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凤颜怒如履薄冰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57 凤颜怒如履薄冰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是日,顺宓竟诏我觐见。

    凤寰宫。

    “微臣内阁学士君书行叩见太皇太妃!”我恭敬地跪在地上。

    “君学士请起。”顺宓的声音从珠帘后传来。

    她凤体未愈,仍卧榻调养,不知这么着急诏我前来会有何事。

    良久,顺宓没有说话,我站在空寂的花厅心中忐忑不安。

    “君学士。”顺宓懒懒地开口,显得有些气力不足,“哀家蒙你相助才能躲过一劫,还没好好答谢你!”

    “下官不敢。”

    顺宓示意了一下,影儿捧上来一个雕刻华美的紫檀木盒。

    “这是曜桑国进贡的灵草玉斛,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之神效,如今哀家就赐予你!”

    “太皇太妃凤体康安最重要,下官不敢居功!”我惶恐推辞,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怎能轻易赐我?

    “太皇太妃赏赐,君学士就不要推辞了!”

    见我不敢接,影儿一把将木盒塞到我怀里。我只得谢恩,所谓拿人手短,更何况对方是身份显赫的太皇太妃,她送我这么贵重的礼自然不会是报恩而已。

    “君学士,哀家尚未恭贺你高升呢!”

    这就是正题吗?

    “君书行何德何能,一切都是皇上隆恩和协王提拔!”

    “协王赏识你是好事。”顺宓话锋一转,“但是在协王身边,尤其要注意身份,懂得分寸!”

    我一怔,她是什么意思?

    “哀家知道少垣品性是稍嫌顽劣,沾染了些许坊间陋习,但他系出嫡统,身份尊贵。”顺宓声音陡然一高,厉声道,“哀家绝不容许任何人玷辱皇亲,致使皇族蒙羞!”

    我玷辱皇亲,使皇族蒙羞?我猛一抬头,顺宓凌厉的凤眸透过珠帘盯住我,盛气凌人。

    “协王天性矜贵,自知分寸!”我没好气地回了句。

    “大胆!”顺宓一拍榻沿,动了真气。

    影儿赶忙替她抚背理气,待她顺下气息,顺宓才稍稍缓了语气。

    “哀家早说过,君学士一表人才,哀家看着也喜欢。”顺宓喝了口茶,又道,“少年人难免自制不足,哀家也不愿去管,只是有些事还望君学士自爱!”

    原来她也以为我很北宸少垣……断背!本小姐才没有这个兴趣!居然说我不懂自爱,真是气煞人也!

    “下官自认清清白白,不知何来‘不自爱’一说,书行斗胆请太皇太妃明示!”

    “你——”顺宓被我气到,猛咳了起来,“不要以为有君相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皇上不敢动你,哀家敢!”

    说着,她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手一挥,侍卫便进来擒住了我。

    侍卫们像是早准备好一般,我不禁起了疑心,难道是一早设下的鸿门宴?顺宓因为我和北宸少垣之间一点捕风捉影的传闻就如此动怒,这着实不像一位尊仪天下的太皇太妃,还是她只想借机除掉我?

    除去我,等于卸了君祈道一条手臂,更可以给他心灵上致命的打击!

    “太皇太妃息怒!”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书行并无过错,请太皇太妃明察!”

    察觉肩上的力道一紧,我疼得向下一沉。

    “下官刚任内阁学士一职,乃皇上隆恩御封,请太皇太妃三思!”

    顺宓冷哼一声,似乎并不买这个孙辈皇帝的帐。

    “太皇太妃要处置书行,按律该经过协王同意!”我狠下决心,宰相和皇帝都不能打动她,就只有搬出北宸少垣这尊大佛了,亲儿子的面子一定要给吧!

    “母妃!何事这般热闹?”

    熟悉的慵懒嗓音,我竟觉心头一安,北宸少垣来了,我一定有救了!

    “哟!这不是君学士!怎么本王一个转身,你就跑到这里来了?”

    我只觉肩头一松,沉重的擒拿力道瞬时卸去,我累得暗喘口气。

    偷偷抬头望了他一眼,他还是那般闲散优雅。

    北宸少垣径直走上前去,掀开珠帘,虽已是第二次见顺宓倾尽天下的容颜,我还是惊异了片刻。

    待他们寒暄过,顺宓心情好了不少。

    “母妃,君学士就由本王带回去了。”北宸少垣淡淡道。

    “宫中歪风渐长,哀家不能轻易了事!”顺宓望着他,眼神一样的坚持。

    “母妃是说君学士还是本王?”

    “少垣!”

    母子俩脾气也像,各不相让。

    “母妃,本王的事本王自有主张。”北宸少垣袍袖一甩,自顾走下陛阶,脚步一顿,他又若有所思道,“自古后妃不可干政,母妃休要违了祖训!”

    北宸少垣谈祖训倒是前所未闻,还记得他那句“本王的话就是规矩”十足的霸气,不过此刻,他表情严肃,眸子竟是从未有过的深邃清寒。

    “少垣!”顺宓又喊一声,“皇帝选秀在即,你也该纳妃求嗣了!”

    北宸少垣似乎一顿,但头也不回地走了。

    跟在北宸少垣身后,我又心思翻腾。

    或许今日,顺宓也本并不会动我,她礼在先,兵在后,恩威并施,能除掉我最好,不能也可以向君祈道示示威,顺便警告我,这么做最得利的无非是北宸少垣,她也是为儿子着想吧。只是没想到北辰少言会半路杀出,还不惜违逆她的意思强行将我带走。

    不过北宸少垣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顺宓想垂帘听政还是谋朝篡位?古来最忌母强子弱,所以武帝不惜将钩弋夫人殉葬,而如今,崇德帝遗诏竟将心机深沉的顺宓扶上太皇太妃的宝座,不啻是给北宸天衡的帝位埋下一颗定时炸弹,他这么做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帝王之道,果然深不可测。

    “书行,你这张脸还真是会替本王招惹是非!”

    我从沉思中抬起头,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深眸,一瞬恍惚。

    “方才太皇太妃似乎说要给王爷选妃?”

    “哼!”北宸少垣冷哼一声,蓦地欺近我耳边,温热的气息极富挑逗,“本王有你就够了!”

    “吓!”我忙跳开一步,刚差点因此而送命,可不能再玩了。

    “哈哈哈!”北宸少垣见我急于避嫌的模样不由得朗声大笑,心情好好。

    “参见协王殿下!”

    声音温柔和煦,若轻羽拂过水面。

    是谁?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