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麻烦的过去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最强法王第925章 麻烦的过去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杀奔而出的身影,一左一右足足有十多个人,他们手中的武器各异,装束各异,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白玉京。

    当这群玩家接二连三的从阴暗处跳出来的时候白玉京压根就没有在意,当他们开始奔跑准备进入到技能施法距离的时候白玉京仍旧没有注意,当他们试图从各个方向进行包抄并且准备抢先手的时候白玉京仍旧没有出手,但是就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刹那,白玉京却抢在了他们的前面。

    一剑一招,一招一式,一式之后又是一式,他的每一式都对应一个对手,他甚至无需去辨别对手究竟是在什么位置,从什么方位向他出手,但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没有落空,一轮攻击下来,白玉京原地不动,但在场已经有四个人成为了尸体。

    场大惊。

    每一个玩家都睁着骇然的双眼,他们不知道白玉京是如何做到的,他们之前虽然眼中出现了对手眼花缭乱的攻击,但是他们同一时间朝着白玉京施加的攻击却更多,毕竟他们的人数本就够多,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但刚才同时发动攻击的又何止是四手,简直有十四只手。

    但是就算是这四十只手,真正出手成功并且命中白玉京的却只有三双手,而最终的结果是白玉京的身上飘出了3个400不到的伤害,但对面却倒下了四个人。

    这一刻,众人的心头畏惧了,白玉京在他们的眼中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游戏BUG一样,就好像是那些开了外挂用了修改器而破坏了游戏平衡的作弊角色一样,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来战胜这样的对手。

    虽然他没有无敌,那是因为白玉京的血量也降低了,同样他也没有一击必杀的能力,因为现场也有几个玩家的血量只降低了不到一半,但是面对这样一个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玉京,他们却连一点对抗的勇气都提升不起来了。

    “还打吗?”

    白玉京淡淡的问道,这三个字就如同那天他刚刚击杀了凌未风四人后在擂台上所说的那样。

    “你作弊!”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因为在这个玩家的心中,他觉得除了白玉京开挂外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是吗?”

    白玉京没有看向他,而是看向了前方,尽管他前后左右都是玩家,但他的目光也仍旧盯着前方,而不是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

    除了那个说他“作弊”的声音外,其他人都没有说话,毕竟如今白玉京的一招三式已经不再神奇了,网上到处都是有关一招三式的帖子,甚至于今天在场的这群玩家当中就未必没有学习一招三式的玩家,但是白玉京的一招三式明显要超出他们千百倍不止,甚至于今天白玉京的一招三式还能叫一招三式吗?

    很快,戚少商和铁手就赶到了,他们两到场之后,立刻就站在了兄弟们的前面,铁手正要动手,但立刻就被戚少商给拦了下来。

    “我们说好了的,你不能对我的兄弟们动手!”

    戚少商的语气虽然压抑,但隐藏的敌意和愤怒却掩饰不了。

    “我不会跟他们动手,但我还却要自保。”

    白玉京的话让戚少商一愣,但其实他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但他不这么问的话今天这场战斗就没办法收场了。

    此时戚少商回过头来看向他的兄弟们,很快就有两个人站了出来说道。

    “老大你别怪四眼他们,今天是我挑头的,我就是看他不爽才拉上兄弟们来跟他干架的!”

    这个玩家的话让戚少商点了点头,眼神中一点责怪他的意思都没有,这让那个玩家也流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尽管连云楼公会没有任何的规章制度,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说的好听点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如果大家都犯忌讳的事你去做了,那自然就不算是一家人了。

    戚少商得到了答复后回过头来看向白玉京,说道。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没约束好兄弟们,我向你道歉。”

    此言一出,白玉京顿时一愣,但很快就听到戚少商身后的几个玩家大呼大叫了起来,不但大包大揽的想要把过错都扛在自己身上,而且还叫嚣着要白玉京血债血偿。

    但是很快这个几个玩家就被戚少商和其他人给劝住了,毕竟这件事会长都拉下脸来了,就算退一步也要给会长一个面子,当事件渐渐平息后,戚少商再度走过来对白玉京说道。

    “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保证十天之内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他的话让白玉京点点头,而白玉京这种姿态让戚少商身后几个人又有了要暴走的趋势,但很快再度被人给压了下去。

    戚少商带着兄弟们离开的时候,眼见铁手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这让他有些纳闷,他的这个兄弟一项都是很听自己话的,此时难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老铁?”

