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从此君臣是陌路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25 从此君臣是陌路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永和元年八月初八,新皇登基,祭祀大典在宣坛举行。

    宣坛矗立在紫微城外凌霄峰上一处静谧开阔的绿树间。金色的琉璃瓦在晨光中熠熠生辉,八根丈高的白玉柱雕龙刻凤,两端是镂金护柱,镶嵌绿松石、天青石等各色珠宝,顶上丹漆碧色,绘满奇花异草、仙人瑞兽,内容不外神话传说。

    青石山阶尽头,大理石铺设大道,两旁栽满高大的梧桐,桐叶飘黄,却没有一片落在大理石道上。

    为首是天子的明黄华盖,后面百官静默跟随,我官阶不高,只能远远排在队尾,百无聊赖地低头看着足前一簇野草。

    山间的风清冽湿凉,吹动枝叶飒飒作响,愈衬得宣坛一派静穆。四下望去,周围是一片恭敬谦卑,在这庄严肃穆的时刻自无一人敢抬首,我一时好奇,悄悄抬头望向路的那端。

    那一抬首,便恍沐天光。

    满山枝叶的青翠泛黄如瀑倾泻,凝聚在雄伟瑰丽的宣坛下那一抹长身玉立的白。广幅阔袖的雪白锦衣,领子袖口处金缎压边,一条宝钿玉带束于腰间,山风微微吹动长袍,愈显修长傲然,形容瑰伟,金银线绣织的盘龙也夺不去他浑身自然散发的贵气!那样夺目的白色,竟仿佛与天地也融为了一体,说不出的清冷独立。

    他侧身而站,远远地看不清面容,但我却似被夺去心魂,一眨不眨地望着那高贵冷冽的侧影,仿佛天地间只此一人。

    一瞬间,似乎他察觉到什么,不经意地向我这一掠,明知这么远的距离并不能看清什么,我还是惊得低下头去,不敢迎上那不是犀利不是震慑却教人不敢直视的目光。

    白衣金缎,盘龙绣纹,那分明是北宸少垣!

    君祈道要斗的就是这个人,我一心惴惴不愿招惹的人!传闻中狂佞莫测,玩弄权术的荒淫王爷!那么一个人,竟也可以有如此气质!

    那道炫目的白色身影依旧玉立,旁边紫服高冠身子微倾的是君祈道,而中央明黄色龙袍的就是当今天子北宸天衡!果然是那一样的贵气,我心下暗暗有了计较。

    低首的一刹,我竟不自觉地将北宸天衡与他作了一番对比,好似不期然地希望有人能压过他,然而我又沮丧地发现,那个少年,终究比不上他的傲然,他的气度,连天子君临天下的尊贵在他面前都仿佛输了一截!

    我正胡思乱想,忽然悠远的钟声伴随着梵音在山间回荡开来,百官正衣肃容深深跪了下去。

    焚香朝拜,宣读祭文。

    冗长的祭祀结束后,礼卿声音响彻天际。

    “福临万疆,泽被苍生,羲朝崇德帝十五子北宸天衡顺应天命,典登大宝,国号永和!”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叩拜,山呼万岁,整齐而响亮的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可是这高呼背后又有多少是真心实意,有多少是勾心斗角,我微微叹息,这毫无感情的冷漠呼喊是喊给谁听呢?

    依旧跪着恭送天子先行,我只觉跪得腿也麻木了。

    终于,我忍不住松了松肩,用拢在宽袖里的手揉了揉疼痛的膝盖,那次寒夜里的跪罚终究落下了病根,稍一跪久便疼得厉害。

    待我调整回规规矩矩的跪姿,忽然发现眼前投下了一片阴影,华盖的流苏在地上摇曳纠缠。糟糕!天子在我面前停下了!

    “君爱卿,这就是令郎君书行吗?”

    果然谈到我了!紧张中我也没忘这优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冷,漠然的疏冷。

    “回皇上,正是犬子!”

    “微臣户部侍郎君书行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忙俯身磕头,古人就这点麻烦,动不动就下跪磕头。

    “唔,君大人,你且抬起头来。”

    我抬起头,皇帝周围的一群重臣也因这句话齐齐看着我,我眼角一带,看到那萧姓持剑人此刻正着皂衣官服,也在群臣里。对上他的眼,又是那种诧异的眼神,似乎还有些挣扎愧疚的痕迹,只是这复杂的令我不懂所以然的眼神在一刹间又恢复平静。他还是轮廓分明,气息冷冽,而我想的也不错,他果然亦身居高位。

    明黄伞盖下,一袭威严龙袍的北宸天衡正眼角含笑望着我。

    我心里一怔,但面上平静不变。这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他正是那日在一品楼的王公子!我想到他不平凡的身份,没想到他还真是当朝太子,不,应该是天子。仔细一想,他身边“萧保镖”的不凡身手,北宸少垣对他的客气态度,以及他们见面时那句“太……太久不见”,联系起来也就不难猜了。

    北宸天衡毫不讶异的表情却让我暗暗心惊,他的镇定是故作深沉,还是已经对我做过调查?他对我的了解到底有多少?我忽然有种不安全感,就像我站在灯光下的舞台,他却在暗处看我表演。

    “皇上和君大人莫非旧识?”

    浮想时,一个优雅懒散的声音响起,那样的熟悉好听,一语中的!

    我侧首望去,白衣金缎,盘龙绣纹,不是北宸少垣又是谁!薄削嘴唇,眸眼深邃的他,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单纯于容貌,那是一种可以忘掉美的气质!只是他一眼看来,便浑身散发那种让人窒息的邪魅,让我不禁恍惚,刚才远远见到的那一抹清冷独立是种错觉。

    他望着我,静如潭水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波澜。

    北宸天衡似笑非笑,我亦不敢言语。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君侍郎年轻有为,才名远播啊。”末了,北宸天衡朗声一笑,算是回答。

    北宸少垣嘴角微勾,未作深究。

    “诸位爱卿,摆驾回宫罢!”北宸天衡敛容转身,举止间已有了帝王气象。

    经过我身边,他突然一顿,俯身在我耳边轻声道,“今后你要记住,君是君,臣是臣!”

    我陡然一颤,冷冽的气息拂过耳际,凉透心底。

    我抬头,他的眼里,盛满冰冷的深沉,原来,那个曾与我把盏言欢的年轻人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从此,他是君,我是臣。

    “微臣明白。”我深吸一口气,字字掷地。

    他起身离去,群臣在后亦步亦趋。

    莫惜尘朝我歉意地一笑,我回了个笑容,以示安心。

    北宸少垣在经过我身边时也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忙低下头去。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