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荆棘花与时舒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夏目的喵口先生第十六章 荆棘花与时舒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等待……也许并不容易;伤害……却轻而易举。

    “时舒,明天大扫除,记得带上手套。” 沈佑带着标配阳光笑容走过来和时舒打招呼。

    “啊,知道了班长。”时舒想要朋友,那种被关注的感觉,但绝对不是这种。

    周围的女生都被沈佑的温柔笑容迷惑,向这边投来各种带着深意的目光,这该死的极草魅力。

    时舒用手背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赶紧收拾好,和沈佑打了个招呼,在他那惊讶的目光中开溜。

    “时舒,等等我。”

    是南逾。

    “啊,你也没有走啊。”时舒停下脚步,站在路边等她跑过来。

    “嗯嗯,在和他们说明天清扫的事宜。”快步跑过来的南逾粗粗的喘了口气。

    “那个,小舒你明天负责哪里啊。”

    “学校后墙那边的清理。”

    “刚好,我们也分到那里,一起吧。”

    “好啊…”

    周五的早晨总是让人充满期待,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也是需要早起上课的日子。

    学校今天统一没有上课,将所有可以劳动的同学安排好,将学校里面一些平时没有打扫到的地方好好清理一次。

    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到学校后墙。

    时舒好像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眼前的精致和前门的纯教育建筑完全不一样。

    一排排桂花树在哪里生长着,一些早开的花此时已经散发着它浓郁而又独特的芳香;在它的最外围是高大的广玉兰 ,这个季节已经在落叶了,花坛中还开满了不知名的花朵, 就像一个秘密花园一样。

    然而,这里看起来平时应该人迹罕至,地上一些砖块里也长着枯黄的杂草。

    明明这里这么漂亮,为什么会看起来没有人来的样子?

    正在感叹着的时舒收回思绪,该和其他人一起打扫了。

    说好一起打扫的南逾今天却没能来,时舒一个人蹲在地上拔起那些不应该长在路中间的杂草。

    怎么就拔不起来?时舒苦恼的将手套戴紧一点。

    一只手伸了过来。

    “你?”时舒看见这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下跌坐在地上。

    “呵呵,我不能来吗?连跟草都拔不起来。”依旧是那样毒舌。

    “馒头!”

    “诶诶诶?干什么,在这里可不准这样叫我。”

    “还有,你干嘛要变成南逾的样子?看起来奇奇怪怪的啊。”时舒拉住秋奂的袖子站了起来。

    “这可是那个小鬼拜托我来的,不过,你这小子还挺有眼力见的,居然一眼看出来我不是南逾那小鬼。”秋奂潇洒的甩了甩一头长发。

    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味是怎么回事!

    干活的秋奂利索的将一头长发盘了起来,戴上手套就开干。

    时舒不时的悄悄看那人一眼,只见她就连用袖子擦汗都风情万种的感觉,连撇她的眼神都像极了慵懒猫咪的样子。

    “话说,你是公的妖怪吧。”时舒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鬼使神差的她居然问出这么令人羞耻的话题。

    “呐,我说过的吧,妖怪是没有性别的,偶尔你也可以学一学女人的样子,虽然南逾她比起本大人差远了,但相比你这毫无女人味,她也算不错了。”秋奂毫不留情的将时舒的缺陷说了出来,还看了一眼某个地方。

    “唉?你…你这不知道害羞的妖怪!”时舒满脸通红的背过去拔草。

    “也不是完全没有吧,真是的。”时舒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写什么,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

    脸上的热度终于下来了。

    “好了,在想什么呢,这边弄完了,去那边吧,偷懒被发现,我可不帮忙。”

    “啊?哦哦。”

    时舒老实的跟着秋奂走到墙角那边,那是一丛丛的荆棘,在秋天光秃秃的,只剩下丛生的木刺,听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员进来,保护学生安全没有将这些突兀的植物去掉。

    “啊~总算将任务完成了。”时舒脱下手套,拿出卫生纸搽了搽汉,顺手将剩下的递给时舒。

    “哼,还是懂点事的丫头,不过,那比较粘你的自恋小鬼怎么没和你一起?”

    “自恋小鬼?沈佑?他是班长,哪有空过来,还有…”自恋的话,她觉得馒头更甚一筹。

    只敢悄悄的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后半句根本不敢将出来,要是这馒头家伙在这里使用妖力的话,她俩一定会被切片的吧。

    “还有什么?”秋奂明显不想放过时舒,都过来帮她干活了,这种不知道感恩的小鬼!打一顿吧。(好像打不过?)

