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谁懂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最强法王第924章 谁懂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戚少商此时不说心中有些愤慨,但至少也感到有些好笑,就如同周围玩家们所说的那样,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跟你打,又凭什么要按照你的方案把我们之间的事用一场架来了结?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吧?”

    戚少商表面上仍旧很平和,他看着白玉京,只不过如今他的眼神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的热情了。

    “我希望你能投靠圣光荣耀公会。”

    白玉京的话音一落,现场变得一片寂静,短暂的平静之后立刻就掀起了巨大的风暴,无数玩家在这一刻愤怒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白玉京耍了,甚至是被圣光荣耀派来的走狗给戏耍了。

    “你是圣光荣耀公会的人?”

    戚少商看了看白玉京的头顶,那里并没有顶着公会的头衔,那是白玉京在离开太湖之前柳随风让他跟仇恕暂时取消掉的,尽管白玉京对这一个头衔表现的一点都无所谓的样子。

    “是的。”

    白玉京好似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涌动的人群以及那迫不及待想要对他动手的冲动,他好似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抱歉,我不能答应。”

    戚少商耸耸肩,尽管他并没有下令对白玉京这个敌人出手,既然他是圣光荣耀公会的人,那就只能是敌人了,但是在他的心中白玉京和圣光荣耀那群人还是有些许不同的,至于不同在哪里,他却说不上来。

    白玉京的眉头皱了皱,或许他并没有想过对方会拒绝,如果他的这种想法被其他人知道,哪怕是被袁紫霞知道,恐怕都会被人当做是白痴的。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你可以滚了,下次多带点人过来,今天兄弟们心情好,放你一马!”

    此时一旁的铁手再也按捺不住了,用挖苦的语气开始下起了逐客令,但是他的声音却被白玉京给自动屏蔽了,因为白玉京的目光仍旧还停留在戚少商的视野之上。

    戚少商此时的心中才开始慢慢的感到有些好奇,他之前觉得眼前的白玉京不像是他的敌人,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何不像,但这个时候他突然间好似有些明白了过来,那便是眼前的白玉京表现的有一种过分的真诚了。

    这种真诚是很多人口中的美德,但是那些人真正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修饰过后的真诚,而那种纯粹的真诚却被那些褒扬真诚的人所不喜,甚至是厌恶。

    戚少商突然有些欣赏的再度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白玉京,开口说道。

    “好,我跟你约这场架。”

    戚少商的话让现场再度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很多人都对此表现的极为震惊,他们不相信他们的会长,连云寨的大当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句话如果放在原着中,那是否就意味着戚少商对顾惜朝对傅宗书所代表的朝廷势力妥协了投降了呢?

    但是很快戚少商又说道。

    “这场架只代表我自己,与公会无关,与连云寨也没有关系。”

    他的话又像是在解释什么,不过这句话反倒是让在场众人听得更加的云里雾里,但是对面的白玉京却是点了点头说道。

    “我就是来对付你的,至于别的东西不是我的任务。”

    白玉京的话让戚少商点了点头,而这一刻他终于是完明白了过来,是的,之前白玉京所说他想要让对方投靠圣光荣耀公会,那个“他”所指代的对象仅仅只是眼前的这个人,而并非连云寨中除了他之外的一切人事物。

    “时间,地点呢?”戚少商问道。

    “十天后,就在这里。”说完,白玉京就离开了。

    白玉京走后,铁手和一大帮兄弟们都围拢了过来,他们都看着戚少商,看着他们这位九现神龙大当家,等待着他的解释。

    “放心,他是冲着我来的,跟兄弟们无关。”

    戚少商这样解释道,但这个解释显然不是兄弟们想要的,铁手当下就咬牙切齿的说道。

    “怕他做什么,让他们来,来多少我杀多少,老大你放心,只要连云楼公会还在,我们就跟圣光荣耀对抗到底。”

    铁手的话音一落,兄弟们纷纷响应,无一不表示出了要跟连云寨和连云楼共存亡的决心,但是他们的话却是让戚少商笑了笑说道。

    “我打不过他,你们我不敢说,但绝大多数人都打不过他,他是一个相当麻烦的对手。”

    戚少商的话让众人再度一愣,当他们想明白老大所说的“他”指的是白玉京的时候,所有人又都感到了一阵纳闷,白玉京再强那也是一个人,一个人能做什么?

