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桃花运?别扯了,工作更重要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婚不将就第四十七章 桃花运?别扯了,工作更重要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所以你尤其痛恨不诚实的人,对撒谎的人没有好脸色?”

    “是的。可是,方野梅,老实说吧,上次跟你辩论,我说服了你,内心却被你影响了。这几天,我又开始反思:我是不是有点偏激了?”方立程笑起来,他的牙齿雪白,整齐,真是好看。

    “可能有点吧,不过,也许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人也有两面性。”野梅想起程子建虚心向自己求教的情景,还是有些为他难过,真不知道他以后能不能继续好学些,努力些。

    “方野梅,其实吧,程子建试用期那个月,在背后说了我不少坏话,公司里的人也对我有意见,不过,他们不像你,敢当面直接指责,你那天一说,我便呆了,其实,我也在反省,那种态度是不是太偏激了点?可一看他那窝囊相就来气,你要有意见你当面提啊,背后叽里咕噜算什么?”

    “确实,这么做挺令人讨厌的,我们都不是圣人,是无法忍受背后被人指手划脚。大概他也是怕失去饭碗,想要保住这份工作吧。其实,你也可以当面告诉他你讨厌他这样子,也许他就会改正了。”

    “好吧,我再反省。”方立程笑起来。

    “哎呀,我说着玩的,你别当真。反省就不必啦,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我的意思是,有时候糊涂一下也未偿不可。”

    方野梅正纳闷方立程何以今天这么开心,正想开口调侃。方立程话题一转,便把刚刚会议上的喜讯给说了出来。

    “方野梅,知道我今天为么这么高兴吗?”

    “为么?是你又有了想重新创业的准备?”野梅笑。

    “想多了,不过,这个准备肯定要有,不是吗?今天嘛,我之所以那么高兴,是因为你提前转正了,也就是从下个月开始你就是合同工了。”

    “可这是我的事,你乐啥啊?”方野梅看到方立程居然有那么孩子一样天真的一面,扑哧一声笑起来。

    “哈,你签了合同,我就不那么累了嘛,可以安排你加班了啊。”

    “啊……?”

    “开玩笑的,前三个月,你如果忙,可以考虑不安排你加班。”

    “其实也没什么,我下星期双休日要自考,考完就有时间了。”

    “哇,你还自考?听说自考很难吔,我有一朋友考了八九年才把大专文凭拿出来。”

    “那他是不用功,我半年时间就八门合格了。”

    “八门?不是一次只能考四门吗?”

    “对,一次只考四门,但可以报八门,不是有补考吗?放四门补考。”

    “哇,你太厉害了,这时间也够紧的吧?”

    “还行吧。”

    “汗,我们上班时间聊天,被人发现要罚款的,赶紧沉默。”方立程笑着走开了。

    “嗯……”方野梅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马上沉默下来。

    ……这是他们上班时间聊的最多的一次,不一会儿,模具组长过来交给他们一张图纸,他们又得形如忙碌了。

    终于转正了!跳过了一个小小的台阶,接下来呢?

    不能停止,绝对不能停止,一停惰性就来了。

    “草盛豆苗稀”,虽然努力不一定能有所作为,但不努力就代表放弃机会。

    方立程曾经是老板和自己转正这两个消息如此振奋人心,不下决定努力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

    心情好,思路就特别清晰,吴雷斌给的几张图纸很快就被野梅算好,调好了。

    线切割工作,模具上了机器,开始正常切割之后就不会很忙。

    因此,野梅就趁这个空档上了趟洗手间。

    却听到洗手间里两个妇女正在聊天。

    “哎,我真是烦透了,每天下班都累死了,还得回家辅导孩子。我可没教过书,好几次被孩子取笑了。”

    “你家的是儿子吧?那是再烦也要好好培养。”

    “你的是女儿?女儿的话就不必太费心了,随她吧,反正以后是要嫁人的。”

    “话是这么说,好像嫁人了就不用愁挣钱,不会有压力,可你看看我们自己,文化低就比别人苦多了……”

    “我大的是女儿,我可不想管她,但她却还是比儿子成绩要好,也是天意。有时候啊,我是真这么想的,女孩嘛,你费那么劲去培养她,最后她却还是要嫁人,还是要为别人家作好,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哎,还是你有福气啊,一儿一女,我就惨了,两个女儿,老被公婆嫌弃。我老公还总是念叨着再生一个。”

    ……

    见野梅进来,她们俩就停止了聊天。

    “不过,如果咱家女儿能像野梅这样……说真的,我也高兴,两个女儿就两个女儿,可比儿子强。”生两女儿的那个看了一眼野梅,转身对另一个说。

    “你这么一说,我也这么认为了。但,女人还是得嫁人,嫁人后就由不得她了,家里活那么多,再生两个小孩,累死人!”