    戚少商喊了一声他的小名,但铁手却不予理会,只是说。

    “老大你先走,我有些话想跟他说。”

    眼见戚少商似乎很不放心的样子,铁手又笑道。

    “放心吧老大,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保证不会动手。”

    听得他这样说,戚少商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白玉京,这才带人离开了。

    留下来的铁手看着眼前的白玉京,说实话铁手非常的反感眼前这个人,甚至是有些厌恶,但是他的心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甚至于是觉得白玉京的这种做派很符合自己的胃口,如果他不是身在连云寨,不是戚少商的好朋友铁手的话,他倒是很愿意交白玉京这个朋友,甚至是替他打抱不平。

    尽管他只是一个扮演铁手的玩家,而并非是真正的铁手,也并非和戚少商真的有着中那种过命的交情,可以好到你来代我当四大名捕,而我来帮你当连云寨大当家。

    “你有什么事吗?”

    白玉京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非常豪迈的年轻人,这个人光从外表来看就是非常英武非常有气魄的那种人,尽管他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从这种外表就可以看出对方扮演的应该是一个名门正派之人。

    “真想跟你过过招啊,可惜老大有交代。”

    铁手对此感到很遗憾,不过他的话倒是让白玉京流露出了一丝笑容,白玉京很少会在跟人说话的时候流露出这样的笑容。

    “可惜也没有酒,不然我也想跟你喝上一杯,你别误会,只是因为你过去曾经打趴下过圣光荣耀公会,所以我才想跟你喝一杯的!”

    铁手的话让白玉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很快他就回答道。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我也很想跟你喝一杯。”

    如果说铁手是有感而发,他并没有想过白玉京会给予自己回复,毕竟他们是敌人的立场,不管白玉京来连云寨是冲着戚少商来的还是冲着连云楼公会而来的,只要是敌人,那就只有一个倒下一个站着。

    但是白玉京的回答还是让铁手一愣,他突然间有了一种感觉,让他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真心的朋友无关立场。

    “你为何要加入圣光荣耀公会?”

    在一处断崖上,白玉京和铁手坐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两人此时已经是朋友了。

    铁手的问题可以概括现如今很多人心中的疑问,白玉京在崆峒山一战成名,没有选择像2333那样让自己的名气遍布豪侠每一个角落,而是做出了另一个让所有人都不理解的举动。

    “因为当时的我只能去圣光荣耀公会。”

    白玉京的声音很平静,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好像他说的这些话并没有经过自己的大脑思维一样。

    铁手流露出好奇的神色,问道。

    “怎么说?”

    “我就是这么想的。”

    白玉京没有回答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这个想法是别人告诉他的,至于是谁,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铁手此时试着站在白玉京的角度思考了一番,也渐渐的发觉了一些端倪,而后越想越对,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这一笑当中包含了很多东西。

    很少有人能做到换位思考,当初铁手听说了白玉京在崆峒山的事后,也对白玉京选择加入到刚刚才干了一架的圣光荣耀公会很不理解,站在几乎所有人的观点上来看,既然他跟圣光荣耀公会是敌对立场,那么这种立场就永远存在,哪怕是白玉京作为一个战胜了豪门公会的英雄,英雄那就应该站在“人民”的前面去替他们冲锋陷阵,而名声和掌声就是对英雄的奖励。

    “真可惜,如果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说不定你可以来我们连云楼公会。”

    铁手最终只能这样回答道,但他的回答却也只能让白玉京勉强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就算是现在我还是对你去圣光荣耀公会挺惋惜的,不然你会比今天更出名。”

    铁手的话让白玉京笑着摇摇头,说道。

    “去哪里不都一样吗,至少我现在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圣光荣耀对我知根知底,他们就算不信任我这个人,但也信任我的技术。”

    白玉京的话让铁手微微一愣,他这一刻其实很想说豪门公会对人从来都不是信任,而是利用,不过这话他却并没有说出口。

    “你来连云寨真的是想要让我们投降圣光荣耀公会?”