    但是很快人群中不少玩家就不再像之前那么激愤了,因为他们此时倒是反驳不了戚少商对白玉京的这番评价,因为白玉京的确是一个很麻烦的人,这是一个能够让圣光荣耀公会低头的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在帮圣光荣耀做事。

    “老大,没那么恐怖吧,我听说他打生死战那天,2333也在场,说不定是2333出面的呢?”

    但是这个玩家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个结论,毕竟要说是圣光荣耀公会给了2333面子,那他们失去的面子又有谁能够给他们呢?

    “所以啊,让我一个人来对付他,总好过让他来找我们所有人的麻烦,崆峒山发生的事大家都应该知道了吧,要放在过去我也不相信一个人能够跟两大公会作对,但是今天我看到他就相信了。”

    戚少商回忆着看到白玉京后的每一个镜头,他承认白玉京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难以轻易的打发掉,因为戚少商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信仰”。

    是的,他是一个有精神的人,或者说的中二一点,他是一个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动力的人。

    戚少商的话让众人都沉默了,的确,他们很多人尽管并不会轻易的承认对手,但是对这个白玉京,他们也多少能够认同他的技术,他能够把圣光荣耀公会一个四人团队给杀的片甲不留,这绝对是一个麻烦的对手,纵使单纯从技术和实力的角度来看,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自己跟这样的对手为敌。

    戚少商看着大家沉默的样子顿时就笑了,随后说道。

    “放心吧,他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他说了目标是我,那他就不会跟兄弟们为敌,至于我,只要大家仍旧信得过我,我在连云寨一天,我就会跟一切想要染指我们的敌人作对!”

    戚少商的话让众人的心情舒畅了不少,当围观的玩家们一一散去,唯独留下了铁手的时候,铁手看着戚少商无不担忧的说道。

    “老大,你说白玉京这样的人怎么会加入到圣光荣耀公会呢,他们刚刚才打了那么轰动的一场架啊!”

    铁手的问题戚少商无法回答,很多问题的答案都没人能够回答得上,因为他们不是来寻找答案的,而是来玩游戏的,或许就像是那天柳随风面对天正的那句回答一样。

    “对与错是别人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只管做。”

    仇恕比白玉京慢了一步,而当他来到连云寨后,这里有关白玉京要跟连云楼公会会长约架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仇恕很快就找到了白玉京,因为他完不明白白玉京这到底是想要干嘛,甚至于在仇恕的心中,他觉得白玉京这样做很愚蠢,你这样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暴露给对方,就相当于是在谈判中把自己的底线和目的告诉竞争对手,把谈判的主动权交到了敌人的手中。

    是的,他们来连云寨的目的是来跟戚少商接触的,如果这件事能谈则以,如果不能谈那再打不迟。

    可是,白玉京一来就把什么都告诉了对方,那接下来他们还谈什么谈?

    当仇恕把这番话说给白玉京听的时候,白玉京表现的很淡然,随后反问了对方一句。

    “你有更好的法子吗?”

    仇恕一愣,刚想按照自己的计划和思路说出个一二三来的时候他却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想到的那些东西在天正和柳随风那里肯定早就已经想过甚至是做过了,但如今连云寨以及毁诺城还是这样一副局面,可以说战事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那你也不能这么莽撞,你好歹先跟我商量一下啊!”

    那天两人在擂台上的一次较量让他们彼此间的隔阂有了一个破冰的好兆头,但是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想法却又无形中为这个好兆头添加了很多阴霾,到了今天,仇恕已经完知晓了白玉京是一个怎样的人,但同样的随着了解越深入,仇恕就越发的知道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此时仇恕不知道的是,站在他身旁的慕容惜生却对此有着不同的感受。

    “现在人都在这里,你就说说你的想法吧,你总不能让大家都被蒙在鼓里吧!”

