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银色威尼斯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阴影囚徒第一百一十章 银色威尼斯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在诺曼所在大陆西部,夜晚就是快乐与狂欢的代名词,今夜马赫诺拉依旧充斥着欢声笑语,人们在这里释放天性,街道上只有纸醉金迷。

    银色威尼斯是集餐饮、酒店和娱乐场所于一体的超大赌场,位于二层的赌场主体内欢快的萨克斯和大提琴嘣嘣奏响。

    姐妹花歌女穿着黑色蕾丝内衣站在赌场中央的表演台上,唱响勾人魂魄的《妖精妖精亮晶晶》。

    服务员快速穿过拥挤人群,手中同时端着八杯冒着浓郁白色泡沫的大麦鲜啤。

    虽然这些人场面混迹在这儿,他们却只是赌场配角,赌场真正的主角,此刻正坐在一张张赌桌前面,早已迷失在大起大落的地狱天堂。

    约翰才刚刚踏入这里,马上就有一名带着兔子耳朵和毛茸茸尾巴的兔女郎迎接,她的超短裙是粉白色,只要一阵微风就能看到更多令人浮想联翩的画面。

    “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到我们银色威尼斯赌场吧,要不要我陪您一起玩呀,我们这里这里有超多玩法,保证您不会后悔!”

    “呵呵,好呀,我正需要一个向导,麻烦你了。”

    约翰笑呵呵搂住兔女郎纤细腰肢,向赌场内走去。

    像兔女郎这种装扮,在马赫诺拉之外的地方绝对有伤风化,可在这座所有人都抛弃了虚伪面目的欲望城市,这就是常态。

    在这座人们被挂上明显标签的城市,为了钱出卖色相会被歌颂,为了钱和别人赌命会被赞美,为了钱放弃尊严会被标榜。

    这座听上去无比荒唐的城市,就这样日益繁荣昌盛,因此马赫诺拉在街头巷尾间还流传着另一个称呼,叫做真实之城。

    凡是敢于突破自己的人几乎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也失去了离开这座城市去其他地方生存的能力,或者用死亡宣告解脱。

    不过约翰并没有考虑那些事情。

    他只是享受着美女投怀送抱的感觉,百无禁忌。

    兑换砝码的地方被挤得水泄不通,身后巨大的赌盘轮轴悍然转动,骰子桌前欢呼和叫骂声同时响起,扑克牌桌上气氛紧张到每个人心脏都噗通噗通……

    一名赌红眼的客人掏出他高档西服里最后一枚金镑,还有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都、都给我换成砝码!”

    “没问题,先生,您下局一定能翻盘拿回所有典当品,幸运女神永远眷顾最执着的客人!”

    年轻服务员收下金银饰品,再次将最美好的祝福送予赌徒,然后根据评估员给出的数字拿出砝码。

    约翰笑眯眯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右侧传来软绵绵的触感和阵阵体香,还有娇嗔。

    “约翰先生,您也换点砝码试试吧!”

    “听说那边的赌盘特别有趣,昨天有客人在赌盘赢走十万金镑,真是太幸运了!”

    “呵呵,好,就按你说的来。”

    约翰很快换到一千枚金镑的码,他走过一桌桌赌局,却没有参与其中,只是站在旁边观察。

    “约翰先生,您不下场试试吗,亲自参与才更有趣的!”

    “呵呵,不用急,我再看看这些游戏究竟是怎么玩的,规则我还没搞懂呢。”

    兔女郎看到同行都已经带领傻乎乎的男人们在赌场里一掷千金,自己却还没赚到提成,自然心急如焚,连语气不自觉变化。

    约翰却只是用他那双粗糙手掌拍拍兔女郎的纤纤玉手,油嘴滑舌地安慰两句,只占便宜不吃亏。

    “约翰先生,我给您解释就好,而且这种游戏只要您亲自下场试试,就明白该怎么玩了!”

    “小妹妹,不要着急,我们慢慢来嘛。”

    “可是……”

    “呵呵,我还记得有个人跟我说过,凡事在做之前都要先动动脑子,这样我才能活的久一点。”

    “以前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现在我终于开窍了。”

    约翰笑着走过一张赌桌,踢了踢桌角,赌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这代表着赌桌里面是中空的,他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

    “什么?”

