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好人坏人难分辨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54 好人坏人难分辨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夕阳渐西斜,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荡悠悠地思绪随之起伏。

    毒圣张野的话犹在耳际。

    “中毒之人一切如常,但不到一年,便会因小小诱因而丧命,甚至一次伤风就可能引发痨病而亡,没有任何征兆,一般人很难查出真正死因,此毒最诡异之处在于只能通过阴阳交合过渡到另一人身上,但世间又有几人愿以命换命?故此毒名唤‘至情’!”

    “你说我身中‘至情’之毒?”

    “对!中过‘至情’的人腕间会出现桃花印记。师弟一直担心你的寒毒,但依我看,你因祸得福,如今你体内并无‘至情’余毒,连寒毒也清了不少!”

    我伸出右腕,一朵淡粉色的桃花隐约可见。

    阴阳交合。

    那晚北宸少垣对我施暴其实是救我?

    我想起贾玲珑误中我的暗器,无色无味却是剧毒,北宸少垣本想借刀杀人,只是没想到是我吧。

    可是既然救我,为何又装出强暴我的样子?

    他狠狠的让我记住我是君祈道的女儿,不就是为了羞辱君府,他处心积虑让我以为他对我施暴,只是为激怒君祈道吗?这于他又有何好处!

    北宸少垣。

    我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这个容颜绝世的男人,邪恶魅惑的男人,神秘难以揣测的男人,他到底想要什么!

    “少爷!”小葭匆匆而来打断了我的沉思,“老爷来了!”

    君祈道?

    我走下秋千,尹易正陪着君祈道缓缓走来。

    多日不见,君祈道竟有了几分老态,他愣愣地看了我半晌,轻声道:“瘦了。”

    我忽然觉得有种眼泪上涌的冲动,鼻子酸酸的,使劲咽了咽绽出微微一笑。

    将他迎进屋,我们一起喝了茶,陋室虽小,久违的亲情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温暖。

    君祈道跟我讲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我不是书静,却听得分外感动,联想起自己的童年,愈觉酸涩,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这应付那,有多久没有思念那个世界的我,那个世界的人和事!

    茶凉了又添,我和君祈道竟聊到了深夜。

    临走,君祈道又似想起什么,转身递给我一块玉佩。

    那玉造型独特,一条盘旋的骊龙昂首怒视,我一眼就认出是协王府特有的玉佩。

    “这是你们出事的时候,你攥在手里的。”

    我接过玉佩仔细端详了番,我已经多次见过这种玉佩,而且上面的徽记属于北宸少垣是断不会错的。

    君祈道的意思是北宸少垣是加害我的人?我狐疑地望了他一眼。

    “一块玉佩不能说明什么,但也不能说不说明什么。”他意味深长道,“你今后跟着协王,万事要自己小心。”

    是啊,一块玉佩不能说明什么,所以他不能证明是北宸少垣害我们,但玉佩也明确告诉他协王府与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而我想的却是,如果我的梦境是真的,那缁衣人是害我们之人,至于他是何身份尚不明了。

    这块玉佩没有让我觉得北宸少垣是背后主谋,反而让我坚信他才是那位“王公子”。

    王……公子,也可能是王爷。

    一瞬间,梦里清冷如天籁的声音,宣坛清冷独立的身影,衍庆宫清新如草木的味道,昨晚温柔澄澈的拥抱,一幕幕光影霎时重叠起来。

    北宸少垣,他才是一开始就救我的人!

    玉佩,也是他塞进我手中的。

    可是,他大费周章做这些到底意欲何为,他的所作所为似乎都在挑起与君祈道的矛盾,这于他有何好处?

    如果说他是因为君祈道是他政敌而故意为难,那应该做得不露痕迹才对,而且他既恨我,又为何费事救我?难道世间真有人自己为难自己,作茧自缚!

    如此想来,他对我态度也是如雾里看花,令我摸不着头脑。

    潇湘池一夜后,北宸少垣曾向君府提亲,我本以为他是刻意令君府难堪,但如今想来,既然他是为救我而不得已毁我清白,那之后的提亲是不是怕我声誉不保而负责呢?

    这么说来,北宸少垣似乎也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坏。

    毕竟,他愿意为我解“至情”之毒,就算他功力深厚能够化解剧毒,也必损耗颇大,而那时,我与他不过有一面之缘。

    送走君祈道,我有些累,躺在床上,我不由自主地想着北宸少垣这个谜一样的人物,渐渐入睡。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