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周帝国的黄昏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书院行走者(下)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长渊行第二卷 周帝国的黄昏 第一百四十三章 书院行走者(下)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说起这承天观道子,在西魏也是传奇式的人物,传闻他是前太傅的孙子,本名钟毓秀

    出生时由于父亲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祖父遗留下来的家业已被父亲败光,为了生计,他母亲不得已才把她送到承天观。

    虽说家业被败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一些的,但较为狗血的是,他就此出走承天观后,他偌大家业就被他们的仆人李氏给占有,他父亲和母亲更是被赶了出去,在外颠沛流离了十多年,直至他成了道子才又接他父母回了原来的家中。

    这个过程中,外人听到这里,大概都觉得是道子杀了那恶仆人才接父母回去……

    但道子只若做了这些,那就最多只是一个流浪少年在外出人头地,惩治使自己一家家破人亡恶霸的故事。

    可事实的事实是,道子回到家中,不单没有赶恶霸走,还说了许多感谢他的话,说若不是这恶霸逼着他外走,也就没有今天的道子了。

    后来那恶霸,似是自知自己理亏,竟然就此成了一个云游僧人,离开了西魏。

    也以为这样,这道子的名气才在西魏大了起来。

    当然,以上说法都是角牙关一个小茶馆里说书先生的说辞,至于真发生了些什么,喝着小茶,磕着花生米的齐安觉得恐怕只有道子本人知道。

    见识了永安大理寺里怪和尚的手段后,他知道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些方法将你“洗脑”,然后认知他们的看法……

    就这样将一个人过去的记忆和性格塑造,不如说是将躯体内原有的灵魂捏碎,重新放了一个灵魂进去,那样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原来的人了!

    即“我”已非“我”……

    不过对齐安来说,他也着实有些郁闷,本来早早就可以出这角牙关,但由于先去那个屠户挑起的事端引发整座城都骚乱,现在这座城直接封闭了起来,要等半个月才能再开城。

    百无聊赖,齐安也只能随处到一座小茶馆喝起茶,听这说书先生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也似乎是有关道子的事迹在西魏说烂了,任这说书先生说的口中绽莲,也少有人去听。

    倒是把一众人说的睡意四起,就准备爬在桌子上睡上一觉。

    说书先生见状,只得把惊堂木在最上边“啪”的一拍,效果堪比滚石落入冰河之中,惊的众人睡意全无。

    但众人自是不想听这说书先生再说些无聊老套的故事,当下有人叫嚷道:“说来说去,还不就是那几下……你倒是说个新鲜的出来啊!说不出来,我们可要走了啊!”  。

    被这话这么一鼓动,当下就有人准备离开席位。

    说书先心下一急,将手下那块木头又是一敲,连忙说道:“那咋们就说说咋们洪城主的洪大小姐!”。

    众人立时按耐下来,重新坐了回来。

    齐安不明所以,但见在场男子十个之中,九个都是两眼放光,大概猜测这洪大小姐,应该是有沉鱼落雁之姿。

    但她长的好不好看,他却一点都不关心,他只希望这城门可以早点打开,然后早早离去。当然,他也想过偷偷出城。

    可是在见识过几个小盗想要偷跑出时,被几个城中维护治安的衙役杀死,他就绝了此念头。

    当然,几个衙役要是普通人,齐安说走也就走了!可偏偏那几个衙役都是修为在身的修士,虽然修为不高,可齐安就怕惹了一个惹一堆出来  到时就更不好走了,他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到封城结束再走。

    不过令齐安想不通的是,这么一座小小的城,怎么普通衙役都是修行者呢?

    他又哪里知道,由于历史因素,这座城一直都有洪、莫两家管理,前者立场是西魏,后者是大周,近五十年来角牙关都是由两家轮换管理,且这两家的祖上都出过修行者,自然他们的后人也就是修行者!

    果然,在接下来说书人的描述中,这洪大小姐简直赛比西施,美过嫦娥,连天上的仙子见了都自愧三分……

    若是这大小姐真有这幅尊容,加上说书人说了最近这洪家要为他们大小姐准备招亲,也不怪这些男子会两眼放光。

    可想法虽好,但现实是残酷的。

    说书先生接着又道:“各位,我可是听说了……那洪大小姐洪御灵,单臂就可挥动两百斤铁枪!所以且不说她洪家有什么规定,她自己就规定要做她夫婿就先得舞动她那杆铁枪,试问在场哪个能做到!”。

    “我试试!就拿外面那块磨盘石练练手!”当下,就有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褪去上衣,露出精壮的肌肉,然后将外面一轮废弃且磨损严重的磨盘举了起来。

    只是整个动作,他就仅仅维持了三息左右时间,切且脸色憋的通红,放下去的动作也十分不自然。

    接着他才怕了怕胸脯对众人道:“我这样的,怎么样?”。

    那石碾子少说都有三百斤力道,在一般人中算是天生怪力,但在齐安看来,若是随便换个归一后境以上的人去试,都是稀松平常之事!