    这时袁紫霞也开口了,她的语调和仇恕是一模一样的,她比仇恕知道的早一些,但同样对于白玉京的做法一点都不理解,本来她还没打算说出这话的,但也恰好是仇恕的话触动了她。

    面对着这两人“一搭一唱”,白玉京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正要说话却听到一旁的慕容惜生突然开口道。

    “做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她的话顿时就让仇恕和袁紫霞的眼睛转向了她,而仇恕的目光中更是带着一缕疑惑和陌生,显然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说。

    但是慕容惜生说完后就闭上了嘴,她的眼睛直视略微的瞟了白玉京一眼,但很快就垂低了。

    仇恕眼见无法从慕容惜生这里得到解释,最终又将目光转回到了白玉京的脸上,说道。

    “凡事谋定而后动,尽管眼前这件事很麻烦,但我相信总能找到一个突破口的,况且……”

    仇恕的话还没说完,白玉京的脸上就升起了一股很不耐烦的神色,打断了他的话插嘴道。

    “那我们各做各的好了。”

    白玉京的话让仇恕再度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而此时袁紫霞终于是按捺不住了,也可以说她已经忍受白玉京忍了好多天了。

    “你要这样,那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一个人做吧!”

    说着她就迈开步伐朝着仇恕这边走去,她的步伐并不快,似乎只要白玉京服个软说句体贴的话她就能回心转意,但从始至终白玉京却一个字都没有说,任由她最终站到了仇恕那边。

    一对三,如果这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团队,那么结果已经很分明了,但遗憾的是,仇恕管不了白玉京,也可以说豪侠中除了小刀外没人能够约束得了白玉京。

    然而就在白玉京准备独自一人转身离去,继续按照他心中的想法去做事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我跟你去!”

    这句话顿时就让在场三人都愣住了,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说话的慕容惜生,此时慕容惜生盯着白玉京,她的心中为能够说出这句话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慕容?”

    袁紫霞很惊讶,她看了看慕容惜生,又看了看白玉京,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又好似什么也不明白一样。

    慕容惜生没有像袁紫霞那样朝着白玉京走过去,但是她望向白玉京的眼神中却满是求恳之意,似乎是想要让白玉京为她说一句话,只要一句话那慕容惜生就会心甘情愿的站在白玉京的身旁。

    但遗憾的是,白玉京说出口的却是另外一句话。

    “我还是自己去好了!”

    白玉京尽管并没有拒绝什么,但是他的话在慕容惜生的耳畔听来却犹如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了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当白玉京的身影最终远去之后,仇恕和袁紫霞这才看向了慕容惜生。

    “慕容,你同意他的做法?”

    仇恕此时的心中怀揣着几个疑问,这些疑问就像是螨虫一样的让他浑身上下痒得不行,如果得不到答案他一定会痒死的。

    慕容惜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仇恕的问题,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同样不知道该如何用一种江湖人的言语来回答仇恕这个现实人的问题,毕竟她也是一个现实人,从来没有学过一天的江湖话。

    “慕容,你喜欢白玉京?”

    此时袁紫霞发了条好友消息给慕容惜生,而后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不是。”

    “那你……”

    袁紫霞又问道,而这一次慕容惜生回复过来的内容让袁紫霞更是纳闷了。

    “你们不懂,我懂。”

    白玉京离开后,独自一人走在连云寨的野外,就如同他过去走在崆峒山的野外一样,他的步履很平静,就如同他的心一样的平静,走在野外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漫步在“江湖”之上,身为一个江湖人,奔波于江湖之上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中不会用太多的语句来描写江湖人是如何吃饭睡觉赶路的,但是真正充斥于一个江湖人一生之中大半岁月的却仍旧还是这些再俗气不过的事,白玉京每天都在进行着这种江湖人的行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快白玉京就被人盯上了,不用回头也不用去问也知道盯上他的究竟是谁。

    连云楼公会的玩家尽管听了会长戚少商的话,但是他们的行为却并不会受到太多的约束,加上豪侠中诸如连云楼这样的小公会不会有任何规章制度,所以玩家们要做什么凭自己做主。

    来找白玉京麻烦的这群人都听说过白玉京过去的一些事迹,但是那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对这群玩家而言,可信度并不是太高,况且就算真的信了那又如何呢,他们不会在意死亡,而豪侠对死亡也并没有任何惩罚,攻城战结束后玩家们还会在意装备的维修费用吗?