    铁手话锋一转问到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但是白玉京却再度摇了摇头,只不过这一刻他的脸上没有了笑容。

    “我来只为了搞定你们公会会长,至于其他人对我没兴趣。”

    白玉京的话让铁手露出了很不爽的表情,颇有些愤慨的说道。

    “得得得,你这么说就有点瞧不起人了吧,要不我们来打一架?”

    铁手站起身来,拉开架势,不过白玉京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仍旧坐在那里,铁手眼见白玉京这个样子,如果是在之前,他铁定二话不说就动手了,就算白玉京没跟他打的意思,但敌人打不还手跟他可没半点关系,但这会铁手倒是自己先泄了气。

    “算了,真没劲。”

    铁手嘀咕了一声,又重新坐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他坐的就要离白玉京更远了一些,看着他这个样子,白玉京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了小刀。

    “有时也真羡慕你,有那么多兄弟,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白玉京不知不觉就说出了这句话,这句话给了铁手一种极为恍惚的感觉,也恰好是这句话再度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但也同样让铁手感到一阵错愕,因为这样一句颇有些“真情流露”的话并不应该从白玉京这样一位名人兼大神的嘴巴里说出来,因为这是一种很幼稚的表现。

    但也恰好是因为这句很幼稚的话,却让铁手感觉到了真诚。

    “那不正好,你来我们连云楼嘛,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把你当成是兄弟。”

    铁手继续开始蛊惑白玉京,但是随即就看到了白玉京那如电光一般的眼神,这眼神让他一怔之下,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是啊,就算你现在来连云楼,只怕也成为不了他们心中的兄弟了。”

    是的,玩家就是如此非黑即白,哪怕就算能够退一步放下成见,但也会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里毕竟不是江湖,而是另一种现实,浪子回头金不换这种事只能存在于江湖当中,就算事后再如何弥补,但留给世人的已经是那种形象了。

    一时间两人都找不到继续说下去的话题了,最终白玉京站起身来,准备要走了。

    “这次来连云寨的可不只有我一个人,你们注意了。”

    白玉京说完后就走了,其实他这句话已经说的有些违心了,因此他用的是“注意”而非“当心”,但是听到这话的铁手却是在白玉京的身后豪迈的笑了起来,大声喊道。

    “连云楼的兄弟们也不是吃素的,让你跟你的同伴尽管放马过来吧!”

    仇恕此时带着慕容惜生和袁紫霞两人在连云寨一处野外落脚,他们仍旧没有踏出第一步,还是在思考对策当中。

    经过一番消息的打听,让他们得知了这里的局面,连云楼原本也有三大公会,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也就是现如今的连云楼,而连云楼公会的会长不是别人,正好就是温瑞安逆水寒的主角戚少商,如今戚大当家的名头早已经在连云寨里响彻天地了,加上这里恰好就是他的连云寨,也让一切都变得更加的名正言顺起来。

    玩家们……也许不仅仅是玩家,可以说绝大多数人在这个世界上所找寻的就是一份认同感,这种认同感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别人的认同,一个是自我的认同,别人的认同很好理解,说的俗气一点就像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样,想要融入到一个圈子里,如何做人如何做事都是有说法的。

    但除了这种别人的认同感外,还有一种就是自我认同了,自我认同可要比起别人的认同更加的复杂,有一部分人这两种认同是合二为一的,也就是说他们生来就是要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去漂成五颜六色的,所以他们并不会在意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只要生活能够如愿就行了。

    但还有一种人他们的心愿和正在做的事不是相同的,他们是想要通过这条路子来实现他们心中更远大的抱负,但是这样“表里不一”的人却有很大几率成为前面一种人,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出淤泥而不染。

    就像是那些说出“不为了钱,不同流合污,连实现自己抱负的机会”都没有的人,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这么想,还是打心眼里就只是编了个幌子,其实还是为了钱所以跟人同流合污。

    尽管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提到名正言顺这个词了,但这四个人其实是被很多人奉为座右铭的,所谓名正言顺其实就是一种自己能够接受,同样也能够被规则赋予的一种认同感,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好比是嫖娼一样,虽然违法,但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件挺合理的事,甚至于在不少人心中还可以减少社会问题,既然合理也合情,且大家潜意识里都认同,那嫖娼也就变得名正言顺了起来。

    而如今的连云寨,正因为戚少商的存在而拥有了这种名正言顺。

    慕容惜生在一旁听着仇恕的话,听着他的分析和一些思路的探讨,她忽然觉得很没趣,此时她的心已经飞到了白玉京那里。

    “我也这么想,要不我们就先试着跟这个戚少商接触一下吧?”