    虽说齐安有些看不上他,但不代表其余人看不上。

    当下就有人对着这位大汉好一阵恭维。

    而大汉自不是普通人,他出身西部荒漠,是草原出身的人,说白了就是莽子。且他在莽子里身份也不低,是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但由于他母亲是西魏人的血统,他这才面相上看去,和在场各位无异,但体格却是继承了莽人。

    他本名兀力扎,是跟随部落长老来西魏游历的,眼前在茶馆听说了这洪大小姐的美貌,自然是生了一些试上一试的想法。

    也听的出来,他的口音虽然和大周西北那边相近,也甚至可能是兀力扎在西魏待了有段时间缘故,他属于蛮夷的口音几乎已经不明显,但和蛮夷常年打交道的齐安还是一下子听了出来。

    不过他也没点破,他倒觉得这蛮子大概率会去喷壁!

    要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离开角牙关,这个热闹他自然会去凑一凑。

    有了身边人对自己的奉承,兀力扎自是高兴的得意忘形,仿佛那洪大小姐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他道:“那洪大小姐被你们说的那么漂亮,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生男娃?”。

    对他一个莽子来说,这确实是他值得关心的问题,若是自己的女人生不出男性子嗣,他大概率是遇酋长之位无缘的。

    而在茶馆一个角落,一个身材高挑,扎着马尾,面容俊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阴柔的男子却一把将一个茶杯捏成了齑粉。

    而在他旁边,一个小侍女则道:“小姐……你不是以前说过,只要有人能提起你的铁枪,那不就成……”。

    她觉得这男子长的丑是丑了些,但那石碾子少说三百斤,那提起大小姐的铁枪应该更是轻而易举。

    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被男子恶狠狠打断:“成什么成……我可不想要这么个蛮汉子!”。

    那男子发着女子的声音,露出一对小虎爷恶狠狠对自己的侍女说到。

    小侍女倒是不在乎,继续悠哉吃着花生米,反正自家小姐常这样吓唬她,她已经习惯了!

    这男子自然就是洪家大小姐洪御灵。那套说辞,不过是为了敷衍家里人不想早早嫁出去的说辞,可如今她已经到了三十岁,岁数再不能拖下去。

    可钟意的人,眼前又一个都遇不到,这自是叫她为难……

    “凭你这样的,也配得上洪大小姐?我看只有那草原的豺狼才配你!”也就在此时,一道异常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说这话的是个看起来病殃殃的年轻人,也许他声音不是掷地有声,但此刻由于再无人说话的缘故,他讲出来,在场众人听的就十分清楚。

    这年轻人生的是白净清秀,但身子实在单薄的厉害,在兀力扎面前就好比是小鸡仔遇了狗熊一样。

    有关洪大小姐,这年轻人实际是见过一回的。

    年轻人自然都是爱美的,且都是有几分少年意气的,一想到那么美的女子若是被兀扎古这样的汉子看上,那已经不是鲜花插牛粪上的问题!而是野猪拱牡丹……

    但有意气是好事,可空有一身意气,那就做不了英雄救美!

    那兀力扎听了,自然是要提起这个年轻人拳头招呼,但与他一起的老人,却悄声沙哑着嗓子道:“阿扎……咋们在别人的地界,做事还是规矩些,指不定就有高人!”。

    对于这位长老的话,兀力扎思索再三,还是将他放了下来。

    但随即,这兀力扎还是对年轻人恶狠狠道:“小子,等到洪大小姐招亲那天,咋们再比划比划!”。

    话罢,他就此转身离去,且离去前故意掀翻一张桌子!

    好巧不巧,这桌子掀翻后的茶水溅了齐安一身。

    他是喜欢看热闹不假,但可不喜欢热闹到自己身上……

    当下,他就准备和这莽子好好说道说道!说来也巧,这蛮子他竟然也认识,正就是在西北时被他常欺负光腚雪地里跑的莽子勇士兀力扎!