    白玉京并没有停止他的步伐,他不停的走着,甚至是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需要去想他此时应该做什么,或者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尽管那些武侠中的主角们的江湖生活都精彩缤纷至极,但那只不过是一种被浓缩的精华,而并非真实,而白玉京如今这种漫步的江湖之路才是真实。

    是的,这种真实就是如今白玉京心中唯一的心愿。

    杀奔而出的身影,一左一右足足有十多个人,他们手中的武器各异,装束各异,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白玉京。

    当这群玩家接二连三的从阴暗处跳出来的时候白玉京压根就没有在意,当他们开始奔跑准备进入到技能施法距离的时候白玉京仍旧没有注意,当他们试图从各个方向进行包抄并且准备抢先手的时候白玉京仍旧没有出手,但是就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刹那,白玉京却抢在了他们的前面。

    一剑一招,一招一式,一式之后又是一式,他的每一式都对应一个对手,他甚至无需去辨别对手究竟是在什么位置,从什么方位向他出手,但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没有落空,一轮攻击下来,白玉京原地不动,但在场已经有四个人成为了尸体。

    场大惊。

    每一个玩家都睁着骇然的双眼,他们不知道白玉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之前虽然眼中出现了对手眼花缭乱的攻击,但是他们同一时间朝着白玉京施加的攻击却更多,毕竟他们的人数本就够多,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但刚才同时发动攻击的又何止是四手,简直有十四只手。

    但是就算是这四十只手,真正出手成功并且命中白玉京的却只有三双手,而最终的结果是白玉京的身上飘出了3个400不到的伤害,但对面却倒下了四个人。

    这一刻,众人的心头畏惧了,白玉京在他们的眼中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游戏BUG一样,就好像是那些开了外挂用了修改器而破坏了游戏平衡的作弊角色一样,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来战胜这样的对手。

    虽然他没有无敌,那是因为白玉京的血量也降低了,同样他也没有一击必杀的能力,因为现场也有几个玩家的血量只降低了不到一半,但是面对这样一个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玉京,他们却连一点对抗的勇气都提升不起来了。

    “还打吗?”

    白玉京淡淡的问道,这三个字就如同那天他刚刚击杀了凌未风四人后在擂台上所说的那样。

    “你作弊!”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因为在这个玩家的心中,他觉得除了白玉京开挂外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是吗?”

    白玉京没有看向他,而是看向了前方,尽管他前后左右都是玩家,但他的目光也仍旧盯着前方,而不是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

    除了那个说他“作弊”的声音外,其他人都没有说话,毕竟如今白玉京的一招三式已经不再神奇了,网上到处都是有关一招三式的帖子,甚至于今天在场的这群玩家当中就未必没有学习一招三式的玩家,但是白玉京的一招三式明显要超出他们千百倍不止,甚至于今天白玉京的一招三式还能叫一招三式吗?

    很快,戚少商和铁手就赶到了,他们两到场之后,立刻就站在了兄弟们的前面,铁手正要动手,但立刻就被戚少商给拦了下来。

    “我们说好了的,你不能对我的兄弟们动手!”

    戚少商的语气虽然压抑,但隐藏的敌意和愤怒却掩饰不了。

    “我不会跟他们动手,但我还却要自保。”

    白玉京的话让戚少商一愣,但其实他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但他不这么问的话今天这场战斗就没办法收场了。

    此时戚少商回过头来看向他的兄弟们,很快就有两个人站了出来说道。

    “老大你别怪四眼他们,今天是我挑头的,我就是看他不爽才拉上兄弟们来跟他干架的!”

    这个玩家的话让戚少商点了点头,眼神中一点责怪他的意思都没有,这让那个玩家也流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尽管连云楼公会没有任何的规章制度,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说的好听点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如果大家都犯忌讳的事你去做了,那自然就不算是一家人了。

    戚少商得到了答复后回过头来看向白玉京,说道。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没约束好兄弟们,我向你道歉。”百镀一下“网游之最强法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最强法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最强法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最强法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