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吟风弄月惑中秋(四)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37 吟风弄月惑中秋(四)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一场惊险,那边诗会的结果也出来了。

    不出意外地,我和莫惜尘难分轩轾,一起夺了魁首,还有几人一块入选了翰林书院,择日我将进书院学习,相当于进修一段时间。

    诗会结束,月已上中天,月华已不若上半夜光彩四射,层层霾云渐渐隐去月辉,但大部分人游兴不减,我则与莫惜尘、潘玠等人一同饮酒赏月。

    正聊得兴起。

    “君侍郎!我家王爷有请!”

    我定睛瞧去,那不是北宸少垣带来的那个小厮么,此刻他正垂手站在我跟前,双目清亮地盯着我,那眼神,似乎探究又似不屑,不像一个普通小厮,他约莫是北宸少垣身边的心腹仆从吧。

    “我?”

    “是!我家王爷已在别馆备下薄酒,请君侍郎过去一叙!”这个小厮真是忠心,每句“王爷”前必加“我家”二字。

    我与莫惜尘、潘玠对视一眼,莫惜尘面有微微的忧色,潘玠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最后对上尹易的视线,他双目精深,不似平常温润如水。

    “我可否让随从一同前往?”

    “这……”小厮沉吟一下,摇头道,“我家王爷只吩咐请君侍郎一人,小的不敢做主!”

    好个北宸少垣!他不是真吃定我了吧!

    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

    我深吸一口气,朝小厮微微一笑:“如此就麻烦小哥带路了!”

    小厮似乎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我成行,面色古怪地咕哝一声,便转身领路。我看了一眼三人,给他们一个安心的笑容,信步前往。

    我才刚离席,身后便有人窃窃私语,羡慕我能被权臣协王单独接见,从此仕途应该无虞,言语间处处透着酸味和自艾,但随即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断断续续传开。

    “我看这君书行和协王真的关系暧昧吧,否则这么晚了怎么还单独召见他!”

    “对啊,先前协王对他那样子分明不正常呢!”

    “啊!你说会不会君书行的诗也有水分呢?这么几年能与莫公子比肩的有几人啊!”

    “唉!谁知道呢!怨只怨咱没有个当宰相的爹和一张像女人一样的面皮啊!”

    “是啊!”

    之后便听不清楚,似乎是莫潘二人出言阻止,我已无暇他顾,不过人言可畏,明天还不知传成怎样难听呢!我叹了口气,前路似夜般深。

    路上我想着北宸少垣请我去饮酒是何用意,自然不会真是月下对酌,他会用什么法子来试探我呢?

    正烦恼着,鼻尖忽然一丝冰凉,一滴两滴,豆大的雨铺天盖地袭来。

    完了!没有雨伞,我只能跟在那小厮身后狼狈地跑向北宸少垣的别馆。

    秋夜的雨,竟还像夏天一般下得又快又疾,跑至廊下,我的外袍已淋湿,小厮也好不到哪去,满头湿答答地滴着水,像落汤鸡。

    “你们来了。”

    我抬眼一看,熟悉的厅堂,北宸少垣正坐在矮桌前,优雅地斟着茶。

    “咦?你怎么全淋湿了?”北宸少垣抬头望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惊讶,但语气分明透着兴奋。

    “平凡!你先下去换身衣裳!”

    “王爷?”

    那个叫平凡的小厮防备地看我两眼,满眼的不信任,好像我会吃了北宸少垣一样!他也不看看清楚,现在我是弱势,他不对我怎样我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能对他不利!

    “嗯?”

    北宸少垣并不严厉但自成威严地低喝了一声,平凡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去。

    “下官君书行参见协王!”我笑着行礼,绝对地温顺谦卑。

    “书行!”

    声音就在上方!我讶异地抬眼,北宸少垣不知何时已站了起来,鬼魅般移到我面前,这人是不是真的是鬼啊?怎么行动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你的衣服都湿了。”

    “是,湿了。”

    他玩味地盯着我,片刻不说话,我也打死不开口,等他说话我再见招拆招。

    “你信不信本王今晚并无意脱你衣服?”

    不用说这么露骨吧?

    “这……”谁信呀!刚才在芙蓉园的仇我还记着呢!而且现在我浑身湿透,以他的精明会不抓住机会?

    “这是天意如此!”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北宸少垣阴阴地加了句,略略上扬的嘴角难掩畅快的笑意。

    “协王?你……要作什么?”

