心思!好一个慕诗客,爱僧家,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莫大哥谬赞!”我不好意思地垂首,这般赞叹真是羞煞人也!不过,看起来,他也没认出是尹易的字。

    “许久不见,书行兄的才情更胜往昔!”莫惜尘收了眼神,对我笑赞。

    “比起莫大哥,小弟献丑了!”我忙谦逊地摇摇头。

    “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看中秋之夜,书行兄将有何等大作!”

    莫惜尘眼里尽是真诚,我心里一热,他被誉为“南淮第一才子”,但对我这个后起之秀,他却只有鼓励和赞誉,丝毫没有妒忌或打压。

    我忽又想起,一朝进了官场,我们是不是还能像今天这样谈诗论字,还是像君祈道,整天算计这算计那,人与人之间的坦诚变成了奢求。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抬头却是调笑。

    “小弟还想一睹莫大哥‘第一才子”的风采呢!”

    两人相视一笑,青花瓷盏里的君山银针也仿佛因这一首诗变得回味无穷。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