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西洋四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公元1997年7 月2 日, 中国新大陆, 纽约

    "欢迎到中国新大陆!" 海关小姐对我们甜密地一笑, 我感到了一种回家的

    温暖, 但儿子对回国似乎并没什么感觉。

    "明朝船队首航美洲已有五百多年了, 他们还把这儿叫新大陆。" 他说。

    "一种习惯, 就象欧洲人仍把中国人叫洋人一样。"

    "我们早就该再有一个真正的新大陆了!"

    "哪儿? 南极洲吗?"

    "为什么不行?"

    我暗自摇摇头。对儿子性格中这咄咄逼人的进攻性, 我已经习惯了, 但又

    时时对此到感到一种压力。似乎他妈妈的性格越过大洋通过儿子作用于我, 想

    到这儿, 我心中一阵酸楚。

    我们驱车赶往联合国总部, 很快沿着高速公路一头扎进了纽约的高楼森林。

    同来自欧洲的每一个人一样, 我觉得来到了巨人国, 一切都那么大。半小时后

    我们的车停在了联合国大厦前。

    "这就是我下半生工作的地方了。" 我指着大厦对儿子说。

    "但愿已经十分臃肿的联合国机构不是又增加了一个多余的人, 爸爸。"

    "哈, 我该怎样干和干什么才能不多余呢?"

    "至少, 由于多了您一个中国人, 中国在联合国相应地多一份权威。"

    "那又该怎么干呢?" 我心不在焉地问, 想着是先进去报到呢, 还是先去公寓

    看看新房子。

    儿子象往常一样, 又向我提了一个只适合于向****提的建议:"联合国离

    开我们每年一百个亿的会费就运行不下去, 想到这点, 增加权威就很容易了。"

    "住嘴!我警告你, 以后我们生活在联合国的环境里, 你这种话是很让人讨厌的!"

    在联合国大厦前的广场上, 有几个人在做政治演讲, 他们都穿着分离主义者的蓝色衬衫。每个演讲者前面都有一堆各种肤色的人在听, 一个离我们较近的

    演讲者的话音传到我们耳中。

    "......自五百前年明朝覆灭后, 新大陆就开始了新文化运动, 这以后的几

    个世纪, 我们一直领导着中华文化的走向, 而旧大陆只是战战兢兢地跟在我们

    后面, 现在几乎被我们甩开了, 他们的悟性比我们要慢半个世纪! 而直到现在,

    他们还以文化宗主自居。事实上, 新大陆到文化现已发展成为一种全新的文化,

    它的渊源在旧大陆, 但它是一种全新文化! 第三点, 在经济上, 新大陆和旧大陆......"

    演讲者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瘦弱年轻人。儿子冲上前去, 把他从高台上一把

    揪了下来, "闭起你的狗嘴, 你个臭分离分子!" 他在儿子的手中挣扎着, 眼镜

    掉到地上摔碎了, "看到北爱的事, 你们这些杂种又狂起来了是不是?!记住, 北爱是租借地, 但新大陆却是我们的国土! "

    "新大陆是印地安人的国土, 旧大陆先生。" 那个年轻人挣脱了儿子的手, 冷

    笑地说。

    "你是不是中国人?!"儿子怒视着他说。

    "这得由全民公决来决定。" 演讲者整整领带, 仍不动声色。

    "呸! 做梦去吧! 你们几个兄弟公决不认爹娘, 行吗!?" 儿子挥着拳头说,

    我赶紧冲进围观者中把他拉出来。

    "爸爸, 他们在这儿这么猖狂, 你不管吗?!" 儿子甩开我的手说。

    "我只是个普通外交官, 你看看吧, 我们管得了吗?" 我指指四周那些穿蓝衬

    衫的人, 在这儿他们算文雅, 在费城和华盛顿, 这些家伙剃了光头, 胳膊上裹

    着带钢剌的护腕, 儿子要是在那里这样子可真要遭秧了。

    "先生, 给您画张像好吗?" 一个轻柔的、怯生生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这是

    一个白人姑娘, 象所有欧洲移民一样, 她穿着很朴素, 手里拿着画板和画笔。

    第一眼看到这姑娘瘦弱的身材, 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幅欧洲古典油画, 画面

    是一个瘫痪的姑娘在草地上的背影, 她渴望地看着远处的一所小房子, 那房子

    对于她是那么遥远, 那么可望而不可及。更奇怪的, 我还想起了前妻, 不是由

    于她们的相象, 而是由于她们的差异。这个姑娘在生活中所渴望得到的一切,

    就象油画中的那所小房子一样, 遥远而可望不可及, 但象画中的姑娘一样, 她

    仍胆怯地, 同时顽强地在这个冷酷的世界上一点点挪动着自己......那画上的姑娘背对着观众, 但你能感觉到她渴望而动人的目光, 那就是现在这位移民姑娘看着我的目光。我心中突然出现一种多年没出现过的异样的感觉。

    "对不起, 我们还有事情。"我说。

    "很快的先生, 真的很快。"姑娘说。

    "我们真的要走了, 很对不起小姐。"

    姑娘还想说什么, 儿子把几张钞票朝她扔过去,"你不就是要钱吗? 别烦我

    们, 走开!"

    姑娘蹲下来, 默默地把散落在地上的钱拾起来, 然后站起来慢慢走到儿子

    身边, 把钱递还到他面前。

    "如果打扰了你们, 真对不起。但我想问问年轻的先生, 如果......"她停

    了好一会儿, 很艰难地把话说下去,"如果我的皮肤是黄色的, 您还会这样对待

    我吗?"

    "你是说我搞种族歧视?" 儿子挑衅地看着她。

    "向小姐道谦!"我厉声说。

    "凭什么? 这些年他们象蝗虫一样涌进来, 抢走我们的工作,"

    "可是, 先生, 欧洲移民在新大陆只干你们最不愿干的工作,  拿最低的工

    资。"

    "但象你这样的, 还在红灯区败坏我们的社会风气!"

    姑娘吃惊在盯着儿子, 羞辱和愤怒使她说不出话来, 手里的画具和钱都掉

    到地上。     我打了儿子一巴掌, 这是我第一次打他。

    儿子只愣了一秒钟, 突然兴奋地抱住我, "哈哈! 爸爸, 你早就该有这种气

    魄! 这才是你在联合国应该显示的气魄! 这是你的一个好开端!"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西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西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西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