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钓鱼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第二百八十二章:钓鱼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小王,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工作嘛,哪里还能挑三拣四的?咱们既然到了妖界,既然发现妖界有问题,身为天庭一员,有条件要做,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做,要不怎么对得起我们仙人的身份?”

    仙姑语气一变,开始苦口婆心做起了王尧的思想工作。

    “我们调查分队的责任其实不是抓捕嫌犯,而是调查大劫原因,你难道相信大劫的原因就是一个洋神发神经?你有没考虑过,今天妖界的变故,和人界、冥界的大劫有没有内在联系?”

    “你就甘愿不清不楚地回去人界?任由妖界形势恶化,甚至也演变成一次大劫?你就愿意洋神的阴谋在你眼皮子底下获得成功……?”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行了吧,天帝他老人家不给你颁个天庭劳动模范,都特么对不起你这么高的思想境界。”王尧给仙姑问得脑壳疼,急忙告饶投降。

    “谁说没颁了?312年前的感动天庭十大仙人,可就有我一个呢。那可比劳动模范光荣多了。”仙姑道。

    “嚯!你还有这历史呢?赶紧说说,你咋感动天庭了?”王尧一听,顿时胸中那八卦之火又燃烧了起来。

    “算了算了,我这里能量有限,你还有事不?没事我先挂了。”仙姑却不愿意说她那光荣的过去。

    “还有一件事,是这样……”

    王尧听得仙姑能量有限,也不敢再耽误,他又想起一件事来,既然天庭不能派兵下来,那何不将镇邪天牢里的折梅夫人放出来?那老人家都被关了上千年,总关着不也是浪费粮食?

    如果把她放出来,猢族哪里还能统一得了妖界?最起码十几个分支的青丘一族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她老人家当年可是打上天庭的风云大妖,想也不会甘愿屈居猢族之下。

    王尧提起折梅夫人,纯粹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这种释放镇邪天牢犯人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了不得的大事,但王尧知道,对仙姑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只要不牵涉到天庭的派系斗争,应该就没多大的事情。

    当然,这是就谈论这件事情的禁忌程度而言,可并不等于说,仙姑出面就能把那大妖给放了,笑话,能从大乘牢头那里救出人去,没有天帝点头,任谁也白瞎。

    “这件事啊?”仙姑听了王尧的话,果然没有立刻拒绝,反而沉吟了起来。

    “是啊,你最好找天帝做做工作,包括我那师父一起,能放干脆都放了,都是一个牢里的,放一个放两个还不都是一回事情,叫奚福也来妖界戴罪立功就是。”王尧一见有戏,立刻就打蛇随棍上。

    “你说的简单,那两个是一回事情吗?你说的那凉族公主真这么说的?这都上千年了,那什么折梅夫人还有这般大的号召力?”仙姑在电话那头啐了王尧一口,又接着问道。

    实在是她也觉着调查分队在妖界势单力孤,也希望有一方强大的势力能够支持自己,青丘狐族可是当年妖界响当当的族群,他们一旦投靠天庭,猢族的族群联盟只怕都会应声而散。所以仙姑是真动了心。

    毕竟时间已过千年,当年就算有什么恩怨纠葛在里面,这么些年过去了,只怕也不会那么敏感了。

    “纯真无假,这个我绝对可以担保。”王尧急忙道。

    “一个公主的话还不能完全当真,你最好能多见几个青丘狐族分支的族长,只要有一半的族长都这么说,这件事就值得试一试。”仙姑道。

    “额……”王尧一听又傻眼了,这特么凉族的族长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见着呢,还见一半的青丘狐族分支族长,他们的族群在哪里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见?

    “还有事情吗?没事我挂了。”仙姑又问。

    “啊……哦……”王尧支吾了两声,还在想着有没其他事情呢,仙姑那里“啪”地一声,已经关闭了通话。

    “喂,有人吗?有狐狸也行啊……?”

