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奸臣末路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宋超级恶霸第190章 奸臣末路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王黼这个曾经连升八级,创造大宋官场神话的牛人,没有想到所谓的荣华富贵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更加没有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太聪明,最终却败在一个黄口小子手中。

    潘旭一点都不着急,他慢慢地品茶,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王黼,亲眼目睹这个权臣落幕,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回忆的事情。

    沉默了许久的王黼不服气地说道:“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是童贯打了败仗,赎回六座城池之后,他立功了,被加封为真三公,为什么筹集银两的我确要背黑锅辞职,这恐怕是你和刘正龙联手做的好事吧。”

    “都说王相公绝顶聪明,聪明绝顶,可今天怎么说出来这么弱智的话呢?”潘旭放下了茶杯,他冷冷地说道:“不要以为连升八级多么了不起,蔡太师四起四落,四度为相那才是无敌的存在。你在奏请给皇太子降级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不管你王黼自以为多了不起,你都斗不过老太师,既然斗不过,那就自认倒霉吧。不管,你说什么,官家都不会见你的。你若是聪明的,那就乖乖的写下辞呈,让老朽带进宫中。要是愚蠢呢,那你就会明白,辞去相公职位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要是不辞职,难道你还能派人杀了我不成?”

    “我不杀人,不过,想杀你的人却多的犹如过江之鲫,数都数不过来。人都有身后事,你难道没有考虑过家人么?”

    “刑不上大夫,我朝从来没有斩杀文官的先例,我要是不辞职,你又能奈我何。”这个时候,王黼是什么都不怕了,他冷冷地说道:“不就是我把官家引到矶楼,刘正龙要借李师师的问题要和我为敌么?官家是现在不见我,可最多两三个月,我依旧可以在政事堂呼风唤雨,可是刘正龙是保不住李师师的,你也休想恐吓我。”

    潘旭还真的不知道李师师这件事情,不过自己家中的这个女婿贪财好色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不想和王黼啰嗦那么多了,于是就冷冷地说道:“愚蠢的家伙,赵允奇,王道在,李明山今晚上都会被抓捕,你确定他们会独自承担下来罪名,而不攀咬么?”

    “你,你什么意思?”

    “三木之下,硬汉子能有几个?”潘旭站起来后冷冷地说道:“你不写,老朽也不勉强,恐怕天亮之后,你想写都没有机会了,我不知道你的府邸有多少人,只是知道皇城司那群混蛋下手向来都是手起刀落,不留活口。”

    “你是说,我意图谋反?”

    “错了,不是我说,而是楚王已经畏罪自杀,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黼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这个家伙瘫软到地上,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写,我写,还望潘大人周全一二。”

    “我就知道王相公是聪明人。”

    拿到手之后,潘旭就回去了,对于他来说,王黼已经是走向了末路,是生是死和自己都没有关系了。

    失魂落魄的王黼想去梁师成府上求助,可惜梁府和王府中间那道小门已经被封死了,看样子这个曾经被王黼视为父亲一样人物的梁师成,关键时刻是选择了自保。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王黼开始安排后事,希望离职之后,可以和孩子一起回归故里安度晚年。

    宣和五年九月初十早上,官家接见了潘旭,刘正龙这对翁婿,听取完奏报之后,他说道:“两位卿家劳苦功高,朕心欣慰。刘正龙准备南下平定方腊吧,在走之前,把家眷搬到楚王府,这次就不要带家眷出征了。云霄郡姬一个陪同就好了,其他都留下来吧。另外限令王黼今天必须离京,就把王府赏赐给潘爱卿吧,对了,刘卿家,朕让你推荐驻守禹王台的都统制,你现在可有人选。”

    家属被软禁了,确要把一个有着血海深仇的云霄郡姬赵玉柔留在身边,刘正龙想想就头大,可是他知道官家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不允许讨价还价。

    沉思片刻之后,刘正龙说道:“西线禁军统制徐宁可以胜任。”

    “很好,你就给枢密院写个荐信吧。”

    刘正龙本来是想在潘家五虎之中挑选一个出来,可是他觉得那样太过明现,官家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毕竟是危险因素,因此就把徐宁抬了出来在,这样以来,整个西线的十万禁军等于全部都是自己的亲信在统帅,也就从禁军变成了龙骧军,只不过没有换名字而已。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王黼提出辞呈的消息传开之后,文官开始群起而攻之,把这个奸臣的黑历史都扒了出来,这还不说,小报上开始各种谣言满天飞。

    辞相位对于王黼来说道倒也没有什么,可是限令当天离京,这有点赶尽杀绝的意思,更要命的是,人走茶凉,连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注定不能东山再起的王黼辞去了大部人的奴仆,最终带着全家老少出城。

    西城外三十里处有个落凤坡,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时候,王黼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想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前面几十个黑衣人拿着明晃晃的尖刀,显然是要王黼的性命,绝对不是一般流寇抢劫钱财那么简单,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老朽赶尽杀绝。”尽管大难临头,可是做了多年相公的王黼依旧有着强大的气场,并不畏惧那些黑衣人。

    “是什么人,重要么?”