    仇恕的发言得到了袁紫霞的认同,他们两人一唱一搭,似乎很合拍的样子,袁紫霞对仇恕的观点其实也说不上是同意还是反对,但是在她的心中,就是觉得仇恕要比白玉京更理性也更像是一个知性的大人了,但白玉京却就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他做事为何总是那么不顾后果?

    所以,袁紫霞离开白玉京一方面是赌气,但另一方面也是她内心真实的写照。

    不过在场毕竟是三个人,当袁紫霞和仇恕聊得颇为投机的时候,也不能忽视了慕容惜生。

    “慕容,你觉得呢?”

    然而她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慕容惜生就没有听到她的话,也没有看到她这句话发在聊天框中当前频道里的内容。

    看着这样的慕容惜生,仇恕的心中突然间多出了几分不安,甚至是有一种“怒”,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怒”,应该说他跟慕容惜生谁也不欠谁的,谁也无法限制谁的行为,但是他就是感到“怒”,这种怒不仅仅来源于慕容惜生之前那句要离他而去的话,同样也来自于仇恕和慕容惜生的这一种身份。

    也可以说慕容惜生的一句话违背了仇恕心中的那种名正言顺。

    如果说这种“怒”还仅仅是一种怨气那就好了,就像是对白玉京的抱怨一样,觉得他做事不理解不成熟,但是仇恕对慕容惜生的“怒”显然已经超越了怨气的层次,而是上升到了“大动肝火”的地步,可是他却并没有将这种怒气给发泄出来,他在等,等着慕容惜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意识到她的行为给其他人造成了负担,等着她的回心转意。

    但是看慕容惜生的表情,又哪里有半点回心转意的意思,她的心中仍旧还想着那个人。

    这一刻的仇恕不知不觉中渐渐的从一个现实中人的角度又多多少少有了一点江湖人的味道,但却并不是一个完的江湖人,只能算是一半一半。

    “慕容,你说呢?”

    仇恕问了一句,这句话说的很压抑,尽管袁紫霞没听出来,但慕容惜生却听了出来,她还是很在乎仇恕的,毕竟让她决定留在崆峒山的就是仇恕,让她选择前往太湖的也正是这个仇恕。

    当初的仇恕在为白玉京的事情奔波,他的脑海中填充着事情,这些事对当时的他来说很重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因为他想要深入了解白玉京,想要帮白玉京的忙,一旦他有了这样一种紧迫的使命感,他自然就会身心的投入到他的工作当中来,也恰好是因为他学会了永夜的无限流,同样也学会了施展无限流所必须的那种意境,因此当初的仇恕才会给慕容惜生一种江湖人的感觉。

    可是后来所发生的那些事,包括白玉京不认可仇恕这个朋友的事也让仇恕变得心灰意冷,也觉得自己非常可笑,一旦当他变得开始对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斤斤计较的时候,他就一下子的变回了那个无比现实的社会人。

    慕容惜生仍旧没有回答,目光也没有看向仇恕,在她的心中今天的仇恕相比起那天在崆峒山观景台所见到的那个人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甚至是完陌生了,她仍旧还记得那天仇恕跟她说的话,那种饱含了江湖情结的言辞慕容惜生至今都无法忘怀。

    是什么让他(她)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是的,这一刻仇恕和慕容惜生都在想这个东西,只不过他们两人思考的立场完不同。

    “慕容!”

    这一次仇恕的声音变大了几分,就连一旁的袁紫霞都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她听出了仇恕话中的火气。百镀一下“网游之最强法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苦读书 www.kudu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最强法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最强法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最强法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