    “自然是让你更衣啊!难道本王会让客人浑身湿透地陪本王饮酒不成?”

    “更……更衣?”

    “嗯,你随本王来吧。”

    我心虚地跟在他身后,走进那间熟悉的后房,不久前我就在这里偷换过衣裳,只是那时我还是女儿身,我不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幸亏本王备了些衣裳在这,你就挑一件穿吧。”

    “多谢协王,那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书行,以后私下就不必下官下官的了,叫着生分!”

    好虚假的笑!你是王爷当然随心所欲,万一哪天我惹恼了你还不被治个大不敬之罪!

    我转身挑了件装饰少一些的玄色长袍,这人真是够奢华,每件衣服都那么华丽,好像不这样不能显示他王爷的尊贵身份,可是这些衣裳他穿着愈显贵气,我穿着大概就像暴发户了吧?

    “协王您不出去?”我看他倚在门口,丝毫没有动弹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本王在这不行吗?还是书行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让本王看到?”

    终于说到重点了吧!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

    “书行确实有难言之隐!”我故作为难。

    “哦?说来本王听听!”北宸少垣闻言,眉一挑,兴趣满满的样子。

    “书行前些时候遭歹人毒手,身上伤痕累累,恐惊着协王!”

    “胡说!”北宸少垣陡然声音一高,“你不欲在本王面前宽衣是不敢,因为你分明是个女人!”

    一声低沉的吼,我忙跪了下去。

    “下官不敢!下官句句属实!请协王明察!”

    半晌不敢抬头,北宸少垣的声音却又恢复慵懒优雅,好听地罕见,令我恍然以为刚才又出现幻觉了。

    “书行,本王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会是女人呢,对吧?”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变脸比六月变天还快,刚才差点被他骗过去了,幸好没有承认!

    “王爷以后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我胆子小!”我不悦地撇撇嘴,你想玩我就奉陪!

    “好了!你先更衣吧!”

    我也不再避嫌,坦坦荡荡地将外衣脱下,又解开中衣,将最贴身的衣服也脱下。

    “你……”

    “王爷!”我朝他苦笑两声,故作凄凉地道,“您瞧见了吧?那歹人当真狠心,几乎要了书行的命!”

    北宸少垣的脸微微抽动,说不清是失望是愤怒,此刻我身上绑了厚厚的绷带,绷带下还塞着棉花,完全看不出女人的曲线!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活命,书行真是好福气!”不知是不是又是错觉,我总觉得他语气有些古怪。

    “是啊!这次能死里逃生,还多亏府中的谢神医!”

    “你认识这个镯子吗?”

    北宸少垣手上忽然多了个银镯,上面缠满了熟悉的古朴藤纹,那不就是我当日在此换衣时留下的买衣财!他果真已经知道那日的云儿就是君书静,现下怀疑我就是君书静么?这是什么人啊!我强作镇定,装作无辜地摇摇头。

    “我没见过。”我又屏息问了句,“这银镯很漂亮,有什么特别吗?”

    “这镯子……是很特别!”北宸少垣似乎陷入回忆,神色有些古怪。

    不过他却没再执着于这个话题。

    “你这胳膊是那天救那个小乞儿受的伤?”话锋一转。

    “是!”我看了眼同样缠紧的右臂,苦着脸可怜兮兮地道,“没想到只是擦到一点,就差点弄成骨折,看来果真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你为何去救那小乞儿?”

    “那小小孩细胳膊细腿的,一撞还不没命!不像我,老胳膊老腿,就算撞到也不过受点伤罢了!”我故作轻松道。

    其实回想起来还真是后怕,那马可不是一般的高大,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还是有那么点自信能够马腿逃生的!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是还魂之人,更要懂得珍惜生命,能救一人是一人。

    北宸少垣盯着我看了许久,随后却推门走了出去。

    见他掩上门,我才忽觉双腿发软,与他对峙这片刻差点支撑不住!若非今天作了准备,还真躲不过这个劫呢!我敢在他面前将衣服脱下,他应该不再有疑了吧,虽然羲国民风开放,但还没到女子公然在男子面前宽衣解带,我敢这么做了,他短期内应该不会怀疑我是女子了。

    暗自偷笑,其实像我这般用绷带裹得严严实实,于我,就当穿了件吊带衫,根本没什么啦!不过,今天的事也让我上了心,他能怀疑到我是云儿,此人真是不简单,我以后可要更加小心!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