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云空阁未央奉茶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王妃61 云空阁未央奉茶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云空阁一如其名,洁静如云,雅致空明。

    未央向北宸天衡呈上一个五彩团龙如意金盘,里面一个白釉龙柄绿玉壶,配四个填金云纹小盖钟。

    她滤了一遍茶,才往小盖钟里倒了一盏,亲自捧与北宸天衡。

    北宸天衡轻轻闻了茶香,眉头舒展,浅尝一口,笑意浮现。

    “还是未央记得朕爱喝云雾!”

    “皇上可还尝出这茶与贡茶有何不同?”

    未央一提,我也疑惑,云雾只是寻常贡茶,又如何特别?

    “不像泉水,是荷上早露,井中深水以及……”北宸天衡又抿了一口,却皱皱眉问道,“似尚有一味,朕没品出来?”

    “皇上好刁的舌头!”未央又替他斟了一盏,“还有一味无根水,说来也简单,是旧年的雨水。”

    北宸天衡点点头,豁然道:“难怪有种清净无尘之气。”

    “只是寻常事物,在宫中实在难登大雅!”未央受了赞赏却不自满,谦谦相让。

    “是宫中人没有这份心罢了!”北宸天衡叹口气,“如此清净之水,确是难得的珍品!”

    “黄尚书,你在户部闻多了烟火气,也来尝尝这个茶!”他对黄尚书笑道,将一小盖钟递与他。

    黄尚书诚惶诚恐地接了,喝一口便大加赞叹,又对未央公主一顿感激。

    我们也喝了茶,一色的银座填白玉盖碗。

    那茶水碧翠透亮,香如幽兰,入口淡雅回味却醇厚鲜爽,是如何巧手才能泡出这样的茶来!

    “仙山灵雨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紫薇春。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我不禁吟诵起苏轼的一首小诗,此情此景最是动人心肠。

    “君学士好才学!”黄尚书立刻对我赞赏有加。

    我却只是礼节性地微微欠了欠身,黄尚书虽曾是我上司,但他的户部贪污行贿之风盛行,最是腐败不堪,若有机会,我是不会心慈手软。

    他见我反应淡然,便讪讪地笑笑,又恭维了几句未央“佳人焙佳茗”。

    “莫大哥,许久不见你诗作,不如借此机会让大家见识一下?”我见莫惜尘一直默默无语,不由得关切几分。

    只见莫惜尘放下茶碗,离席而立,朗声念道:

    “凤凰岭头春露香,青裙女儿指爪长。度涧穿云采茶去,日午归来不满筐。催贡文移下官府,那管山寒芽未吐。焙成粒粒比莲心,谁知侬比莲心苦。”

    言毕,云空阁静得能听见绣花针落地之声。

    我悄悄望向北宸天衡,他面沉如水,指节一上一下摆动着,看不出喜怒。

    而黄尚书则怔怔地仿佛尚未回过神来。

    “黄尚书!”

    北宸天衡忽然念他,吓得他一个激灵。

    “今年赋税收得可还顺利?”

    “一……一切如常!”见北宸天衡发问,黄尚书早面色有异,几乎要跪下身去。

    “那为何会出现催贡之说?”

    “臣……臣不知。”黄尚书本想搪塞,但见天子眉头微皱,忙又道,“贡品种类繁多,也许是臣一时失察!”

    “民乃社稷之本,岂可儿戏!”

    北宸天衡隐怒,拂袖离席。黄尚书忙亦步亦趋跟了出去。

    “好煞风景!”未央叹了口气。

    “如此未央便可拿出真东西来罢!”一直沉默的北宸少垣闲闲开口,“本王已经等得腻了!”

    我讶然,他面前的白玉杯里清茶依旧,一口未动。

    “少垣哥哥就会惦记我那点东西!”未央抿嘴嗔怪,却挥手示意侍女更换盏碟。

    侍女将茶具换下,又小心翼翼地送来几样造型独特的杯盏。

    “那套云纹杯收起来罢,不用了!”侍女临走,未央皱眉吩咐了一声。

    我细看手中新杯,我的是一个海棠花式琉璃斗,周饰金蔓草古藤纹,莫惜尘的是一个绿玉竹节耳杯,下款一行描金小字,似是名家收藏。

    最普通的却是北宸少垣手中茶碗,除颜色古朴些,与一般茶碗无异,我不禁心内疑惑,给北宸少垣的东西自不会平淡无奇,不知有何玄机。

    “还魂石。”北宸少垣说着,轻轻摇了摇手中空茶碗,竟发出一阵悦耳乐音。

    “是木鱼石!”我脑中搜索过一遍,不禁惊呼一声。

    木鱼石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空心石头,又叫“太一余粮”、“禹余粮”、“石中黄子”,俗称“还魂石”、“凤凰蛋”,象征着如意吉祥。用木鱼石杯泡茶,不但茶香四溢,更能经久不变质,我曾在实验室见人检测过一颗极小的木鱼石真品,据说里面有多种微量元素。

    三人齐齐看着我,我推推鼻梁,只好笑笑说从师父的古书上见到过。

    未央用一个鎏金飞鸿茶匙从雁纹银茶碾子里取出一点茶叶,汤壶、倒水、置茶、注水,倒、分、奉,行云流水,极尽优雅。

    我轻轻啜了一口,入口清淡,微香四溢,奇特的是,一股清凉之气流遍周身,令人心定神闲。

    “这又是什么特别之水?”莫惜尘微微一笑。

    我这才注意,未央盛水的玉颈瓶非常精致,看来果真不是寻常之水。

    “惜尘哥哥你也尝不出来?”未央眉宇间有一丝得色,又期待地对北宸少垣道,“少垣哥哥,你觉得呢?”

    北宸少垣微微抿了一小口,闭眼片刻。

    “小雪令节白梅蕊上雪、白露令节白荷叶上露、霜降令节白牡丹上霜。”

    “真不愧是少垣哥哥!”未央颔首道,“我派人走了许多地方才集齐这三样水,特地存了带来。”

    “若潘玠在,他对这些个更熟悉。”莫惜尘边饮茶边惋惜道。

    “潘玠哥哥也在南淮?”未央难掩惊喜,“我还以为他早从军去了!”

    两人一阵闲话。

    北宸少垣却夺去我的茶杯,着人替我斟了大红袍来。我默默喝着,温热熨胃。

    又闲聊一阵后,我们便各各散了。

    门口。

    “莫大哥,你所说的采茶女儿确有其事?”我悄悄问莫惜尘。

    莫惜尘点点头,神色愀然。

    “世人都道羲国民生富庶,南淮更是盛世繁华,但我前些日子跟老师走访多地,原来盛世之下,亦多隐忧!”

    ——————————————————————————————

    本章情节借鉴成分居多,见谅!

    诗词选入,略有改动。

    《采茶歌》

    [清]陈章

    凤凰岭头春露香,青裙女儿指爪长。

    度涧穿云采茶去,日午归来不满筐。

    催贡文移下官府,那管山寒芽未吐。

    焙成粒粒比莲心,谁知侬比莲心苦。

    《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

    [宋]苏轼

    仙山灵雨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

    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

    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王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王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王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