    “嘿嘿,没什么,小妹妹,你们这里除了这些桌面游戏,应该还有更刺激有趣的赌局吧?”

    “约翰先生,您是说……”

    “我是说地下拳场,人兽厮杀,或者左轮手枪赌命那种赌局,这层的游戏我实在玩不习惯,我喜欢不需要太多思考的赌博。”

    约翰没有理会兔女郎脸上的惊讶,他可以猜到她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原因不外乎是因为自己长得憨厚老实,根本不像会是喜欢那种游戏的人。

    不过外表这种最具有欺骗性的东西根本无法代表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尤其是已经学会了伪装,天生就不笨的胖子约翰。

    虽然他出身低微,也只是从政府和慈善家组织的星期日学校毕业,但他在各种新技术上都能快速掌握。

    也正是因为这样,约翰才有机会学会驾驶蒸汽机车,从爆炸矿区中逃脱。

    “我明白了,约翰先生,请您跟我来。”

    “我们银色威尼斯赌场为了满足各种不同客人,自然还有更多赌局可以投注,您的需求就是我们最高的服务宗旨。”

    兔女郎不再只会娇嗔和柔软攻势,带领约翰踏上通往地下负一层的楼梯。

    这条宽敞的楼梯里冷冷清清,老旧古朴昏黄的煤气灯隔十三节台阶才有一盏,分左右两边放置,脚步声在这里也清晰可闻。

    人影在两处光源中分成两道虚影,向下转过两个转角,空气渐渐湿润起来,也有模糊不清的呐喊声从青白色铁门后方传出。

    吱呀——

    兔女郎已经轻轻推开铁门,呐喊欢呼声瞬间在约翰眼前炸开,快速冲入耳膜。

    “打!打他下盘!把他扔到地上!”

    “给我站起来,你这个废物搏击手,老子可是把全部身家压在你身上,赶紧爬起来继续攻击!”

    “吁——”

    “好样的,就是这样继续!让他再也不能爬不起来!”

    “还有最后十五秒,撑住,给我撑住!”

    “快点给我把钱赢回来,你这只没用的猪孺……”

    铁门后方被上百盏煤气灯明亮,仿佛这里就是白昼,激情四射的地下搏击比赛正在进行当中。

    肌肉碰撞与鲜血飞溅是这里的主色调,人们从四方挤向用铁笼子罩住的擂台,疯狂将金镑撒向空中,砸在搏击手身上。

    不过两名正在厮杀的搏击手丝毫没有被场下热情似火的客人们干扰,他们身上布满血汗,出拳横扫,用尽一切办法让对方再也站不起来。

    一名搏击手的假牙和发梢在强烈冲击下飞至半空,他的脑袋砰砰两声砸在地上,其实他只是被一拳打在地上,脑袋却又在金属板上弹起落下。

    “狗屎!竟然又输了!”

    “我知道你在装死,其实被打两下根本一点都不痛,快点起来你这个垃圾废物!”

    “10、9、8……”

    裁判员在认真数秒,购买这名搏击手赢的客人们激动地站在擂台下敲击铁笼,用最无耻的谩骂希望能激他爬起来再战。

    可是搏击手努力挣扎了很久,还是将眩晕不止的脑袋贴回地面,他彻底失败了,也将马上被这座地下搏击场淘汰。

    “……3、2、1!”

    “恭喜此次铁笼搏击胜利者???,他将获得奖金池里两千金镑奖金,购买???胜利的朋友们可以……”

    主持人也现在铁笼中央,大声宣布比赛结果和后续,有的人脸上激动万分,有的愤愤扔下手中的票子,还不忘踩上一脚。

    站在搏击场入口处,约翰看到这种场面和赔率规则,以及入场费用等观战者须知,他绷起下巴认真阅读。

    等他将两块木板上的字全部读完,露出最灿烂的笑容,下一场铁笼自由搏击战已经开始,等待人们在半场结束前完成下注!

    泱泱人群中,一个丧气的身影闪过,似乎正在苦恼。

    约翰搂着兔女郎,恍然看到这道人影,眼睛不自觉睁大,那人……

    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阴影囚徒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阴影囚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阴影囚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阴影囚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