    “哎,我也想再生啊,要是能像我们邻居一样,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也是顶美的事。”

    野梅冲她们笑笑。

    “走吧,干活去吧,别吓着人家姑娘,野梅还没谈对象呢。”

    她们刚走,又两个女的进来。

    她们没有看到野梅,厕所是一格一格隔开的。

    “我跟你说,现在的女孩现实的很,结婚得要房子。”

    “那你们准备给你儿子买房子吗?”

    “当然啊,不过,女方也占不到便宜的,我们贷款买,付了首付,房产证上写我儿子的名字,这样,她想在房产证上加名也加不了,还得乖乖跟我儿子一起还贷。”

    “这招很灵,就是不能全款买。”

    “我们倒是因为钱不够,其实就算钱够也不能全款买。这样,他们结婚后有压力,房产证又是我儿子的名字,女孩子会拘束些,生下孩子就更不敢闹离婚,我也这是为他们好嘛。”

    “看来我得向你学习,我先前还想着让他们自己结婚了再去买房呢,这样看来,结婚买也蛮划算的。”

    ……

    野梅听着她们的话,心里直冒汗。

    妈呀,女孩们把爱情看得那么神圣,以为爱对方了就不能斤斤计较,谁知人家男方父母一开始就在算计你们啊,那跟飞蛾扑火有啥区别?

    她是更不敢去想爱情的事了,还是赶紧努力一把吧,自己有能力才是王道。

    偏偏下班的时候,陈树斌再次发来短信:今天过得开心吗?有点想你。短信内容虽然简洁,也没出现什么爱之类的词汇,可方野梅不能再装聋作哑下去了,难道这还看不出来他喜欢自己?方野梅这下知道麻烦了,也就是她必须表态,果断一点表态,是接受这份感情还是拒绝?

    太直接的表态伤人自尊,太委婉的言词又起不到效果,怎么办?

    用诗表达?陈树斌会品诗吗?为了拒绝陈树斌,方野梅居然搅动脑筋搜肠刮肚地想诗句,写诗不是为了表达爱慕之情的吗?自己怎么颠倒着使用了?古诗文绉绉的,不好写,要不随便点胡扯两句?

    “事事尚未顺心,无意谈情说爱”这样成吗?不好不好,谈情说爱几个字太露骨。

    “诸事且不顺,暂不虑私情。”这句呢?不好不好,人家没有说爱啊,怎么说私情了?

    “只想寂寞开,不觅赏花郎。”这句呢?不好不好,还是不好,什么赏花郎啊,土气!

    ……

    方野梅像是突然惊醒一样地跳了起来,这些诗句都太滑稽了,不行,这绝对不行。也不知怎么的,她想起村里人作弄她假装把张达写的剧本台词当成信递给她的事。用这方式来对待陈树斌,太损了!这怎么可以?这绝对不可以!那么,继续装糊涂?

    反正陈树斌年纪也不大,要不什么时候故意问一下:你什么时候结婚?把你女朋友带来见见小妹?

    好,就这么定了,宁可冷淡一点,宁可装糊涂,也不要用语言去伤害人。

    闭上眼睛吧,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

    打定主意,方野梅便放下手机决定不去回复短信。

    草草吃了点晚饭,就摊开书看起来。可今天看书的状态真不好,怎么老想逃离书本出去兜一圈?怎么老想去疯玩一下?可是,不行,现在一放松,以后就要用双倍的时间来补偿。

    方野梅大专选择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选择企业管理,四月份考两门大专的,两门本科的。本科其他科目都不难,难就难在英语和数学。

    捧着书,思想却不知飞到哪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翻动一页书,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怎么啦?今天为什么无法静下心来?

    过了多久呢?方野梅没看时间,就是觉得时间冗长,直到手机骤然响起,才把她从空白状态惊醒过来。

    是一条短信,陈树斌发来的。

    短信内容依然简单:“你还好吧?”

    你……还好吧?这句话代表了什么?代表他在牵挂自己啊?代表他一直在担心自己啊?是的,刚刚之所以内心不安,就是因为没有回复短信。不回短信是多少不礼貌的事!

    你闭上耳朵就看不到了?这典型的掩耳盗铃。

    野梅本来对爱情没那么期待,不再有幻想了,这下,却又让她犹豫起来。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婚不将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不将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不将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不将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