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用心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丑女小菁别有用心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翌日清晨,龙影灏并未回去影月宫与小菁一道用膳,而是直接从御书房去上了早朝。

    小菁头一次有了想法带礼物去拜访后宫的妃嫔,对于雪妃她是不想招惹,而静妃太过狡猾,总给人一种隔岸观火的感觉,也不与她气味相投。也只有高贵典雅,知书达理,气质非凡的渝妃是她心中最佳人选。

    小菁让鹿儿随意的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别着太后所赠的金钗,除此之外并无其它装饰,白色的抹胸左侧是一簇翠绿的竹叶,不知为何,小菁现在对竹子情有独钟,于是,龙影灏便找人给她刺下了这个图案,外衣淡青色的丝绸上并无花纹,腰间系一白色的腰带,这样的装扮显得有些单调,可也正适合小菁单纯、低调的性格。

    “娘娘,天凉了,这是皇上给您准备的。”鹿儿拿着一件白色的棉披风,见小菁看着披风有些迟疑,似是在犹豫,没等小菁回答,鹿儿便擅作主张将披风披在了小菁的肩上,并在前面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小菁望了望铜镜中的自己,对这个装扮表现的很是满意。

    “谢谢你,鹿儿。”小菁的话听的鹿儿开始不好意思,即使小菁是思想开放的,认为人人皆是平等的,本不该有贵贱之分,但在鹿儿的心中主子就是主子,奴婢再怎么始终还是奴婢,奴婢的天职就是为主子死而后已。

    “娘娘,你这是折杀鹿儿了,这些事儿都是鹿儿该做的,娘娘何谈谢呢?再说,娘娘您已经对鹿儿够好了。”鹿儿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长而密的睫毛上有点点星光。

    “鹿儿,若是有朝一日我离开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记住,你并非什么天生的奴婢,你也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要总是任别人欺负,知道了吗?”小菁一手扶在鹿儿的手臂上,交代着,她十分担心鹿儿,这个善良的小女孩,她不该在这个牢笼里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娘娘,您这是何意?你是要离开吗?您不要吓鹿儿啊。”鹿儿焦急的望着满腹心事的小菁。

    “没什么事。鹿儿你莫要担心,去将我准备的甜点带着,我们一起去拜访渝妃。”小菁立马转移了话题,现在万事都未具备,不可以让任何人得知她的意图。

    “是,娘娘。”

    渝妃宫中的婢女见小菁的到来,有些讶异,待反应过来马上跪着行了礼,毕竟人人尽知小菁是太后与皇上最宠的女子,更是未来的准皇后,自开朝以来怕是找不到第二个能够这般平步青云的普通女子了。

    可是,众所周知,小菁乃是那种自清之人,自入宫至今,并未与后宫妃嫔有任何的来往,今日,又为何亲自登门拜访?渝妃的贴身婢女红灵百思不得其解,莫非,其中有诈?

    “快起来吧,请问,渝妃娘娘在宫中吗?”小菁微笑着扶起了跪在地上行礼的红灵,很客气的问道。

    红灵更是不解了,看来这个娘娘并不像众人口中所讲那样目中无人,她独特的气质和语气中夹杂的那种修养,让人不得不与她亲近。

    “回娘娘,渝妃娘娘正在书房作画,请娘娘在大厅内且用茶稍后,待奴婢去通报一声。”红灵将小菁引进了大厅,命婢女准备的茶点,而自己则匆忙的跑向了书房。

    “不知妹妹今日到访有何要事?”渝妃掀开大厅的珠帘,微微向小菁施了施礼。

    “姐姐不必多礼,只是进宫好些时日了,还未曾拜访姐姐,小菁有些理亏,这些时日着实也闷得慌,今日特意来姐姐这边寻寻乐子。对了,这是妹妹特意为姐姐准备的。”小菁与渝妃只有几面之缘而已,也不曾一起高谈阔论过,但心中就是觉着她亲切。

    小菁特地留意了渝妃,她似乎对红色是情有独钟,好几次见她都是如此,今日也不例外。

    皇上似乎是有赏赐过宫中的妃嫔一般,渝妃与小菁一样,身着同样衣料的绸缎衣,那红,红的热情红的温暖,她雪白的双肩微微外露着,发髻似是精心梳理过,上面的流苏与衣服恰巧配成一套,衬得脸颊异常白皙。

    她的举止谈吐之间,无意不透露着贵族的气息,想必在家中定是受过专程的教导。小菁想到了起初波斯国的国宴,太后的懿旨就是为了渝妃而颁,她本来就是太后心中皇后的人选,之前,太后对渝妃也是疼爱有加,因此,小菁更是相信自己这个决定。