    “你们是刘正龙的手下,是来报复我们的?”王黼觉得是刘正龙这个卑鄙小人伺机报复自己,心中极其窝火,大宋朝没有杀文官的惯例,可这个小混蛋不按常理出牌。

    “错,我们是皇城司的。”零头的廖三摘下了面巾,他冷冷地说道:“王大人,您是想怎么上路呢?文雅点,喝酒,不文雅的话,那就人头搬家好了。”

    “你,你们是皇城司的?”

    在听到对方是皇城司的之后,王黼就明白了,是官家要杀自己,可是他不甘心,可是甘心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最终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还是选择了毒酒。

    等把王黼等人掩埋之后,廖三冷冷地说道:“老子是皇城司的人,也是刘大人的人,只是王黼,你这个奸贼不会知道的。”

    奸臣,自古没有好下场,王黼当然也不会例外。

    听完汇报之后,刘正龙觉得有点好笑,他笑着说道:“都说朝廷有六贼,朱勔,王黼都是死在老子的手上,地方有四寇,方腊已经死了,看来宋江,王庆,田虎也该掉脑袋了。”

    梁红雨一边给刘正龙捶背,一边笑着说道:“您干脆,把六贼,四寇全砍脑袋得了。”

    刘正龙把梁红雨搂在怀里,笑着说道:“你再给我生个儿子,那我就把那些人的脑袋都拧下来。”

    “哎呀,大白天,怎么光想着那件事情,等晚上人家服侍您。”梁红雨还是有点抹不开,不过还是缓慢地宽衣解带,不过就在刘正龙要伸手的时候,她娇滴滴地说道:“奴家的父亲,哥哥,你准备怎么办?”

    “这次追剿方腊,王庆,注定离不开水军。有他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只不过,在大势混沌之际,不适宜升的过高,关键是我还要从东洋运银子回来,毕竟今后用银子的地方多了,还是用自己的老丈人,小舅子放心。”

    “那就是不给他们升官了?”

    “生了儿子,我就给他们升大官。”刘正龙抱着梁红雨朝里屋走,任由美女粉拳打来。

    水军,不错,平定方腊,王庆离不开水军,这个道理,混江龙李俊知道,梁烈和梁鸿父子也知道,三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一直以来,李俊压根就瞧不起梁鸿,不过他对于梁烈还是保持必要的尊重,毕竟这是主公的老丈人,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李俊一遍给梁烈斟酒,一边笑呵呵地说道:“梁老英雄,您看刘大人已经准备南下,我们水军是不是应该给大人准备一份厚礼呢?”

    “厚礼,您的意思是?”梁鸿反应始终都不快,他正准备朝下说的时候,看到父亲一直在使眼色,也就没有再说话。

    梁烈笑着说道:“李大人,你是不是想说咱们打一场胜仗,来迎接刘大人的到来呢?”

    “正有此意。”

    李俊说道:“西夏之战,虽然水军也参与了,可毕竟是人家骑兵,步兵大显神威,最终还俘获了西夏皇帝李乾顺,晋王李察哥。肉都让人家吃了,咱们只是喝汤,这次咱们应该让那些家伙见识一下水军的厉害。”

    这个时候,梁鸿才反应过来,他拍着大腿说道:“对呀,江南水乡,水道纵横,星罗棋布,骑兵是排不上用场的,关键时刻还得靠水军。这次,我们一定要打出水军的威风。”

    “那就打江陵吧,不过不能提前打,必须等到刘大人到江南之后,我们可以提前查看江陵的情况,来确定怎么打比较合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最近经最难念的要属方百花了,父亲去世不说,一直在朝廷大军的包围之中,这还好说,最要命的是王庆,宋江这两只豺狼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撕咬过来。

    “刘正龙,你这个混蛋,要人家的时候,说那么多甜言蜜语,都不知道人家多疼,就知道自己舒服快活。可是一转眼却要前来清剿,你这个白眼狼。”方百花一边嘟囔抱怨刘正龙,一边在回想当初的美妙时刻,心中的爱和恨交织到一起。

    恨和爱,这不是外人能够说得清楚的,当然了方百花自己也说不清楚,听到门外有动静,她就问道:“谁在外面。”

    “姐,是我。”

    门一开,一个穿着绿色素衣的美女走了进来,她一进屋就说道:“姐,你怎么哭了?”