    “咳咳,没什么的,口误,口误。”时舒才不可能招。

    “好了,今天辛苦大家了,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休息啊。”

    走在回家的路上,沈佑追了过来。

    “我想,你们应该感受到了吧,那妖怪。”他很直白的开口,目的明确。

    “嗯,可这又关你什么事?”秋奂每次对上他就不会客气。

    “好了,今天周五,同学们都放假回家了,明天到时候我们会来查探的。”时舒没有隐瞒,将她和秋奂的计划说了出来。

    “我明天也来,一定要等我。”沈佑说的很激动,还时不时的看两眼南逾(秋奂)。

    “噗嗤,小鬼,把你那恶心的眼神收一收。”秋奂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你?干嘛变成别人的样子。反正,反正明天我也会来就是。”沈佑狼狈的逃跑。

    “啧啧…”

    “嗯?”

    小孩子,不需要懂那么多!

    沿着一条陌生的小道,三个人和一只妖怪偷偷摸摸的来到学校的后墙。

    具体情况就是时舒和秋奂被堵在了床上,她俩怀疑那两个商量好,在时舒家门前等了一晚上,然后在潇云阿姨差异和热情的招待中,蹭了一顿早饭。

    “出去一起玩的开心哟。”

    临出门,还被潇云阿姨好心的送出来叮嘱。

    周末的校园十分安静,这人迹罕至的后门更是只有落叶和鸟叫声,哦不,连鸟叫声都没有听见。

    这要是没有妖怪才奇怪。

    咯吱咯吱…

    脚踩在没有被打扫的落叶上,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呼~你们是在找我吗。”

    “啊!”

    “啊!”

    “啊!”

    三道叫声同时响起,在场除了秋奂全都被吓了一跳。

    “还真是不够稳重呢。”

    那道声音居然还嘲笑她们。

    “好了,别玩了,当妖怪的直接一点不好吗。”秋奂此时就显得淡定多了,毕竟是个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妖怪。(作者可以聊一聊。)

    “呵,不就在你们面前么。”

    那只妖怪好像没有恶意,直接显现在他们的面前。

    褐色的长发铺满他的全身,一双墨绿色的眼睛藏在头发里,散发出漆黑的光芒。那妖怪是坐在地上的,站起来的它十分的高大,比一米八的沈佑还高出不少。

    “人类、妖怪,还有你,时延。”

    “这次也是来管教我的吗?”

    不知道为何,在妖怪说出这话后,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从它的身体中散发开来。

    “管教?这家伙不过是个不稳重的丫头罢了,她可不是时延那家伙,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她爷爷可比她强上一点。”毒舌秋奂上线。

    “你!”

    果然,挨了一巴掌的秋奂老实多了,就是把对面的妖怪惊呆了,旁边的两人倒是一副习惯的模样。

    “既然你不是时延,那么你又想做什么呢。”说出这话的妖怪,平静如死水,刚开始眼睛里的光,仿佛是错觉。

    “那个,我们是来除妖的。”南逾见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站出来说上一句,反正不能让妖怪带偏了。

    “哦?这次是来杀我的啊。”继续平静语调。

    ………

    “好了,妖怪是吧,我们也不一定会杀你,就是需要调查清楚,你在这的目的。”沈佑见南逾傻愣愣的站在哪里,赶紧插话道。

    “目的?我只是长在这里的妖怪,看到了吗,那就是我的本体。”妖怪直白的将本体指给几人看,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要不我们打一架吧。 ”明明好脾气的几人,莫名觉得这样很难受。

    “哈哈哈,你们这群小鬼可打不过他。”时舒虽然妖力足够强,但她自己根本不会使用。

    “好了,妖怪,没有其他的原因,就交代一下你认识时延的事吧。”没有被带偏的只有秋奂一只。

    “他拿走了我唯一珍爱的东西,就这样。”曾经的疯狂与绝望,到现在只剩下平淡。

    “那个,我将它还给你吧。”时舒实在受不了这妖怪的样子 ,好像被全世界辜负了一样。

    “真…的?你愿意将它还我?”那妖怪没有了之前那么淡然。

    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一经触碰,就再也没有矜持冷静。

    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呢。

    “好了南逾,别哭了。”

    “我,我就是停不下来嘛,妖怪怎么就不能和人在一起呢。哇啊…”

    “小鬼,你好像是捉妖世家的。”秋奂补刀。

    “搽一搽吧。”沈佑递纸。

    妖怪和人类的故事,注定是悲伤的吗?呼啸的秋风,似乎都在恸哭。

    【我是一只荆棘妖怪,全身有刺】

    【我在秋天开出一朵花,将它送给了那个人类】

    【好漂亮,将它送给你吧,叶默】

    【摘下花的人类却将它送给了我,这种感情如何割舍】

    【那孩子捧花的手被刺扎到的地方还渗出丝丝血液,就像人类与妖怪】

    我与你的相遇,注定美好却只会伤害。

    微蓝的血液渗入百物志。

    谢谢你,时舒。

    实录,荆棘花妖 ,叶默篇。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夏目的喵口先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夏目的喵口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夏目的喵口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目的喵口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