    王尧愣了片刻,陡然大声叫唤了起来。仙姑既然要他问半数青丘狐族分支的族长,不管其他的能不能问着,这凉族的族长是一定要问到的,毕竟自己就身在凉族嘛。

    他这边刚叫了两声,只听“咯哒咯哒……”一阵乱响,就见六七个身着凉族军队制服,顶着个狐狸脑袋的家伙在楼道里出现了。

    他们一边奔向王尧,一边冲着王尧厉声呵斥“办公场所,不得喧哗!”,那音调倒是比王尧的还要大了几分。

    “赶紧告诉你们族长,我要和他谈谈营救折梅夫人的事情,你们这里有没火车站?劳资要搭火车去舒族,在我到达车站之前,你们族长若是还不来见我,就特么当我什么也没说。”王尧道。

    既然得了仙姑首肯,王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直接点明了自己有办法营救折梅夫人,说完话,王尧也不等那些凉族军人回答,直接与他们擦身而过,径自寻找楼梯下楼。

    “你等一等!”一个凉族军人回过了神来,在他背后叫道。

    “劳资特么没习惯等人!”王尧冷冷地答道,特么的这次来凉族也太憋屈了一些,该着劳资耍耍脾气了。

    “你……哎呀……”一个军人上前想要拉扯王尧,却不料王尧“好人”在身,这家伙一下子扯了个空,差点立足不住,摔倒下去。

    王尧视若不见,找着了楼梯所在,只是一级级台阶往下走。

    迎面又来了几个狐狸军人,他们前后左右堵截王尧,却根本沾不着王尧的身子,这些穿着制服的狐狸在他身边摇来晃去,挤作了一团,撞来撞去,却完全无法阻挡王尧向下的步伐。

    “这仙人有古怪,赶紧通知上面!”一个军人眼看着王尧就要走出大楼,急得叫了起来。军人中有一个得了令匆匆跑上楼去,剩下的依旧尾随着王尧。

    “站住!”一楼的大门前站立着一排凉族军人,当先一名黑风衣瞪着王尧大声喝道。只见他身后一排凉族军人纷纷举起手中枪械,一双双狐狸眼睛全都冲王尧恶狠狠地瞄准着。

    “我×,原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仙人的,劳资算是明白了,有种就特么开枪!”王尧不禁气乐了,就算在乙族,怜夫人怀疑他是张黄族奸细的时候,那也是怜夫人亲自向他动手。

    这凉族也特么太小看自己了,居然派了一帮还没进化完全的狐狸来,还只让一个大能领着,简直就是拿村长不当干部嘛,劳资倘若能被你们这帮狐狸打死在这里,也特么不用在妖界混了。

    王尧看也不看那些黑洞洞指向自己的枪口,只管向前走去,耳中就听“咔啦”一声,一帮狐狸军人齐齐给枪上了膛。

    “等一等!”黑风衣急忙举手喝止手下,他眼看着王尧一步一步走到面前,一张还算帅气的人脸都快纠结成了一团,那些凉族军人举着枪,一张张狐狸脸上更全是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情。

    王尧肚子里都快笑岔气了,他直接走到黑风衣身边,抬手将左右两只指向自己的枪口拨拉开了,挤开那两个堵着大门的凉族军人,迈步推门而去。

    走上凉族南都市的大街,王尧身后跟了一大帮子凉族军人,这些家伙有的提着枪,有的空着手,还有一个穿黑风衣的凉族大能,拿着手机,跟在队伍后面,在那里鬼鬼祟祟地打着电话。

    这帮家伙知道没法拦住王尧,也就不再动手,只是尾随者他,就仿佛一大帮子军人上街游行一般。

    “喂,火车站怎么走啊?”王尧也不知这南都市的火车站在什么地方,只得扭头问一位走在自己身边的军人,那军人瞪着狐狸脸上俩大眼珠子,只是傻愣愣地看着王尧,哪里敢搭上一句茬。