    可不等齐安发作,刚才那年轻人却又跑到齐安这边,替他擦起身上的茶水,然后对他道:“此事由我而起,倒让阁下也跟着遭难了,实在抱歉!”。

    到了这里,齐安基本确定,这年轻人可能是真的有点愣头青,这才会贸然出头,但也其实他没必要向齐安道歉!

    齐安暂时没去管年轻人,而是看着快要走出去的莽子大汉,笑眯眯道:“兀兄,几年不见……我可尤记得你在雪地里的风姿啊!”。

    兀力扎初时看了齐安一眼,觉得此人有些熟悉,但随即想不起来后,打算不去管齐安抬步就走,但再回头看了一眼齐安,一段不好的记忆自他心底升了起来!

    他终于想起,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齐安了!

    可许久之前,他就听说齐安去永安了,更是成了书院荀子弟子,怎么会在这里?再者不久前,他还听说,齐安和西魏承天观道祖一起消失了,他怎么来的西魏!

    于是乎,兀力扎在仔仔细细又看了齐安几眼后,终于确定,这就是那个让他熟悉可恨又可怖的面孔。

    接着,众人看到了最滑稽的一幕,这人高马大的兀力扎竟然直接瘫坐在地上,面露惊恐道:“你……你小子想哥什么!”  。

    齐安却人畜无害笑道:“没什么,我想起了那一日夕阳下的奔跑,那是你我都逝去的青春!”。

    当然,这“青春”是这样度过的,齐安挥舞着手里的鞭子,像赶羊一样,让一众莽子包括兀力扎光腚在雪地里奔跑!

    想起那段惊恐的回忆,兀力扎一时有些语无伦次,然后支支吾吾才道:“你……你衣服多少钱,我赔?”。

    就这样,热闹的中心点,就由年轻人转移到了齐安身上!

    坐在角落里的洪御灵则是笑着对身边侍女道:“终于遇到有意思的事情了!”。

    可还不等她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茶馆外就风风火火来了十来个人。

    有明眼人认出,这是莫家的人。

    而那年轻人也不是普通人,他是莫家这一代唯一的嫡长子莫行。

    御洪御灵相比,这莫行就是什么都不行了,就和他名字一样,他就是个最普通的人,为此,在去年的时候,他就远行到了永安想去试一试能不能成为荀子的弟子。

    但可惜,命里无时莫强求……

    他虽文试成绩不错,但武试就一塌糊涂,更不必说后面上百转千思峰。

    而结果就像外人知道的那样,只有齐安和郭志才成了荀子弟子。

    所以在书院考核一结束,他就准备回角牙关!可因为路途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他再回来就又耽搁了一段时间。

    而再回来,他听说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要准备嫁人,他自是十分不开心。

    也虽然洪莫两家矛盾由来已久,但他对洪大小姐却是真的喜欢,所以听到有人对洪御灵出言不逊,他自然要站出来替她辩解。

    但也可惜,他这一系列所谓痴情举动,在人家眼中,就是矫情!

    也记得三年之前,他去边角关外的一处村子游览遇到了他,那时候的他为家中长辈寻一味药。

    当时的他身穿一身男装,她甚至还记得当时她说和做了什么。

    当时他去的那处村子实际已破败许久……

    那时的他没有去管村子是一副什么样的破败景象,他只记得她正认真的爬在一处杂草丛生的草丛里用手拨弄着,似在寻找什么。其专注的神情又像是在草丛里捉蚱蜢的调皮孩子。

    他自然在当时就认出了这是那个洪大小姐,

    可平日看到的她,要么是浪荡公子形象,要么就是老气横秋、几十岁教书先生模样对他指指点点,再者就是故作玄虚的吊人胃口的神秘模样,眼前这般倒是极少见。

    他看着她白衣沾染在绿茵上的景象,就像一朵雪莲绽放在绿色池塘之中。他似乎想象得到三年来她为他寻药时常爬在草丛里的模样,如此想着,他莫名想笑,却又觉得美好!

    正想着出神,他听到身边隐约有叫骂声响起。

    “无关的事,少管的好。”莫行就见最熟悉的三叔正对着他摇头。

    示意如果兀力扎要和齐安有矛盾,他不要插手。

    却见眼前,齐安和那人高马大之人走出了茶馆外。

    但莫行像是没有听到话一样,径直向着声音的方向而去。洪大小姐身看了他一眼无奈一笑,有种像是对倔强孩子无可奈何的无奈一笑。

    莫行寻着声音双目紧闭,脚下走得稳健不说,避开身前之物也如探囊取物,令人诧异!走着走着,他速度越来越快,留给人的背影也越发模糊,不肖片刻时间  ,便完全消失在人视线所能及的视野里。

    而声音从若有若无到越来越近,莫无念倒也听清了那声音在讲些什么。

    “本大爷欺负你们,就是对你们天大的恩赐!”