    “妹妹要是无趣,尽管来我这渝景宫即可,务须如此多礼。”渝妃笑着轻轻拉住小菁的手,两人一起坐了下来。

    在没来到渝景宫之前,小菁以为渝妃是那种不食烟火的人,从不屑与身边的凡夫俗子一般。今日才晓得,这脱离俗世的女子也是平易近人。

    “姐姐,你往日在这宫中不会无聊吗?”感到了渝妃的热情,小菁才放开了心与渝妃闲谈起来。

    “不会啊,习惯就好了,说实话,我早就想跟妹妹做朋友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日,妹妹来访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这不,红灵刚到书房来通报,我马上就出来了,还以为是红灵这丫头知道我的心事与我打趣呢。”渝妃往日里沉默寡言,想必是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在这宫中雪妃与静妃她定是不愿招惹的,小菁是这样想到。

    红灵在一边添着茶,不禁笑出了声,对小菁说道:“是啊,渝妃娘娘往日里作画的时候,可是容不得咱们任何人打扰呢,今日听到娘娘您来访,放下手中的笔马上就出来了。”

    小菁听得红灵这番话,感到渝妃也是那种随意之人,要不,红灵又岂敢在主子谈话时插话。

    渝妃笑了笑,对红灵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这般贫嘴,也开起主子的玩笑了。当心我罚了你这半月的俸禄。”

    红灵听的此,撅着嘴赶紧跪了下来低着头,说:“主子,您就饶了奴婢,况且,奴婢也是看到主子今儿个高兴才敢讲这些的。”

    她这一跪,着急的模样倒是逗乐了渝妃和小菁,就连身边的鹿儿也偷偷笑出声来。

    渝妃放下捂着嘴的手帕,道:“罢了,罢了,只是与你看玩笑而已,当真要罚你,我也得等到我这好妹妹走后再说,怎能让妹妹在这里看笑话。”

    小菁对红灵使了个眼色,红灵马上明白了过来,主子是在寻她开心,站起来跺着脚。宫内的主子,婢女,太监一同笑出了声,一直死气沉沉的渝景宫转眼便有了生气。

    “渝妃姐姐喜欢作画?”想到红灵刚刚的那番话,小菁的有了几番好奇。

    渝妃并非喜欢摆弄之人,只是淡淡的说:“只是闲来无事的消遣而已。”

    渝妃的态度虽是谦虚,可在小菁看来这个女子更多了几分韵味和神秘。“不知小菁可否有幸一睹姐姐大作?”小菁这话问出口,渝妃似是有几分犹豫,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几秒钟。

    “姐姐,怎样?”

    “怕是我那些画作难登大雅之堂,辱了妹妹的眼睛。”渝妃推搪着,可小菁有看到她的眼神有些恍惚,好像是怕别人知道什么,是在掩饰些东西。

    小菁心想,从一个人的画作之中定能看到他的性格,若是见到雪妃的画,那么对她的了解便会更深一层,于是,她不依不饶的说道:“好姐姐,你就让我长长见识,好不好?”

    渝妃思忖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拉着小菁道:“既然妹妹有此兴趣,那我就献丑了。”

    越过大厅,小菁一行人来到了渝景宫的书房,室内一看便知是精心布置过,跨进门就可看到一幅字,写着“贤德”二字,字迹浑厚有力,小菁走上前看了落款,是龙影灏所赠。

    渝妃迈着小碎步子,跟了上去,很满意的抚摸过那幅字,对小菁道:“这是皇上所赠。”

    小菁点了点头,这二字与渝妃着实相符,看来,龙影灏对渝妃早已了解。

    书桌后挂着一幅傲梅图,枝干挺拔有力却不失沧桑,粉色的花朵露着温柔却不失傲然。一看便知出于一有性格的人之手。

    还未等小菁问出口,一边的红灵便骄傲的说道:“这是我们家主子的得意之作。”

    渝妃努着嘴瞅了瞅红灵,示意她太多嘴,鹿儿拉拉红灵的衣袖,也取笑她。

    小菁起初已猜到七八分,这皇宫之中有此造诣的人,怕是没有一个吧。只是,总觉着这画作好像少了点什么,小菁摇摇头,说:“姐姐,我怎觉着此画有些不对?”

