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西洋二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公元1997年7 月1 日, 欧洲, 北爱尔兰, 贝尔法斯特

    中国国旗降下后, 英国国旗在>的乐声中升起, 在旗的上

    缘接触杆顶时, 时钟刚刚走过零点, 这时, 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已是外国人了。

    虽有幸参加交接仪式, 我也只能站最后排, 所以是最早走出议会大厅的。

    十五岁的儿子在外面等着我, 静静地, 我们最后看看北爱尔兰。这是典型的英

    伦夏夜, 潮湿多雾, 雾在街灯的黄光中象轻纱般飘过, 拂在脸上象毛毛雨。在

    幽暗的灯光和迷朦的雾中, 贝尔法斯特象一个宁静的欧洲乡村。这是我度过前

    半生的地方, 一小时后我们会带着所有的东西离开, 但我带不走自己的童年、

    青春和梦想, 它们将永远留在这块宁静而多雾的土地上。

    本来, 中英联络组要工作到下世纪初, 但我还是说服领导, 早早调到新大

    陆去。表面上我给自己的理由是: 对自己的前途来说, 早走比晚走好; 但内心

    深处真正的理由是想尽快远远地离开一起生活了16年的刚刚离婚的前妻, 她虽

    是中国人, 但做为领事馆的高级官员, 她还要长期留在北爱乐兰。我已没希望

    留住她, 就象中国没有希望留住北爱尔兰一样。好在儿子跟我走。

    "是你们丢失了北爱!" 儿子愤怒地对我说。在儿子眼里我是****, 更

    准确地说是个不称职的****。他认为我应该把俄罗斯再分成更小些的几

    个国家; 他认为我给贫穷的西欧太多的贷款, 却对他们提了太少的要求; 他认

    为许多年前我就不应该让中东的那些恐怖主义国家和亚洲的某些极权主义国

    家存在下去; 特别是北爱问题, 他认为我应该以主权换治权, 而不是拱手相让......一句话, 他认为中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正从我手里丢掉, 尽管我是个只有副司级的普通外交官。儿子好象浑身都长满了咄咄逼人的精神长矛, 这点真象他妈妈, 而我的忍让和孺家风度他一点都没继承, 反而成了他对我感到失望的原因。他跟我回国不是因为我的原因, 而是因为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做为一个外国人生活在北爱尔兰。

    一小时后, 运送中国最后一批撤离人员的专机把北爱尔兰留在下面的浓雾

    中, 我们在夜色中飞向自己的新生活。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西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西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西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