    “让你们不种田来服侍我,等以后我成了莫家主事人自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

    离近了莫行也看清了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胖到只剩下硕大肚子的人坐在一张高高的木制椅子上,像是土皇帝一样神色轻蔑看着一众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人,时不时还会骂骂咧咧骂上他们两句。

    见一个懵懂小孩只是呆呆望着他不说话,  胖子拖着原滚滚的肚子像条蛆虫一样从椅子上蠕动下来,一脚将小孩踢翻在地骂道:“谁家的养得不长眼睛,不懂规矩?”。

    他怒目圆睁,像是一头恶鬼恶狠狠盯着脚下一众人!就是有人想替小孩说上两句,见他凶煞模样也不敢抬头,只把头耷拉得更低!只留下地上嚎啕大哭的孩童。

    见无人敢反抗他,他两只细小的眼睛眯成缝,坏笑着盯着爬在地上的几个二八年华的少女道:“今日该换谁来侍奉本神侍大人了,这可是恩赐啊!哈哈哈!”。

    被盯上的几个少女则瑟瑟发抖,不敢抬头。她们记得,莫家大人有些变态嗜好,好几个姐妹陪了他,却连具完整的尸骨都留不下!

    而在外面,齐安倒并没有和兀力扎生事,而是都不约而同看向这个飞扬跋扈的胖子!

    莫行在远处看着没有着急动作,关于这个胖子他倒是知道。

    这正是他的二弟莫非非。

    虽然小他一岁,但人比他这个大哥就要长的成熟许多,脾气也差许多!

    他尚未去永安前,自己这二弟就老惹祸事……

    而现在他去永安这么长时间,莫家人一定以为他出了事情,这就有了立莫非非为家主的打算,也才导致这莫非非行事越发肆无忌惮。

    再加上莫家的关系,角牙关对眼前的这个胖子也就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作威作福了。

    “哦?那里站着的,见到本大爷怎么不跪?”那胖子也是眼尖,老远就看到了在远处思索的兀力扎。

    兀力扎倒是有些意外,刚刚齐安才不打算和他生事,他才要松口气,这边这胖子就这么找他的麻烦,他自然生气!

    兴许是看兀力扎人高马大不好欺负,莫非非又指了指齐安。齐安自是也觉意外,但随即他嘴角勾起一些,向他走了去。

    见这黑衣青年就这么笔直的向自己走过来,胖子神色越发不悦,直至暴虐,他随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喝水的坛子重重向莫无念扔了过去,并大骂道:“你还不跪!”。

    坛子不大,只有半尺来高,但被胖子重重扔出去,足以把一个正常人的脑袋打烂!

    坛子飞了过来,  齐安抬起一脚,一脚将它踢碎,然后踏出几步就到了胖子身边。

    但在众人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只见他一步踏出几丈,身化幻影携一股劲风,转瞬间就到了胖子面前。

    “啊!”

    胖子显然是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大叫一声,身子向后一扬缩成个团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好半晌,他才拖着臃肿的身子被人从地上搀扶起来,他伸出一根手指颤颤巍巍道:“你!你是什么人!竟然……竟然敢戏弄本大人!”。

    他这幅模样,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气的。

    “大人还怕我一个草民?”莫无念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戏弄他的意思!

    而在人群中的莫行叹了口气

    在莫行记忆中,自己这弟弟是很胖,可也没有胖到走路都跟条蛆虫一样蠕动的程度。且在他记忆里,弟弟虽然时常做事不懂事,可最起码还是能明辨对错的,怎么他才离开这么一段时间,这弟弟就这样了?

    ……

    “你认得我?”莫非非看着齐安,见他说话还算客气又变得不可一世了起来。

    “大人我怎么会不认得您呢?”莫无念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

    他这自然是鬼话,纯粹是这人没事找事让他有些恼怒!

    但经很快他却从眼前青年的眼神里读出了别的东西,他“骨子”里的不可一世又变得消失殆尽,演变成了从头顶灌到脚下的森森寒意!

    他知道,眼前这人对自己动了杀意!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长渊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长渊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长渊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长渊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