    “胡说,我哪里哭了,金枝,你来有什么事情。”方百花一边抹眼角的泪花,一边说道:“你不和柯引快活,大晚上来我这里作什么。”

    雨打梨花点点滴,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那弹指欲破的俏脸滑落,一滴滴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要是这个时候刘正龙来了,估计会心痛的难受。

    进屋的正是方百花的堂妹方金枝,她在方腊的主持下,嫁给了智谋过人的柯引,现在可以说小两口夫妻恩爱,如胶似漆。在半夜过来,这的确让方百花感到惊讶。

    方金枝见堂姐问话,于是就笑着说道:“这不是柯引让我来的么。”

    “柯引让你来所谓何事?”方百花一直都觉得柯引来路不正,可就是说不上来哪不对劲,不过骨子里面的确不喜欢这个家伙。

    “姐,现在朝廷大军压境,我们能守住么?”

    “当然能了,当初童贯率领大军气势汹汹而来,最终我们还不是过得好好的。”方百花说这话的时候,心中明显底气不足。她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哎,现在是内忧外患,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方金枝等的就是这句话,她笑着说道:“柯引有办法。”

    “柯引有办法?”方百花是不想向刘正龙屈服,她知道只要自己去见那个白眼狼,就一定会有出路。

    “当然了,他可是饱读诗书,胸有乾坤,一定有办法的。”

    “好吧,你叫他过来。”

    虽然方百花不喜欢见柯引,不过还是让柯引进来了。

    柯引就是柴进的化名,他在知道刘正龙出征的时候,就知道是时候和方百花摊牌了,所以才鼓动老婆方金枝去见方百花。

    “见过公主。”

    “不必多礼,说说吧,现在朝廷大军压境,我们应该怎么办。”

    柯引不紧不慢地说道:“刘大人出征,摆明了要平定江南叛乱,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我军不能与之抗衡,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出海,下南洋,或者去东洋,悬浮海外,山高皇帝远,朝廷拿我们也没辙。”

    “这就是你的主意?”方百花的脸色沉了下来,她冷冷地说道:“你要是只有这个主意,那就请回吧,去出海,那还谈什么未来前途。”

    柯引似乎早就猜出来了方百花会拒绝,他笑着说道:“我真名不叫柯引,我乃前朝皇家贵胄,真名叫柴进,我妹妹和刘大人的关系,和您也算是一样,这样说,我们也算一家人。既然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刘大人的大军来了,您觉得和刘大人对抗,就有未来前途么?”

    “你,你是柴进,不是柯引。”这下子震惊的不是方百花,而是方金枝,这个美女没有想到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是个骗子。

    方百花倒是冷静了,她冷冷地说道:“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你终于说了实话,原来你真的是刘正龙的走狗。”

    “不能这么说吧,毕竟您也是刘大人的女人。”柴进一点都不生气,他把方金枝搂在怀里,轻声地说道:“不管我叫柯引,还是叫柴进,我都是金枝你的官人,这辈子,我们都举案齐眉。”

    “好一个举案齐眉,你把自己说的冠冕堂皇。那个负心人呢?这么久了连封信都不来,还逼死了我父亲,率军来剿灭我们,这样的男人值得你卖命么?”

    柴进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乃前朝皇家贵胄,又怎么会当走狗呢?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万一有一天,刘大人君临天下呢?至于逼死圣公的不是刘大人,而是童贯,这点你是清楚的。至于率军来平叛,那是朝廷的决定,刘大人要么奉命,要么被连根拔起。你是想让刘大人去抗旨被处死么?”

    “不,我希望他好好活着,尽管是个负心人。”

    方百花内心深处还是忘不了那个万般柔情的男人,只是心中很矛盾,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刘大人给您的信。”柴进从怀里把刘正龙给方百花的信拿了出来,递给对方之后,他就拉着方金枝朝外走。

    “你干什么,怎么这么着急回家?”方金枝没有想到柴进非得拉着自己朝外走,可是柴进却坏坏地说道:“你不是想要个孩子么,我们现在就去运动去。”

    “要死了,大流氓。”方金枝羞得满脸通红,不过还是乖乖的和丈夫柴进回去了。

    心中激动万分的方百花缓慢地打开信件,每一个字都看得她心中小鹿乱撞,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

    他没有忘了自己,他心中还是有自己的。方百花终于知道刘正龙究竟是什么样的枭雄,可是为了这个男人,自己好舍弃那么多值得么?

    这条路说不定能走得通,只不过有点阴损了。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方百花还是懂的,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王庆,宋江,你们两个就自安天命吧,这次别怪我方百花心狠手辣,你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应该把脑袋拿出来祭奠江南死去的百姓了。”

    成大事,必须心狠手辣,最起码方百花知道刘正龙这一次是下定决心来一次大清洗,也只有这些人的脑袋才能够帮助自己的男人登上巅峰,自己这一次做贤内助就好。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宋超级恶霸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宋超级恶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宋超级恶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宋超级恶霸》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