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若华的心意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州幕府第三百四十五章 若华的心意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司马若华也笑了,眼前男子无论如何,爱重自己的心乃是至诚,她从唐国公府先回到家中,其实想了很多,心中早有了决断。

    黄门侍郎的妹妹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出口就是“师傅”二字,少年听她如此说,一下子站了起来,张开口想说什么,却看见英气无比的少女对着哥哥摆了摆手。

    “哥,你不用劝我,我已经想的明白了,你在这大兴城,已经有了自己的前路,若华衷心的为你高兴,我本来想着建成回来,也许一切会有不同,现在你也看到了,这九州天下,我们寒门无论如何,总被一道道屏障与高门隔开。”

    “哥,我知道你想九州昌盛,你想在圣人麾下做出些事情,做些理所应当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你敢做事,就是不敬,就是逾越,哪怕建成和我们如何熟稔,他的家族,只要看到我们不同,便视我们司马氏宛若仇寇,哥,你在你的路能走到顶点,若华在若华的路,也能走到巅峰。”

    少女说完,摊开晶莹的手掌,白色和金色的光点浮起,从王远知的万雷真罡镜放出的雷子,现在已经能被少女轻易的掌控了。

    “好,好,好!”听见司马若华的话,看见少女的天赋,茅山法主连续三个好字,他略一思索,就把怀中的万雷真罡镜掏出,放到了少女的手中。

    “若华随我去茅山,就是我这一脉的关门弟子,你皈依三清,想要冠巾也可,不要冠巾亦行,我天宗不忌荤腥酒,学道有成也不禁婚配,茅山乃是天宗一脉,今日掌教在此,我王远知不会诓骗你,这五雷铜镜你拿去温养,什么时候想离开大兴城,只管和师傅说。”

    “多谢师傅。”司马若华取过镜子,跪在王远知的面前,郑重其事的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茅山法主坦然受下,他越看这个女弟子越是喜爱,马上把手中拿的鹦鹉和水粉也递给了少女。

    “我茅山一门在济州颇有影响,司马若华随我东去,我断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司马侍郎只管放心。”

    王远知知道司马九是少女唯一的亲人,对他正色道,司马九明白妹妹想远去,今日在唐国公府的遭遇也是重要原因,他穿越过来,其实最亲的人就是若华,想到马上一个要西去张掖,一个却在东海之滨,相隔万里,不禁心中一疼,他深深的呼吸两口,才平复下心中的焦虑。

    “小九哥,无妨的,其实道门最是自在逍遥,若华姐姐就和古画上的上古女武神袛一般,学得了雷法,不过三五年,你们兄妹再聚在一起,世上还有谁敢欺辱。”

    琼月道心凝止,感受到少年的悲伤,不禁出言相劝,女统领也补充了一句“都说男儿志在四方,其实女子雄心,又有哪里低于男儿了,若华来,姐姐送你些好东西。”

    独孤盛丽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递到司马九的妹妹手中,少年第一次看见她带着如此女性化的东西,上次两人赤诚相见,好像都没见得此物,不禁微感诧异。纳兰灵云却是早就知道若华的心迹,微微叹息一声。

    司马若华躬身感谢,收下荷包,现在王远知是司马九妹妹的坐师,少年哪里敢轻慢,让茅山法主和孔道茂坐了主位,随着王憨儿最后压轴的烤驼峰送到,正席才算正式开始。

    若华修炼之心突如其来,司马九心中再理解,感情上也是猝不及防,他心中忧虑,酒便喝的极快,直荡军众人劝酒,和道家老神仙对饮,一杯杯下去,又不用内息压制,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有些醉态了。

    此时云韵府的公孙灵音想来是听到了师姐那里的消息,知道今天大兴城的异相和少年有关,也来府中探望,看见众人聚集,黄门侍郎已经酩酊大醉,不禁心中疑惑。

    司马九又和贺若黑獭喝了一大杯,胸中酒气上涌,他想起穿越前的一手古诗。颇为应和现在的情景,不禁高声念诵。

    “少年离别意非轻,但能相逢亦怆情。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自怜湖海三年隔,又作尘沙万里行,欲问后期何日是,寄书应见雁南征。”

    此诗是北宋王安石思念妹妹的诗句,朴素深情,司马九还是少年,第二句便不是老去相逢亦怆情,其他都和原来的诗句一样,王安石写诗的时候要去辽国,司马九是年后奔赴张掖,情形颇为类似。

    公孙灵音知道他经常妙句迭出,已经拿出怀中的白巾记录诗句了,孔道茂随着弟子来到司马九家中,其实还对少年怀着一丝疑虑,现在听到这至性至情的诗句,暗叹一口气,心里对黄门侍郎的警戒,不由得淡了三分。

    若华听见哥哥诗句的伤感,还在喝着鱼羹,两行泪从眼中流出,她嘴唇颤抖,想和哥哥说些什么,黄门侍郎只感觉眼前人物慢慢重影,头脑越来越是昏沉,一下就醉倒在了酒桌上。

    少年迷迷糊糊的感觉被尉迟恭和小徐子架去歇息,好像他睡了一会,一个女子来到床边探望过他,司马九意志昏沉,还抱着别人的脑袋,说了许多辞不达意的醉话。

    少年其实很早起在大兴城,就身心俱疲了,他对关陇门阀的戒惧,对于杨素的疏远,本身将他逼入了只能投靠杨广的境地,这是黄门侍郎的穿越选择,选择了杨广,也就选择了一条注定艰难的道路。

    这一觉司马九出乎意料的睡的香甜,他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穿着亵衣躺在温暖的被窝中,看着门外阳光射入屋内的角度,现在已经是午后了。

    “这一觉居然睡了七八个时辰。”黄门侍郎心中暗想,他忽然想到搂住女子说话的事情,心中一惊,这要搂错了人,可是麻烦大了。

    司马九把手凑到鼻子边,一股好闻的牡丹香气,‘还好,还好,是独孤统领啊,那便无妨。’想起独爱牡丹香粉的女统领,黄门侍郎猥琐一笑,穿衣起身,来到了前厅。

    昨晚他醉倒以后,剩下的人还是喝到了子时才散,孔道茂想离开此地,找客栈居住,由于囊中羞涩,只能住普通客栈,遭到了两个女徒弟的鄙视,只能自行离去。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九州幕府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州幕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州幕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州幕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