    渝妃也开始端详自己的画,还从未有人挑出此画的不足。

    “娘娘,鹿儿知道了,这画没有提款。”鹿儿高兴地说道。

    渝妃与小菁瞬间恍然大悟。

    渝妃收起了笑意,对小菁道:“只是,我并非擅长题诗之人,上次在国宴上领略过妹妹的才华,不如,今日就请妹妹赐墨吧。”

    小菁有些犹豫,自己本就不会做什么诗,上次也只是歪打正着,借助平日里所学的知识,如今,看来又要为难了。就只好推脱着说:“姐姐,你就不要让我献丑了,我怕闹了笑话,毁了姐姐的宝画。”

    渝妃并没有饶过小菁,直接命红灵备好了笔墨纸砚,并将画拿了下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小菁说:“妹妹,今日你可必须给姐姐这个面子,除非,你是不屑于给姐姐题词。”

    小菁自知推脱不过,就只好上前去,握笔思考。写什么好呢?想着往日里学过的诗句,鹿儿看着小菁的表情捏了一把冷汗,生怕主子写不出。

    突然嘴角一翘,小菁挥起笔写了起来。

    “好了。”

    渝妃上前去念道:“冰雪林中著此身,骚人搁笔费评章。莫道画师不粉饰,全因不受尘埃侵。”渝妃点了点头,转过身,惊讶的对小菁道:“妹妹的诗果真不同凡响,不仅道出了作诗人的心境,也写出了画工的想法,真乃千古绝唱。”

    小菁摆摆手,意思这表扬太夸张了,余光却在无意间看到了身旁的一幅未完的画纸上。她径直走了过去,见画中之人正是龙影灏。

    “妹妹见笑了。”渝妃慌张的忙上前去,收起画纸。

    莫非,她刚刚拒绝时担心小菁看到这画?

    回到影月宫,小菁脑海中不断出现渝妃的那副画,她居然会画龙影灏,可见,她对龙影灏的用情,用心,这样的女子,在他身边,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终有一日,龙影灏会忘了自己,也不会因为她而与哥哥反目。

    正想的出神,鹿儿小跑着进来道:“娘娘,皇上,皇上回宫了。”

    或许是对上次的事情还心存芥蒂,这些天,龙影灏一直没有在影月宫过夜,小菁忙迎了出去。

    龙影灏依旧是风度翩翩,只是眼中布满了血丝,想必是休息不足。

    “你怎么出来了,夜晚风大,还是快点进去,别着凉了。”龙影灏关切的对小菁说,随即解下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小菁身上。

    小菁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心中一暖,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些天都在忙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周围的一些小国在作乱。”龙影灏边走边讲,此次,他没有与往日一般搂着小菁,是因为说过,会尊重她。

    小菁不知怎的想到了龙影夜那天的话,莫不是,龙影夜?

    “我今天去渝景宫了,渝妃她,她画你画的很好呢。”小菁看着龙影灏,他在听到渝妃时,笑容僵住了,不解,为何小菁会去别的宫,这并不像她的作风。

    见龙影灏无语,小菁又接着说:“其实,你该去渝景宫,渝妃是个好女人,对你用情也很深。”

    龙影灏的心一下跌到了低谷,本想今夜回来与小菁言和,谁知,她竟在盘算着将自己推向别的女人身边。为何自己再怎么努力,就是打动不了她的心,她对龙影夜的用情是有多深?

    “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小菁停下了脚步。

    龙影灏就那样盯着小菁的眼睛,曾经以为小菁只是一张白纸,现在才发现她是如此难以捉摸。“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用?”这话,刺在小菁心头,他并不想龙影灏难受,只是,长痛不如短痛,今日的决绝总比往后的难分要来的好,再来,这样也可保住他的江山社稷不受外力的冲击。

    小菁哈哈一笑,装作不解的表情说道:“你在说什么啊?刚刚给你讲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你啊,现在应该我渝景宫看看渝妃,也不枉人家的一片心意,毕竟人家也是你的女人。”小菁还是以前那种天真的表情,只是心中掩藏了太多心事。

    龙影灏以为小菁这样做,是为了躲他,不让他接近自己。他此时不知是痛恨龙影夜的不择手段,还是痛恨小菁的欺骗,或者是在咒骂自己的傻。在小菁面前,他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而小菁也看到了龙影灏的怒气。

    龙影灏苦涩的一笑,还未进宫门便唤了福海摆架,在走时都并未正眼瞧小菁。

    福海与鹿儿相望一眼,为自己的主子感到无奈。

    小菁数着,这已是自己第二次看着龙影灏的身影远离却无力挽回。而此时此刻,她的心中有了想要搬离影月宫的想法。若是离开这里,也会清静一些,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和空间去暗中调查金钗之事,更不会与龙影灏有这么多的冲突。况且,现如今,太后并不在宫中,何时回来还是未知,她应该要好好把握剩下的时间去完成娘亲的遗命。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丑女小菁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丑女小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丑女小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丑女小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