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凤鸣轩夜遭劫持(一)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49 凤鸣轩夜遭劫持(一)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嘻嘻~~借用凤鸣轩的名号啊~~

    ——————————————————————————————

    随着北宸少垣,我见到了传说中皇宫里的藏书馆凤鸣轩。

    “书行,你懂突原文?”停在一个雕琢华丽的书架前,北宸少垣突然问我。

    “一点点。”

    “书行果然不负才子之名。”他语气古怪道,“你那老师学识如此渊博,本王倒是迫不及待想见上一见呢!”

    “这个……”我推了推鼻梁,故作为难道,“师父云游四海去了,王爷一时半会是见不到他老人家了!”

    “那还真是可惜了!”

    我干笑一声低头翻书。

    皇宫藏书果然丰富!满满一排全是突原文所著书籍。我翻了几页,如古英语,虽颇有些晦涩难懂,但猜个大概还不成问题。

    “王爷,这‘苍野之狼’是谁?”我忽然很想知道,那些人到底做什么犯到了北宸少垣手里。

    “自己看。”

    北宸少垣递了一眼书架,翩然而去。

    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拽!

    望着浩如烟海的书籍,我默叹一口气,幸好做研究生时查资料是做惯了的。

    天渐擦黑,我地毯式的搜索阅读也初见成效。

    原来“苍野之狼”是羲国西面边疆上一伙流寇的首领。

    他们原本都是突原子民,突原是羲国西部的一个外族部落,靠游牧为生,所以这是一个不断四处流浪的部族,但他们却有超凡的冶金技艺,也只有他们才能提炼出纯正的水银。

    逐年来,由于羲国国风开放,突原人学会了种植经商,渐渐融入羲国,在西部一带有了固定的聚居地,但他们有自己的王,自己的法律,自己的信仰,有点类似一国两制。

    突原人与羲国子民向来相安无事,但就这几年,不知为何西边广大的原野上出现了一群神秘的流寇,他们劫掠财物,伤人性命,传闻手段残酷,无恶不作,有说他们是极度贫穷的恶棍,有说他们是穷凶极恶的官兵,也有说他们是突原政权争夺的落败王族,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群有相当严格组织纪律的流寇以狼为图腾,他们的统领即被称为“苍野之狼”。

    不过奇怪的是,关于突原的历史、变迁乃至风俗习惯都有详细记载,但我翻遍典籍,没有找到“苍野之狼”的信息,只有一本表面已蒙上厚厚灰尘的老书里,夹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写着“孤煞归苍,出将入相;至尊神光,天道圣皇”。

    我依稀记得北宸少垣施暴的那夜,“斩龙剑”提到过“神光剑”,不知与这“至尊神光”有甚关联,而这“孤煞归苍”又与“苍野之狼”有关么?

    我小心地将羊皮纸收入怀中藏起,忽然又想到,水银在羲国十分罕见,知道水银有毒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极有可能突原人也牵扯其中。

    不过,这个时代不会有人知道如何缓解金属中毒,我用蛋清替顺宓暂时解毒,难道北宸少垣对我没有怀疑么?还有他所说的朝中大人物是谁?遍观朝野,有能力夸口踏平突原的除了他,确实没有几人。

    君祈道!

    我脑海中忽然闪过“我的父亲”,他是宰相,跟北宸少垣有最大冤仇的非他莫属,如果说为了权势出此下策也不足为奇。

    那北宸少垣是利用我来反将君祈道一军,好险恶的用心!

    但愿我的猜测不是真的,官场勾心斗角我已有所准备,但直面血淋淋的你争我夺又是另一番滋味,我不禁心头厌恶,累得瘫坐在地。

    正欲闭目养神,外头一阵兵械声响,旋即我便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纳入怀中,钢筋般的粗臂抵住我颈子,大掌紧紧捂住我口鼻,勒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拼命挣扎,只闻得那人在我耳边轻声威胁我不准出声,我死命地点头。

    蓦地脸上一松,我得了解脱,顿时大口呼吸起来。

    待顺畅些,我才注意到外面多了好些侍卫,他们悄无声息,手中兵刃却在黑暗中寒光闪烁。

    那人还紧紧扣着我,我吃痛不已,挣扎着要求他放开。

    回头,借着微弱星光,我见到了一张比萧楚忆更加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庞,坚毅的线条如刀刻斧凿,高挺的鼻梁处还真有一道长长地大疤,直延伸到右眼下面,不过没有损他出众相貌,反而平添一股男子阳刚味。

    他正紧盯着我,我赫然发现他眼瞳呈海蓝色,似乎哪本古书上记载突原王族中有一支即眼瞳海蓝,被视为异类。

    他目光如鹰隼般凌厉,不过看惯了北宸少垣变幻莫测的眼神,我已经有相当的免疫力,无所畏惧。

    我无声地指指外面又指指他,问是否正在搜他,他迟疑了下点点头。

    不知他是何来路,我正犹豫该不该帮他,外面的侍卫已搜了过来,我一眼就看到为首那人腰间悬挂的白色玉佩,是北宸少垣的人!

    刚恼恨又被他算计,报仇的机会就来了。

    而那人狠狠地剜我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我忙悄声示意那人躲到书架后面。

    他身子一掠,瞬间消失了影子。

    我只觉得眼一花,侍卫已推门进来,见是我,为首那人伸手止住后面之人,自己朝我走来。他走路摇晃,我讶异地发现他一个裤腿竟是空荡荡。

    “君侍郎,您一个人在这?”他环顾四周,对我十分有礼。

    我点点头。

    “我一直在这看书。”

    “您看书怎不点灯?”单足人犀利地又问。

    “刚看累了打个盹,没想到一睁眼天就黑了。”我无辜地摊摊手,“还突然多了你们,我还以为做梦呢!”

    “既如此在下便不打扰了!”

    单足人见四下无异,便率人离开。

    待他们走远,我轻唤一声,没有动静,走到书架后,竟然没人,不知他何时消失了。

    我奇怪地走出门,忽见那单足人又迅速折返,将我团团围住,我诧异地顿住脚步,只见单足人握紧手中利器,冷冷盯着我身后。

    我转身,忽然发现那帅气的刀疤脸又凭空出现,近在咫尺!

    单足人明显一顿,刀疤迅速将我挟持,双指抵住我喉间,疼得我咳嗽不止。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