    王尧没办法,只好又去问街上的行人,可那些行人见着王尧身边这一大帮凶神恶煞的家伙,也不敢做好狐狸,一个个冲王尧支吾着,摇晃着脑袋落荒而逃,王尧这下子也没辙了。

    他只好顺着大街往前溜达,留心注意着街边的指示牌,打算靠自己来寻找那火车站的所在。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遛了一大圈,王尧只是用心地不走回头路,他这里刚刚又绕过一个丁字路口,迎面一座三层楼高,古色古香的建筑出现在眼前,只见那建筑的门楣上挂着老大一块牌匾。

    上面一行大字“南都市博物院”。

    王尧穿越之前,除了酷爱网文,还有一个小爱好,就是喜欢逛博物馆,不过这种爱好他也就是嘴巴说说而已,实在是除了他所在城市的博物馆,其他地方的穿越前他也没来得及去逛过。

    这陡然瞅着妖界的博物馆,王尧就有些动心了,毕竟按照他的爱好,那是一定要进去好好看一下的,充分了解一番这凉族南都市的历史沿革、古董珍藏。

    而且他说是要去火车站,实际上只是在钓青禾她老爹,钓鱼嘛,当然是需要些耐心的,不若就先逛逛眼前这博物馆,等一等鱼儿上钩也好。

    王尧这般想着,当即举步向着博物馆走去,身后呼呼啦啦一大帮子军人也跟了上来。

    “月……月老先生,那……那是南都博物院,不是火车站。”一旁有个狐狸小兵以为他不认识妖界文字,还在那里提醒他。

    “唔?你知道火车站在哪里?”王尧转过头瞪着眼睛问道。

    “额……”那狐狸小兵急忙住了嘴,紧紧跟着王尧踏上了博物院前的大理石阶梯。

    “喂!你们有没预约?”看着一大帮子军人涌了过来,博物院的保安、门卫,还有几个貌似讲解员般的雌狐狸赶紧迎上来问道。

    王尧也不答话,径自往大门里走去,那几个博物院的管理狐狸刚要发毛,队伍后面的黑风衣已经蹿上前来,他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本本,冲那几个狐狸扬了扬。

    这几位一见到黑本本,脸上旋即露出极为敬畏的神情,识趣地闭了嘴巴,任凭王尧带着一大票军人涌进了富丽堂皇的博物院大厅。

    这博物院大厅好生阔大,迎面是一幅高达十五六米的巨幅壁画,画的是……特么的居然是一幅南都市的地图?王尧定睛一看,那火车站赫然在上面标着呢,拳头般大小的一个图标,想看不见都不行。

    “唔……这个嘛……”王尧这下子可矛盾了,他站在那里仰面瞅着壁画,心里估算着去那火车站从这博物院应该怎么走,从面前这幅图来看,南都市虽然大,但布局并不复杂。

    顺着博物院门前一条东西向的大路一直向西走,到头了就是火车站,两个地方就在一个轴线上,简直不要太好找了。

    特么的,看来去火车站很容易嘛,劳资是接着钓鱼逛博物院,还是回头收竿,直接去火车站呢?倘若到了火车站,青禾那劳资就是不露面,又该咋办?难不成自己就真的去舒族?

    王尧正在那里撮着牙花寻思着,就觉眼睛一黑,壁画前面出现了一袭黑风衣,却是青云表情复杂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月老先生,你这样不告而别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青云道。

    “我怎么不告而别了?这些可都是我告了之后,舍不得我走,偏要追着给我送行的家伙呢。”王尧指了指身边那一大帮军人,昂然道。

    “月老先生,你有办法营救我族老族长?”青云摇了摇头,不想就这个话题再和王尧争执下去,他向王尧又走近了一些,低声问道。

    “这个问题除非是面对你族族长,否则我拒绝回答。”王尧眼一翻,转回头,“蹬蹬蹬”地离开博物院,走上了前往火车站的大道。

    “请等等,月老先生,族长眼下正在望乡谷,离这里距离遥远,你就算要见他,也得给我们一些时间安排啊。”青云急忙追了上来。

    “对不起,劳资的时间有限得很,你们凉族不配合,劳资得赶紧去找舒族碰碰运气,一大帮子逃亡者眼瞅着可就要到东川大陆了。”王尧连连摇头,只管向前走去。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